区块链网站|NFTS 区块链技术 沿& quot一带一路& quot BSN的& quot国家队& quot打开区块链科技的想象空间?

沿& quot一带一路& quot BSN的& quot国家队& quot打开区块链科技的想象空间?

广告位

“一带一路”沿线布局,“国家队”的BSN能打开区块链技术的想象力吗?

记者|斯林微

区块链技术的诞生已经超过10年了。除了已经成型的加密货币体系,如何将这项技术融入现有的经济体系,一直是世界各地区探索的方向,也是亟待解决的痛点之一。

在中国,区块链技术一直受到国家的关注。2021年3月,区块链被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作为数字经济七大重点产业之一被列入国家发展战略。此后,中国的发展& # 039;区块链格式进入了快车道,孕育了独特的技术路径。

一个值得关注的典型案例是BSN生态,它被称为& quot基于区块链的服务网络& quot。这是一个全球公共基础设施网络,具有跨云服务、跨门户和跨底层框架,用于部署和运行区块链应用程序。

2019年10月15日,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枣科技在京联合宣布,由六家特定单位设计建设的区块链服务网络(BSN)通过内测正式发布,会上发布了《区块链服务网络基础白皮书》。也就是说,BSN不属于某个企业或机构,而是一个具有公共属性的网络基础设施。

在随后的三年里,BSN网络不断发展,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区块链技术代表。官网显示,截至目前,BSN在全球建立了128个公共城市节点,其中国内节点120个,国际节点8个,分布在除南极洲以外的六大洲。

从网络参与者的分工来看,国家信息中心主要负责顶层规划,从数字经济和智慧城市的角度建设一个基础设施;中国移动提供云资源,移动设计院负责所有网络城市节点的网络接入管理和IP地址分配;银联主要负责BSN网络的金融监管和底层能力建设。枣科技负责BSN的技术更新和网络运维。

由于BSN是建立在区块链网络上的,与国际公链相比,很容易被混淆为以联盟链为核心业务的区块链公司。然而,BSN发展联盟执行董事、枣科技创始人何一凡告诉界面新闻:& quotBSN实际上是一个分布式云服务提供商。如果对比现有企业,可以理解为分布式AWS或者阿里云。"

不同于& quotWeb3 & quot由区块链主导技术,何一帆说:& quotWeb3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分散的价值承载网络,而BSN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公共IT系统。"这个概念是相对于现有的信息技术系统发展起来的。"传统的IT系统建立在独立的非公共数据库上。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独特的数据存储机制和结构,系统之间的数据交换成本非常高。即使是公开数据,用户也必须从各种网站下载收集。随着数字化需求的不断增加,这个过程注定在未来变得不可接受。"何一凡说。

因此,在BSN & # 039;s认为,基于广播数据传输和分散化技术,未来将出现一种新的IT系统基础设施,即公共IT系统。与目前世界主流的、由实体或公司控制的背景私有化IT系统相比,公共IT系统将在透明度和效率方面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不过,何一帆强调:& quot公共IT系统和传统IT系统不是相互替代的,而是并行的。企业可以根据不同场景下的不同需求进行选择。它& # 039;这只是比以前多了一个选择。"

就具体业务而言,BSN分为国际和国内两个部门。针对国内的区块链生态,BSN推出了由十余条BSN开放联盟链组成的BSN-DDC基础网络。这个基础网络可以通过部署具有跨链机制的BSN官方DDC智能合约,为有NFT业务需求的平台提供快速接入服务,从而灵活管理NFT的生成、更新、迁移和销毁。

以数字馆藏为例。在过去的一年里,数字收藏逐渐成为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一个流行应用。但是,由于大多数数字馆藏在底层使用了联盟链技术,用户可以& # 039;不能直接控制他们的地址,数字馆藏的廉洁性就成了一句空话。但是,使用公共链可以& # 039;无法绕开虚拟货币投机的问题,形成了两难的局面。

BSN DDC基础网络给出了技术解决方案。在支持ERC-721和ERC-1155标准的前提下,用户可以拥有自己的区块链钱包,管理自己的私钥。因此,只要用户持有的数字馆藏是通过网络官方合同产生的,就具有一定的独立管理权限。与国内联盟链不同,BSN-DDC网络产生的数字馆藏可以在不同的业务平台和开放的联盟链之间流动。BSN还向界面新闻透露,未来可能允许与海外公链的单向交联。

面向海外市场,BSN于今年9月6日在港发布了BSN斯巴达网络。该网络是建立在公共链技术上的,但它推广了& quot没钱的公链& quot。目的是将区块链技术从加密货币中分离出来,让传统领域的企业可以在不使用加密货币的情况下应用区块链技术。

自该网络启动以来,BSN已开始在沿线国家进行全球路演一带一路& quot,与欧洲、中东、东南亚当地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开始尝试构建应用案例。

香港葵芳集团已应用斯巴达网络。疫情期间,兰桂坊集团做了一次尝试,利用斯巴达网络,将兰桂坊集团餐厅的POS交易系统与兰桂坊会员系统连接起来,实现了数据交互的自动化,提高了工作流程的效率,增强了可追溯性,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客户纠纷。香港其他知名企业,包括汇丰银行、King Group等都展示了自己的& quot没钱的公链& quot。

由于其核心业务是To G和To B,BSN网了解门槛较高,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但由于BSN参与者包括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移动等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因此吸引了众多海外媒体的关注,被视为& quot中国代表& quot这在区块链生态中是不可忽视的。

2021年6月10日,负责BSN联盟技术更新和网络运维的京枣科技宣布完成3000万美元A轮股权融资。本轮融资由Saudi Aramco旗下的Prosperity7 Fund和港金投资(Kenya Capital)领投。其他参与者包括瑞士私人银行Pictet和泰国曼谷银行。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qkl/jishu/20629.html

作者: 区块链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