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Libra 李礼辉:天秤座有什么颠覆性的潜力?

李礼辉:天秤座有什么颠覆性的潜力?

广告位

李礼辉:Libra到底具有哪些颠覆性的潜力?

2009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悄然问世。2019年6月,由全球社交网络巨头脸书主导的数字货币Libra引起了轰动,并引发了质疑。2020年4月16日,脸书发布了《天秤座白皮书2.0》。新白皮书能否打消疑虑,尤其是能否打消美国政客和金融监管当局的疑虑,Libra能否顺利发行,成为大家特别关心的问题。

Libra最初的目标很高调:成为不受华尔街和央行控制、可以覆盖数十亿人的全球货币金融基础设施。这或许足以引起公众的关注,但也足以引起金融监管的关注和强大资本的恐慌。

那么,天秤座有什么颠覆性的潜力呢?

一是由行业巨头联合创办,覆盖了庞大的客户群。

Libra由脸书牵头,现有联合创始机构仍有21家,包括在线支付、电信运营商、在线旅游、在线打车、电子商务平台、流媒体音乐平台、在线奢侈品平台等,仍然可以为全球客户群超过20亿的Libra提供足够的信用背书。

二是应用数字技术建立独立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应用联盟区块链的分布式点对点架构,隐私计算技术保护数据隐私和安全,Calibra数字钱包提供点对点和端到端的交易和转移平台,可以覆盖世界各个角落。不再需要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

第三,由硬资产支撑,保障独立数字货币的价值。

Libra协会会员的投资和用户购买的法币都会成为支撑Libra价值的储备。Libra利用储备进行低风险、低回报的投资,这些储备与低波动性的实物资产捆绑在一起,以保持价值稳定。

Libra要达到西方国家的市场准入门槛,必须解决一些重大问题,主要是技术平台的效率和可靠性、业务运营模式的可行性和透明度、财务合规控制的实现路径和可信度。

Libra注册在瑞士,能否获得各国金融监管部门的批准取决于美国。近年来,美国相继发放数字货币牌照和数字钱包牌照,似乎没有充分的法律理由拒绝Libra的申请。

除了规定,还有什么能打动美国政客和政府?这应该是该国的经济和金融战略。2019年10月23日,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长达6小时的听证会上,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反复强调,Libra并不是要创造一种全新的主权货币,而是一种全球支付体系,美元在储备中占比最大;这将扩大美国在全球的金融领导地位和民主价值观;美国不创新,全球金融领导地位不保;中国在技术创新上超过美国,一些支付基础设施领先美国。美国必须建立更现代化的支付基础设施。

2019年10月,我提出,如果美国试图维持其金融霸权,夺取数字货币的全球主导权,有可能给予Libra带有限制性条件的行政审批。比如要求提高美元在Libra锚定的法定货币篮子中的比重,以符合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要求Libra遵守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等法律法规。

2020年4月16日,脸书发布了Libra白皮书2.0,在满足美国政界要求和适应金融监管规则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第一,强化美元的货币霸权。

Libra网络将增加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带有法定货币的数字货币,如USD/USD,EUR/Euro,GBP/GBP等。同时发行全球数字货币LBR,按照固定权重形成货币篮子,类似于IMF的SDR。

Libra Association认为,对于Libra上没有单一数字货币的国家来说,LBR是一个中立且低波动的替代货币

在Libra的数字货币体系中,无论是美元还是LBR,实质性的支撑主要是美元。事实上,Libra将成为美国在数字经济时代继续推行美元货币霸权的工具。

第二,强化财务合规标准。

Libra Association承诺将制定全面的金融合规和全网风险管理框架,建立反洗钱、反恐怖主义、遵守制裁和预防非法活动的严格标准,严厉打击各类金融犯罪。

利博会将严格执行市场准入制度,负责对会员和指定经销商进行全方位的尽职调查。尽职调查包括合规信息证明、经济能力证明、项目节点技术能力验证。破坏Libra网络完整性和安全性的成员将被除名或开除。

Libra协会将作为金融情报单位的FIU,运行FIU职能,全天候监测Libra网络的活动,并在发现可疑活动时,依法向主管当局提交信息和报告。

从现有的进展来看,天秤可能会被批准。我们要注意的是,天秤可能有足够的潜力从根本上重构全球货币体系:超越国家主权,超越央行,超越商业银行。

首先,它可能会冲击主权货币的地位。作为一种货币,通用等价物的地位本质上取决于公众信任,“法定”只是加强了公众信任。贝壳成为原始货币不是因为“合法”,而是因为公众认可的等价财产。如果弱国遇到重大经济困难,其主权货币可能会失去国民的信任,被超主权数字货币取代。一般发达经济体的主权货币不会退出货币舞台,也可能成为超主权数字货币的锚定对象,但货币的地位可能从初级变为次级。

第二,有可能重塑货币霸权的地位。超主权数字货币的霸主地位将由覆盖面、用户规模和实物资产规模决定。世界上可能有几个势均力敌的超主权数字货币体系。全球超主权数字货币可能不再有明确的国家标签,但最重要的是大众认可的全球商业信用和全球数字信任。

第三,有可能形成跨越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Libra等数字货币很有可能演变成超主权数字货币,形成可以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的金融基础设施。这样就有可能从支付结算入手,逐步进入储蓄、融资、投资、保险、资产交易等领域。渗透到老百姓的经济生活中,全面争夺金融市场。

第四,可能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如果人民币不纳入全球数字货币体系,未来可能会削弱其影响力。

综上所述,数字货币很有可能重构其金融模式和货币体系。这是现实的挑战,也是未来的机遇。

我国应立足数字金融健康发展,加快数字金融体系建设,抓紧制定区块链金融监管、数字资产市场监管、数字货币监管、数字货币法定发行等数字金融制度。统筹规划,逐步建立数字信任机制。

数字货币将在未来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占据核心地位,因此有必要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需要进一步完善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实现路径,包括替代范围选择、离网运行技术等。

数字金融必将进一步加强金融的全球化。在数字金融的全球体系建设中,中国应该积极参与,争取话语权。我们应该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监管共识,建立统一的数字金融国际监管标准。

本文源于网易。

(作者简介:NPC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课题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libra/22081.html

作者: 大王不失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