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Libra 姚谦谈天秤与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公权与私权的对立统一

姚谦谈天秤与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公权与私权的对立统一

广告位

姚前谈Libra与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公权与私权的对立统一

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边肖:记得要集中注意力。

来源:墨菲阅读

原标题:姚谦谈天秤与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公权与私权的对立统一

Libra的发行触动了各国央行的神经。有人将其视为SDR和SWIFT的结合,对主权货币构成挑战。甚至有人认为天秤有可能成为超主权信用货币。对此,姚谦老师是这样认为的!

Libra和目前的央行数字货币R&D代表了两种模式:私人部门创新和公共部门创新。

两者各有利弊:公共部门在资源、信用方面有优势,但创新动力和能力不足;私营部门有很强的创新动力和能力,但公共精神略显不足。也许最好的方式是公私合作、政府信用和市场创新,但很可能优势不互补,反而是劣势叠加。因此,如何实现公权与私权的兼容是最大的挑战。

天秤座问题也触动了各国央行的神经。有人将其视为特别提款权(SDR)和SWIFT的结合,对主权货币构成挑战。甚至有人认为,天秤很可能会成为超主权信用货币。

其实这种可能性并不高。虽然Libra看起来像SDR,但是锚定一篮子货币并不一定使其成为SDR。SDR的本质其实是一种货币兑换权:当出现国际收支逆差时,成员国有权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定的其他成员国自由兑换外汇。而天秤座没有这样的机制保障。它在支付职能上可能取代国际货币,但在价值贮藏上可能不会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从某种意义上说,Libra的发布凸显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离不开央行加密货币(CBCC)。

如前所述,脸书没有简单的做支付宝,而是推出了Libra,可见其对加密货币潜力和趋势的高度认可。由于第三方支付的异军突起,中国的账户体系走在了世界前列。但实际上,从全球范围来看,真正代表未来技术发展方向的数字货币,很可能是基于加密货币技术的数字货币,无论是学术界还是业界,无论是私人部门的创新,还是公共部门进行的合法数字货币实验。

CBCC让客户真正自主管理自己的钱、资金、资产,而不是委托给第三方,真正给了客户掌控自己的能力。目前这应该是最热的前沿焦点。

从公开资料来看,中国中央银行的研究起点是CBCC。早在2016年,姚谦就强调:“我们需要充分吸收和借鉴国际上先进成熟的知识和经验,深入分析数字货币的核心技术。一方面,从理论出发,梳理国内外学术界对加密货币的研究成果,构建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理论基础;另一方面,从实际出发,对运行中的各种典型电子和数字货币系统进行深入分析,博采众长,构建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基本雏形。”

中国CBCC的核心要素可以概括为“一币两仓三中心”。

一种货币指的是CBDC:一种加密的数字字符串,代表由央行担保和签署的特定金额。

二是指商业银行的央行金库和银行金库,还包括流通市场上个人或单位用户使用的CBDC数字货币钱包。

中心是指认证中心、注册中心和大数据分析中心。认证中心:央行集中管理央行数字货币机构和用户的身份信息,是系统s的基础组成部分

在技术上,它利用分布式图书不可篡改、不可伪造的特点,构造了一个CBDC确认书,通过互联网对外提供查询服务。该设计一方面将核心发行和登记账本与外界隔离保护,同时利用分布式账本的优势,提高确认查询数据和系统的安全性和可信度;另一方面,由于分布式账本仅用于提供外部查询访问,交易处理仍由发行登记系统完成,可有效避免现有分布式账本在交易处理上的性能瓶颈。同时还采用了“总/次双层总账结构”,既减轻了央行的压力,又保证了央行的整体控制能力。

与Libra相比,在技术平台、发行人、可追溯性、匿名性、与银行账户的耦合度、是否支持资产发行等方面存在差异。相似之处有:第一,两者都采用加密货币技术,技术路线一致;第二,都是分层的。《Libra白皮书》提出客户不直接联系储备,天秤协会授权经销商进行天秤交易。但具体账本如何设计,还需要更详细的材料分析。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

40年来加密货币的不断发展,带来了目前全球大规模的数字加密货币实验,这也让各国央行不得不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各国央行是否也应该发行数字货币?

中国是最早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之一,始于2014年。研究央行数字货币,首先要回答一个有趣的问题:什么是央行数字货币?在这方面,各国尚未达成共识。2018年,国际清算银行(BIS)的一份报告给出了一个有趣的定义。但是,它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用了排除法来定义。它总结了目前存在的各种支付工具,然后确定哪些不是央行的数字货币。逐一排除后,剩下的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了。

它使用四个维度的标准:是否广泛可用,是否是数字形式,是否由央行发行,是否是类似比特币的技术生成的代币。

根据这四个维度,现金是广泛存在的、非数字的、由中央银行发行的、以代币形式存在的货币。银行存款是广泛可用的数字货币,不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也不是代币的形式。都不是央行数字货币。央行发行的货币除了现金,还有银行准备金,包括存款准备金和超额存款准备金。银行储备已经数字化,但国际清算银行认为,这不是央行真正要研究的央行数字货币。

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央行的账户对公众开放,允许公众像在商业银行一样在央行开户。这相当于央行开发了一个超级支付宝,服务于所有C端客户。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说法,这样形成的央行货币就是央行数字货币,称为基于账户的央行数字货币,或央行数字账户(CBDA)。

另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央行用比特币采用的技术发行的代币。它可以被称为基于令牌的央行数字货币,或央行加密货币(CBCC),可用于批发和零售。

基于帐户或基于令牌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技术路线。未来哪种思想会占主导地位,还有待观察。

从技术结构上来说,央行的数字货币体系可以分为一元体系和二元体系两大类。单一制是指央行以类似超级支付宝的方式直接向客户提供服务。但世界上大多数央行都不认可这种方式,也不想直接向公众提供央行数字货币服务。而是想重用传统的金融体系,和金融机构合作,把央行放在后端,前端服务由金融机构提供。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的二元制就是这个思路,国际上称之为二元结构,这个思路正逐渐成为各国的共识。

目前,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开展央行数字货币R&D实验。由于第三方支付的异军突起,中国的账户体系走在了世界前列。但事实上,很多人认为真正代表未来技术发展方向的央行数字货币,应该是基于加密货币技术的央行数字货币,即CBCC。目前,无论是学术界还是产业界都在积极探索CBCC模式。很多人认为CBCC可以让客户真正独立管理自己的钱,而不是交给第三方,真正给客户自由的权利。

虽然不能确定是未来的方向,但至少目前是最热的前沿焦点。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libra/18441.html

作者: 炒面多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