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波卡Polkadot(DOT) 四年的等待 博卡主网终于上线 一个时代的第一步

四年的等待 博卡主网终于上线 一个时代的第一步

广告位

四年等待,波卡主网终上线,一个时代的第一步

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边肖:记得要集中注意力。

来源:区块链研究所

海浪触手可及。传言区块链业界的三大谜题是:中本聪是谁?FileCoin什么时候开始?波尔卡多特主网什么时候上线?

好在2020年5月底,Polkadot正式宣布了第一个候选链的启动,Polkadot主网的启动进程开始,Polkadot主网的上线之谜或许就此解开。

一、Web3.0的世界联通区块链行业看似熙熙攘攘,但能聚焦有趣问题并提出有价值解决方案的人并不多。拼凑,东抄西借;在上面,他搜寻着绿色的虚空,在下面,黄色的春天,这是一心想割韭菜的人们常见的景象;有无数人罕见异象,成为羊。更别说那些总是把项目回馈给社区的人了。

大浪淘沙,波尔卡多特是为数不多值得关注的项目,自带多重光环:

创始人加文伍德(Gavin Wood)是区块链的顶级开发者,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Solidity language的创始人之一。他被誉为以太坊之母,维塔利克背后的男人;Web 3.0的宏伟愿景致力于回归互联网初心,打破巨头垄断,实现互联网民有、民治、民享;2017年,币行私募引起众多投资机构追捧。在7天内,它筹集了485,331 ETH,在当时价值约1.44亿美元。

波尔卡多特想干什么?Polkadot项目包含很多概念,很难理解。然而,对于了解计算机历史的读者来说,来自奇偶校验(Polkadot核心开发团队)的Shawn Tabrizi的一个比喻可能更容易理解:

比特币就像区块链世界3354的“计算器”,一种为单一目的而设计和制造的计算设备。那么以太坊就相当于区块链世界的第一台电脑。第一台电脑曾经有仓库那么大!对于这些机器来说,来自外界的交互是有限的,然后当然不能和其他电脑交互!对我来说,Polkadot就像是这些历史悠久的计算机之间的第一个互联网连接。如果不同的区块链创造出自我集成和独立运行的计算机。所以Polkadot想做的就是把这些计算机像路由器一样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多机、相互通信、协同工作的计算机生态网络。

Polkadot的创始人加文伍德(Gavin Wood)认为,世界需要多个区块链共存,而不是一个垄断。如今,Polkadot更愿意将自己描述为一个“碎片化的区块链网络”,以实现可扩展性、跨链互操作性和安全性。不同的区块链不仅可以相互转账,还可以交换数据。无论是公有链、私有链还是联盟链,都可以成为Polkadot网络生态的一部分,不同的链之间可以相互交换信息。

加文伍德讲述波尔卡多特的起源(加文伍德,波尔卡多特创始人)

在接受火星金融创始人汪峰采访时,加文提到了博卡的设计思路:

Polkadot的设计逻辑与互操作性没有直接联系。我们在等待以太坊的切片技术推出。但是碎片化一直没有实现,现在也没有推出。所以,我想自己做一个扩展性更强的“以太坊”。在设计过程中,我把碎片化的概念推到了极致,所以我干脆不想碎片化,只设计一个独立的链条。这样不同的链条就可以互相传递信息,最终的结果是通过一个共享的共识层面实现沟通。尽管备受关注和期待,但波尔卡多特的道路并不平坦。

第二,博卡的起伏和进步首先是缓慢的进步。Polkadot白皮书初稿于2016年10月发布。Polkadot主网的原计划也是一改再改。此前计划于2019年第四季度上线,但由于包括疫情影响在内的各种原因,上线日期再次推迟。

其次,私募刚一完成,就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2017年11月6日,第一笔代币私募完成后不久,宇称科技(Parity Technologies)的以太坊多签钱包出现了一个bug,锁定了50万个ETH,其中30万个归Polkadot项目的管理者Web 3.0基金会所有。

(Web3基础、Polkadot和奇偶校验之间的关系)

然而,尽管遇到了这样那样的挫折,Polkadot的发展并没有停止。

Polkadot发展进度概述Gavin Wood在博客中总结:(如果把Polkadot比作一栋房子)2018年是Polka Dot的奠基之年,2019年是框架搭建之年,2020年是室内装修和入住之年。

除了前面提到的白皮书发布和token私募,在Polkadot的发展史上还有几个节点值得一提。虽然“团队在做事”在漫长的熊市中增加了一层戏谑,但形容波尔卡多特还是很贴切的。(以下进度列表参考PolkaBase的总结):

2018年5月,Polkadot网络发布了PoC1版本(概念验证1.0);2018年7月发布PoC-2版本,引入了并行链开发指导,为验证者设置的奖惩机制,使用Rust语言开发libp2p应用;2019年1月,PoC-3版本发布,主要包括爷爷/贝贝共识算法和NPOS提名权证明机制;2019年4月发布PoC-4版本,进一步保证Polkadot的安全性和可靠性;2019年6月,发布Substrate(开发者快速创建区块链的开发工具包);2019年8月,波尔卡dot首个实验网草间弥生发布,被称为波尔卡的野表哥;2019年10月,草间弥生转为POS,解锁节点收益、跑马圈地、参与线上治理等功能;草间弥生CC-3自主版于2019年11月发售;2020年5月初,Polkadot主上线计划发布;2020年5月27日,Polkadot主网候选链CC1发布。2019年8月发布的草间弥生网络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困惑:为什么在很多博卡信息中频繁提到草间弥生?

草间弥生是什么?草间弥生以日本前卫艺术家草间弥生(草间弥生)的名字命名。在过去,煤矿工人用笼子里的金丝雀来测试人们是否能在煤矿里生活。如果金丝雀死了,没有人会下井。

草间弥生用金丝雀作为logo,恰如其分的描述了草间弥生网络的定位:为博卡探路,确保博卡主网顺利上线。通过草间弥生检测风险。

草间弥生也有自己的在线原生令牌:KSM。根据Boca官方信息,持有KSM不仅可以参与草间弥生上的测试和参与提案投票链的治理,未来还可以参与Boca token DOT的空投:未来将空投1%的DOT给所有KSM持有人。

可以说草间弥生网络包含两层含义:

它是Boca的测试网络,完全模拟Boca的真实运行环境,供开发者测试和社区反馈。验证者节点的波管理、标桩、提名、验证等功能都可以在草间弥生上进行;Boca上线后草间弥生将继续存在,后续草间弥生也将继续作为第一个实验网。波卡的新功能在前期可能存在风险隐患,将在草间弥生实验反馈后加入波卡主链。正因如此,草间弥生被称为波卡的野表哥。草间弥生网络运行半年后,2020年5月,随着博卡主力上线计划的发布,博卡主力网络即将问世。

第三,还要经过哪些流程?候选链的开始只是主网的第一步。

2020年5月27日,博卡官方发表文章称,博卡首个候选链(CC1)上线。虽然有些媒体不吝溢美之词,高呼博卡主网上线,但别激动,这还不是博卡主网。

如果需要,候选链2和候选链3将在后面介绍。但如果一切顺利,候选链CC1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博卡卡的主网。

候选链(CC1)和官方波卡主链(或者根据波卡设计的中继链)有什么区别?

主要区别在于Web3 Foundation有没有Sudo。

在候选链(CC)阶段,如果代码中有重大错误、重要更改或其他情况,此链可能会被重置并进行重大修改。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CC1可能只会成为博卡的主链的原因之一。如果有必要,CC2和CC3也会出现,就像草间弥生网络曾经公布的CC3候选链一样。

经过技术试运行,治理试运行,条件良好,候选链通过公投升级,Web3基金会的超级管理权限被去除,区块链网络的控制权真正回归到了点令牌的持有者手中。此时标志着博卡网正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去中心化网络。

根据Boca官网的上线流程计划,目前候选链发布后,仍处于主网上线流程的第一阶段:PoA阶段。你可能很好奇,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博卡主网正式上线?

根据2020年5月初Boca正式发布的上线流程介绍,主要上线分为六个阶段:

1.PoA(当前阶段)第一阶段Boca的候选链由Web3 Foundation的6个验证者节点维护,称为PoA阶段。

此时,点持有者可以安全地映射点令牌,尝试抵押点令牌,并提交意愿以表达其成为验证者或被提名者的意图。然而,在这个时候,点令牌仍然不能转让,抵押或奖励。这也是2020年5月底我们此刻所处的时间节点。

此时,Web3 Foundation拥有超级管理权限——Sudo权限。在网络移交给点持有者之前,Web3 Foundation将使用此权利完成启动过程所需的命令和升级操作。换句话说,博卡网络将以集中的方式开始,然后逐步过渡,去除超级管理权限,将网络交给社区自治。

2.NPoS阶段随着网络的运行,如果Web3基金会对网络的稳定性有信心,并且有足够数量的验证者节点提交申请,Web3基金会将使用Sudo(一个具有访问治理功能的超级用户帐户)开始第一次验证者选举。

此时,博卡的候选连锁网络将从PoA过渡到NPoS阶段:NPoS阶段。此时,网络的运营逐渐过渡到验证者群体手中,点持有者将通过抵押代币参与网络治理,并提名验证者。可能需要至少100名得到社区广泛认可的核查员才能转为非营利组织。

3.管理

如果候选链在NPoS阶段运行良好,有大量社区验证者参与运营,Web3 Foundation将启动Poka中的治理功能模块。在博卡网络中,治理可以分为三类:理事会、技术委员会和全民公决。一旦理事会和治理工具可用,如果点持有者想要改变系统中的功能,他们将拥有合适的工具。

4.关键步骤:删除超级管理权限Sudo权限。

通过社区公投,提升候选链,删除Sudo权限。Sudo的权限被移除后,Web3基金会将不再拥有超级管理权,博卡网络将归还给点持有者。此时,候选链正式转化为Boca主链,成为真正去中心化的主动网络。

5.启动传输功能。

通过社区公投,解除了对点令牌传递功能的限制。这是去掉超级权限,把网络还给社区后的第一次升级。如果社区公投通过,一段时间后,转账功能会自动启动。

6.启动其他核心功能

虽然此时转移功能可用,但Boca网络中仍然只有一条中继链。波卡的其他核心功能,如并行链启动、跨链通信等。仍然需要通过社区发起的提案来逐步解锁。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文章标题中的问题:第一候选链启动后,博卡主上线还要等多久?

答案是:去掉候选链中的Sudo权限,就可以认为博卡主网正式上线了!考虑到草间弥生已经连续运行了半年,草间弥生已经做了很多功能测试和治理尝试,博卡线上主线的路线图规划已经非常清晰。个人认为,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博卡主网正式上线日期不会超过今年10月。

除了技术因素,这一切的进展取决于验证者的积极性和点持有者的参与。毕竟博卡网络是点持有者的。先说点令牌的作用。

四。点状代币的分发和使用点状代币的分发目前点状代币的总数是1000万。

50%的部分在2017年通过私募发售,募集1.44亿美元等值以太坊,约有4000人参与。30%归Web3基金会所有。除了项目运营费用,这部分代币还将用于刺激社区发展。目前,Web3基金会已经宣布赞助了100个项目。20%部分将用于未来主网在线代币分发,包括代币拍卖等。2019年,Boca进行了第二轮融资,以私募的方式卖出了50万个DOT tokens。也就是说还有15%的代币,会在正式推出博卡之前发放。

剩下的15%代币在上线前怎么分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计划。但是,Boca将考虑向草间弥生在线令牌KSM的所有持有人空投1% DOT。有兴趣的话,也许可以试一试。

顺便提一下,Web3基金会已经建议修改点令牌的总量。几周前,Web3基金会提出修改博卡代币单位,改名为DOT,使代币总供应量增加100倍。这个提案在草间弥生实验网上投票,在不改变代币比例的情况下,代币总额从1000万变为10亿。

虽然草间弥生链的投票结果是该提案获得通过,但Web3基金会随后宣布,由于对这一做法存在争议,社区决定暂停实施,随后在主要在线上发起投票,以决定令牌单位的变化。

DOT的作用是什么?据博卡官网介绍,DOT有三个用途:

参与治理,如连锁公投等事宜;星际操作:如果被选中的验证者行为良好,持币者可以获得星际奖励;否则,会有损失;绑定功能,竞拍并行链的卡槽,通过绑定点令牌获得并行链端口的使用权。对于普通持币人来说,跑马圈地的操作细节可能是最有趣的。

波卡的跑马圈地机制Polkadot,目前使用的是混合共识算法爷爷/贝贝。

在Boca网络中,我们在这里关注两种类型的角色:验证者和被提名者。

被提名者是点令牌持有者。他们抵押代币并指定验证者。如果验证者不作恶并且有奖励,这些点令牌持有者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当然,如果验证人表现不好,被提名人也会有所损失。

没有成为被提名人的最低要求,但余额必须至少为0.01点,并应足以支付交易费用。

验证者(或验证节点)将验证主干链和并行链中的块,并获得点奖励。赌注奖励取决于每年在波卡网络中发放的代币数量。假设博卡网络每年发行10%的代币,50%的代币处于跑马圈地状态,此时抵押收益率达到最大,年化收益率约为20%。在波形卡网络中,令牌的额外发行是动态的。如果房贷占比超过50%,网络中的代币发行量就会大大减少。

因为验证者为网络执行相同的工作,所以不管他们的抵押金额是多少,他们的封锁概率是相同的。这意味着,随着活跃节点数量的增加,每个验证者的奖励会减少。

5.总结Boca,号称天王计划,Web3的代表作,已经让人们等待太久了。不过,这一次,应该不会太久。

或许应该记住的是,2020年5月27日,在博卡主网上线迈出了第一步,这或许是一个时代的开始。我们一起期待。

参考资料:

1、https://wiki . polkadot . network/docs/en/learn-launch

2、https://economy.p2p.org/polkadot-brief-overview

-结束-

作者:景凯,内容略有增减。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区块链研究会(微信官方账号)立场,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dot/20046.html

作者: 花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