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元宇宙 互联网巨头布局元宇宙:在超宇宙世界登陆沙滩

互联网巨头布局元宇宙:在超宇宙世界登陆沙滩

广告位

互联网巨头布局Metaverse:在元宇宙世界抢滩登陆

来源@视觉中国

而资本互联网巨头的时代大潮,在元宇宙世界的沙滩上登陆,上演了一场魔幻大戏。

2021年,资本的风向标指向了超宇宙(Metauniverse),这是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科幻小说《雪崩》提出的终极科幻概念3354,一个虚拟与现实并存的虚拟现实空间。它不仅频频受到科幻电影的青睐,还在商界以一种野蛮的方式入侵了硅谷的会议室。

无论是Meta、苹果、谷歌、微软、高通、英伟达等等。或BAT、字节跳动等国内科技公司,或Roblox、Cryptovoxels、Decentraland、The Sandbox等元宇宙世界的土著,他们在办公室的会议桌前讨论着元宇宙的未来遐想,在元宇宙的入口和内容生态建设上进行广泛布局。

只有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Metauniverse是互联网世界陷入困境后下一个十年的基础设施栈,还是web3时代的科技伊甸园,还是一个未知数。但现在,超空间市场终于迎来了降温。

继去年年底曾享有元宇宙概念知名度的公司股价暴跌后,近日,在新一年财报发布后,脸书母公司Meta股价暴跌26%,创下美股历史最大市值跌幅。元宇宙第一股Roblox股价也暴跌15.28%。

随着市场元宇宙逐渐回归理性,我们来分析解码一下走在元宇宙革命前沿的科技巨头们在行业内做了哪些布局。

VR硬件站在元宇宙上游:科技巨头瞄准元宇宙生态入口。如果他们想解码元宇宙,首先要明白元宇宙的想象空间在哪里。

有“元宇宙第一股”之称的Roblox提出了元宇宙的八大要素:独立身份、朋友、沉浸、低延迟、多样化、任何地方和经济制度、文明。

也就是说,要想真正自成体系,构建一个完美的数字虚拟世界,入口需要一流的VR、MR等低延迟、沉浸感的生态设备的完善,内容需要独立的数字身份荣誉体系和良好的社交体验,以及独立的经济体系。

显然,运行如此完善的系统,不是一个企业能够独立完成的。

但随着近年来区块链、数字孪生、通信技术、芯片计算、边缘计算等基础技术的大幅提升,元宇宙的底层技术越来越完善。虽然离理想的元宇宙生态还很远,但也为现在的元宇宙体验提供了技术保障。

让这个元宇宙开始变得可能。

元朝最激烈的战场在VR门口。

时代的互联网流量入口,从搜索引擎到智能手机终端,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血腥厮杀。幸存下来的互联网巨头们敏锐地意识到,如果说未来元宇宙将是互联网的终极升级,那么VR、AR、MR头戴设备将是下一个生态入口和流量端口3354。毕竟脑机接口还很遥远,很荒诞。

技术和生态遇到瓶颈,即将被遗忘的VR和AR生态重新复活。

当初,脸书改名为元,掀起了一股元宇宙的浪潮。在下定决心在meta-universe轨道上一切之后,meta在硬件和软件两端进行了双重布局。硬件方面,当年重金收购的Oculus,现在出货量已经超过1000万台。在2021Q1全球VR设备市场份额排行榜中,Oculus VR以75%的压倒性优势高居榜首。接下来,Meta计划推出高端MR头显,进而抢占元宇宙第一入口的宝座。

元宇宙中的元

在流量端口的争夺上,苹果、谷歌、微软等。紧随其后。无论是PC平台还是移动平台,苹果、谷歌、微软背后都有着庞大的开发者生态,因此赢得下一代互联网平台的入场券对他们来说尤为重要。

消息人士称,苹果的智能头显设备预计将于今年发布,而最近有开发者在App Store的上传日志和GitHub的开源代码中发现了一个新的操作平台“realityOS”,很可能是苹果的AR/VR设备的操作系统。

现在作为移动平台的领导者,Apple Head Display的推出很可能会加速整个VR头显技术迭代的进度,在游戏、流媒体、通讯等方面都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作为搜索引擎起家的巨头谷歌,也在旧金山湾区的园区以快速迭代的方式开发产品。谷歌押注于增强现实(AR)赛道,通过计算机图形计算能力将头戴式摄像头的图像与现实世界融合,力图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当年在开源和封闭系统上分道扬镳的两家公司,在时代的岔口再次选择了重新押注不同的赛道。AR和VR都可以是元宇宙世界的载体。区别一个是完全封闭的虚拟空间,另一个是赋能现实世界。

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也在押宝超空间的流量入口。字节跳动很快以极高的溢价完成了对虚拟现实硬件和软件制造商pico的收购。凭借pico的图像、声学、光学、空间定位、运动追踪等VR核心专利,实现了硬件设备弯道超车。结合字节跳动在社交、内容、全球产品方面的优势,很明显在中国互联网巨头中,它已经成为最有希望构建元宇宙生态的企业。

在字节跳动的背后,腾讯的布局也显示出对元宇宙的浓厚兴趣。一方面,腾讯已经申请注册了Metauniverse的多个相关商标,推出了NFT交易平台Magic Core APP,并成为Metauniverse第一家roblox的股东。另一方面收购了手机厂商黑鲨,重点布局VR设备。结合腾讯游戏的资源优势,腾讯的选择也是正常的布局。

大厂和巨头的加码,在技术端,新的芯片和技术推动VR和AR保持更好的用户体验。最重要的是,过去生态含量差的情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火热的宇宙拯救了VR和AR行业。

决定内容用户的留存,游戏生态依然是主旋律科技巨头对元宇宙市场的布局。基本上是双管齐下,从软硬轨同步切入元宇宙世界。布局重点在游戏和社交领域。

根据景和发布的元宇宙研究报告,中国元宇宙目前的主流赛道是UGC创作平台、AI和VRChat,三分之二的市场与游戏相关。VR头显是目前访问元宇宙最好的界面,消费市场最广泛的应用场景是游戏和社交。

可以说,VR头显决定了流量端口的大小,但生态的内容体验和社交关系才是用户留存的关键。

在内容方面,美国科技巨头Meta也下了很大功夫。地平线世界、地平线场馆、VR活动空间、地平线工作室三个软件的布局,结合虚拟身份、虚拟社交关系、虚拟办公室,构建一个元宇宙沉浸式体验,试图让用户在元宇宙停留更久。

元社交平台地平线世界

尤其是《地平线世界》是一个由社区用户不断开发的虚拟空间,自由度很高。用户可以自由地创造数字人的艺术形式,建立专属的世界和游戏,并邀请他们的玩家一起体验。市中心也会定期举办活动,所以Meta也提供基础代码供用户DIY。

据官方最新消息,《地平线世界》(Horizon Worlds)的规模自去年12月以来扩大了近10倍,月用户超过30万。

此外,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扎克伯格在一次公开会议上展示了Horizon工作室的虚拟办公室。通过虚拟现实与现实世界的沉浸式交互以及跨时空的文件、音频、图像同步,提升了团队的远程协同办公能力。

就元而言,通过将Oculus打造成为一个生态端口,B端和C端上的应用场景都会保留,最终实现向元宇宙生态的彻底转型

作为老牌互联网巨头,微软在元宇宙内容端也有积极的布局,比如游戏生态、办公场景等。事实上,微软是第一家押宝元宇宙的公司,在硬件入口、底层技术、内容生态都有广泛而积极的布局。

但在前期探索并不理想的情况下,微软以687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暴雪,被视为其开始重点布局元宇宙的积极信号。

毕竟游戏是元宇宙最重要的载体。

根据微软官网公告,收购暴雪将加速游戏业务在移动PC、游戏主机和云端的增长,并为元宇宙提供基础。

虽然不清楚微软将如何通过暴雪的游戏属性来推动元宇宙的发展,但全球疫情和家庭娱乐需求激增的结合,游戏领域是微软非常重视的一条业务线。老牌的科技王者,游戏界的图腾玩家,无疑让人对微软未来的元宇宙生态充满期待。

在内容创作方面,不得不提的是Metauniverse中的第一个Roblox。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Roblox为开发者和用户都构建了独特的工具平台,以及更强大的编辑功能和更丰富的素材库,鼓励玩家积极创作数字内容。来自全球170个国家的800多万开发者和内容创作者已经活跃在Roblox平台上。它是元宇宙生态系统中最成熟的平台。

由此也可以看出,即使互联网大公司不断加码,元宇宙原生世界的用户对“原住民”的认可度显然更高。

看完了互联网巨头们对元宇宙的布局,再回头看看国内互联网巨头们在元宇宙生态端的布局,多少还在她的吉他后面向我们隐藏着她的半张脸。

百度是国内第一家做超空间产品的互联网厂商。“西让”的形状是一颗围绕莫比乌斯带的行星。作为首款国产元宇宙产品,《西让》包含了大量的中国元素,在所有赛博朋克风格的元宇宙中独树一帜。

当时,百度Create 2021发布会也在西让举行。这是中国第一次在元宇宙举办会议。喜让平台可容纳10万人同时同屏观看和互动。

然而,迎接《西让》的却是满屏的差评,缺乏游戏性,多人在线登录卡顿,建模粗糙等等。显然,超宇宙生态的视觉效果和虚拟人物还是普通用户无法接受的。

《西让》最初的体验确实不尽如人意,但我觉得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此,而在于《西让》的框架明显违背了超宇宙对“去中心化”的要求。“西让”的超级链不是公链,而是联盟链。换句话说,这个元宇宙非常脆弱,数据的安全掌握在百度手里。

这是国内大厂在中国市场布局元宇宙的困境,但也不能掩盖“西让”的产品力和隐私安全较差的事实,甚至还有我没有提到的NFT交易的困境。

平心而论,就成熟的游戏和社交产品而言,目前的超宇宙产品是失败的。但因为他们有巨大的商业想象空间和脱胎换骨的技术迭代来支撑发展前景,所以能吸引商业巨头大量布局。但如果最终产品失去想象空间,薄弱的产品力很难支撑起元宇宙的商业大厦。

这恐怕也是国内互联网厂商对元宇宙热枕满地,却一直没有杀手级应用落地的原因。

技术加持推动产业变革,元宇宙时代加速到来。如果说VR头戴设备是元宇宙的入口,内容制作、社交关系、游戏生态是元宇宙的软实力,那么硬件、网络层、计算能力、虚拟平台等技术实力就是元宇宙平台体验的底层保障。在B端的应用领域,英伟达和高通已经早早离开。

除了扎克伯格,英伟达的黄仁勋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了虚拟人技术。不同的是,华

在黄仁勋GTC 2021主题演讲的视频中,一些场景用虚拟人取代了黄仁勋的主题。直到几个月后,英伟达“被狼人自爆”,也没有人发现其中的玄机。

头像形象已经过时,英伟达炫目技能的背后,是展示英伟达芯片的计算能力,以及英伟达在元宇宙世界顶级的底层技术构建能力。

NVIDIA Omniverse平台在动作捕捉、GAN生成、CG技术、GPU计算能力等方面具有先天的技术优势。在元宇宙世界的构建中,英伟达的数字孪生技术优势可以实现将现实世界映射到虚拟空间的操作。

黄仁勋之前说,通过Omniverse,“我们现在有技术来创造一个新的3D世界或模拟我们的物理世界。”

今天,Omniverse已经扩展到软件生态系统,它正在把元宇宙变成生产力工具。通过对现实世界的虚拟映射,可以进行AI预测,赋能传统行业的生产力。

同样,考虑到芯片技术在超宇宙产业上游的优势,高通今年也开始大举进军超宇宙。不久前,高通启动了骁龙元宇宙基金,投资于相关企业,以创造沉浸式XR体验,并延长AR和AI技术的扩张。

作为AI和XR技术的领先企业,高通的战略仍然像移动智能平台时代。通过提供底层计算技术和芯片,引导更多企业构建元宇宙生态。目前,高通已宣布与字节跳动合作,双方将共建XR生态。

值得一提的是,微软的企业元宇宙技术栈也相当强大。微软已经在数字双胞胎、MR、超宇宙应用等方面实现了物理和数字的真正融合。

巨人的元宇宙布局:互联网无法创造真正的元宇宙。解码互联网大公司和巨头对元宇宙的布局,我们要看清楚一个问题。诚然,市场上一些早期的超宇宙产品存在一些货不对板的问题,但如今的技术发展正逐步走向从现实贴图到虚拟的道路。

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元宇宙的布局更多的是基于互联网发展趋势的商业布局,宏大的未来生态遐想可以给企业无限的商业想象空间。

在他们眼中,元宇宙世界的终结将成为未来十年技术趋势的大集合和基础设施栈的集合。

这并没有错,但我认为正是这种自大的思想,这种web2时代的组织架构,最终会让互联网巨头的巨轮沉入元宇宙世界的汪洋大海,互联网科技巨头无法创造出真正的元宇宙世界。

这并不是说大型互联网公司将在元宇宙中一无所获。相反,如果以十年为纬度来看,以用户体量和主动拥抱元宇宙的心态,马太效应的加码会让他们远远领先于时代。

但是未来互联网世界的原住民怎么办?他们如何投票?其实看到互联网产品的使用变化是不言而喻的。

宇宙的本质是现实世界的虚拟化,必须去中心化。数字技术离不开加密技术,庞大的数字空间需要边缘计算和分布式存储的加持。不同的产品交易需要NFT进行唯一身份认证。

元宇宙的未来,一定是一个以Web 3和去中心化为基石,以数码卡流通为商业生态,以免费用户为社交价值体系的全新世界。

当然,互联网大公司的努力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在技术推广、生态内容建设、用户教育层面,他们已经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阶段性答卷,正在让元宇宙更快地来到我们面前。

【本文原创于链家,由钛媒体App授权,作者:Dorg】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yuanyuzhou/4201.html

作者: 杀虫剂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