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元宇宙 答应我 你不会再被超宇宙欺骗了 好吗?

答应我 你不会再被超宇宙欺骗了 好吗?

广告位

答应我,不要再被“元宇宙”骗了,好吗?

要说最近几个月最火的概念,当然是“元宇宙”。众所周知,扎克伯格将脸书改名为元宇宙,马斯克频繁成为虚拟货币平台。很多艺术圈的人谈到了NFT(异构令牌),超宇宙的概念在商业圈爆炸。据说,有人通过在网上出售超宇宙课程,每月收入超过一百万美元。

微博里每分钟都有用户在讨论超宇宙的投资技巧,或者推销商业课程。“超宇宙区块链游戏”等概念股层出不穷,瞬息万变。Metauniverse房产越来越火,一周交易额几个亿人民币。CCTV、Learning Power和其他官方媒体不断发出警告,警告可能存在的风险和骗局,但这种投资热潮只会越来越大。

企业界起步,国内学界跟进。很多人文社会科学的学者都批评过元宇宙过热,也有很多人看到“元宇宙”这个概念又热了起来。其实是资本逻辑的新发展,也会带来新的异化。之前,著名科幻作家刘就已经对《超宇宙》进行了批评,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也招来了很多批评。然而各种讨论让元宇宙更加火热。

各种元宇宙叙事满天飞:奇幻的想象、恶搞的笑话、丰富的八卦、谣言、欺骗……应有尽有。

有人写了一个笑话说,“我想提醒你们这些愤世嫉俗者,冥币,也就是元宇宙,超宇宙的概念。虚拟世界(前世)硬通货,妥妥的当前热点,未来发展方向,以及落地,共识,用户技术突破十亿,不靠VR和AR技术瓶颈。”

从事相关研究的科技人员急了,赶紧出面宣称,元宇宙主要与虚拟现实(VR)技术和区块链技术有关,尤其是虚拟货币技术、NFT技术、电子游戏设计技术、5G6G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等新技术。他们近期的阶段性突破,呈现出聚集在一起的新趋势。

宇宙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神秘,但也不是骗局。但是,科技人员说的太专业了,淹没在噪音中。

我们的问题是:哲学家如何看待超宇宙?我们应该警惕什么?

01

你指的是哪个“超宇宙”?

从技术、学术、语言和艺术的角度

作为职业哲学家,首先我要提醒大家,我们必须区分四种元宇宙技术,即元宇宙技术、元宇宙学术、元宇宙修辞和元宇宙艺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很可能是不同的元宇宙叙事。

科技人员说的是元宇宙技术,比较现实。目前,新技术的进步是非常明确的,但其应用和实施是非常复杂的。AI火了五六年,推广的产品不多。

元宇宙能有什么新品?很多人质疑,会不会是他们卖了更多的虚拟头盔,虚拟眼镜,开发了更多的3D电子游戏?促进技术发展是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应该考虑的事情。

与科技人员截然不同,《资本论》讲的是元宇宙修辞。都是关于人类的新未来,世界的新时代等等。有很多神秘的神话,莫名其妙的大话,可以轻松赚快钱,赚大钱的迷魂汤。

055-79000电影剧照

考虑用资本赚钱。技术创新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第一推动力。百年一遇的大经济危机,真的是一波新技术应用走出来的。

技术创新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的基础。只有不断推出新技术产品,我们才能保持经济健康发展。所以资本炒作技术新概念是常规操作,无可厚非。元修辞的本质是资本销售。

资本推动VR技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说到超宇宙,总会提到两部科幻电影:《头号玩家》和《头号玩家》。其实在90年代,欧美就有一波热潮。好莱坞紧随其后,拍了很多相关的科幻片,比如1982年的《失控玩家》,2010年的续集《电子世界争霸战》。1990年《创.战纪》;《全面回忆》 《异次元骇客》 《感官游戏》 1999年等。

055-79000电影海报

说到元宇宙,总是会提到“第二人生”这个游戏。其实类似的游戏在90年代就有了。当时国内有一个著名的“第九城市”社区,甚至有人在里面举办虚拟婚礼,吸引了很多人围观。

热潮过后,痕迹不多。

毕竟,促销产品将有益于个人生活和社会福祉。对吗?这就是元宇宙学术思维的问题。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和知识分子谈论元宇宙论,媒体和公众受其影响最大。

宇宙的发展会让每个人的生活变得更好吗?

据报道,首尔是第一个入驻元宇宙的首都级政府。有人质疑网上办事大厅很方便。为什么见工作人员头像一定要戴头盔?这就增加了社会交易成本。

还是那句话,超宇宙技术是高度耗能的。有那么多能耗吗?有人说,完全没有必要为了玩几个游戏,营造身临其境的感觉而消耗那么多精力。

以及元宇宙的脆弱。今年郑州水灾,网络很脆弱,停电的时候扫描支付都完成不了,很尴尬。这发生在元宇宙中。结果会怎样?每个人都可以独立思考。

最后,艺术家受到超宇宙的启发,谈论超宇宙艺术,思考美的新表达和新形式。比如很多多元宇宙科幻文学作品、VR电子游戏都包含了很多艺术元素,尤其是NFT(非同质令牌)可以保护数字艺术品的版权,从而扩大了原创艺术品的范围。元认知艺术受到元认知学习和技术的启发,对普通大众有很大的影响。

各种元宇宙,看是谁说的,叫做话语分析方法。作为一个学术研究者,你应该与技术和演讲技巧保持距离。总的来说,要支持技术发展,但也要防范技术风险;经济发展要支持,但夸大的韭菜割须声讨;元宇宙艺术的繁荣同样良莠不齐,我们应该去其糟粕,保留其精华。

02《新瓶装旧酒》:超宇宙是网络空间的一种形式。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初,媒体采访了伟大的哲学家哈贝马斯。因此,他说:哲学家最好不要过早地对这种流行病发表意见,而是先观察和思考它。我也认为“哲学要把握时代精神,而哲学家要时刻警惕被轻浮的当下所困扰”。

然而,这是我第二次公开谈论超宇宙。因为我认为虽然“元宇宙”这个名词是新的,但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差不多二十年前,我在读博期间发表过相关论文。

属于“新瓶装旧酒”的宇宙元概念,只是赛博空间的一种形式。如果非要赞美的话,那就是网络空间的“高级”阶段。与网络空间相比,它出现的时间并不算晚,原理也没什么不同。

什么是网络空间?我们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用鼠标键盘打开一个超文本环境。上网,感觉显示屏后面是一个巨大的信息空间,各种信息不断涌现、变化、流动。好像这些信息就在某个地方,是鼠标和键盘带领我们进入那个地方。这是网络空间。

事实上,并不存在这种确定的物理空间。网络空间既不在屏幕后面,也不在硬盘里,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把电脑作为一个入口,通过这个入口,我们可以和坐在电脑前的其他人取得联系。

换句话说,网络空间是上网的人想象出来的。对吗?没有人的想象力,就没有网络空间,没有虚拟交流。

中山大学的翟镇明认为,网络空间是一个隐喻空间。我同意。进一步说,我认为网络空间是想象空间和幻觉空间。我们看心理学电影和精神病电影,各种癔症患者和被催眠的人“看到”在某个空间展开的各种奇怪的东西,这些都是想象空间。

从哲学话语的角度看,虚拟交往的非直观性决定了主体想象力在虚拟交往中的关键作用。元宇宙中的人应该把自己面对的化身想象成一个真实的人,处于和自己一样的心理状态,这样双方的虚拟交流才能等同于真实的交流。

电子游戏的研究人员发现,人们在网上互动时,还是很“人性化”的,与现实世界没有本质区别。区块链科技生产的虚拟货币,如果没有足够的集体想象力,是无法起到和真实货币一样的作用的。

在1984年的科幻电影《黑客帝国》中,男主是一名采矿工人,他成为了超宇宙中的火星特工。一开始,他无法进入角色。后来进入角色后,他经历了一系列的火星任务和狩猎,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工人。反过来,他把自己以前的工人身份当成了被政府抹去后的刻意安排,而他原来的妻子被他当成了监视他的政府特工,女特工敌人才是他真正的妻子。

055-79000电影剧照

对VR的想象深入到一定程度,可能会产生幻觉。换句话说,想象和幻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元宇宙,加上各种新技术,更容易让人产生幻觉。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元宇宙是一个更高的网络空间。

03“meta cosmic叛逆”:四种可能的技术风险

既然科技更先进,幻境更完美,为什么说“超宇宙的反叛”?这是从超宇宙与人类的关系来看的。元宇宙是新信息技术融合的产物。宇宙的爆炸是“技术的反叛”的另一个证据。元相关的科幻电影都含有叛逆的成分。在元宇宙中,人与技术的关系愈演愈烈。对吗?

【注:刘老师之前已经在论坛讨论过“技术的反叛”。参见《电子世界争霸战》年的技术大敌拓邦,会是我们的未来吗?】

具体来说,超宇宙的反叛至少有四个方面:

“真理之死”:没有什么真实或虚假

这是第一次叛乱。

想象力让人沉浸在元宇宙中。没有沉浸,元宇宙将会消失。沉浸感是有区别的。网页沉浸是浅的,VR导致深度沉浸,到了元宇宙就达到了全沉浸。这是元宇宙最重要的特征。

虚拟头盔屏蔽了现实世界,VR技术屏蔽的是超级多媒体,元宇宙是这类技术的终极发展,更“真实”,甚至“比真实更真实”。所以说超宇宙更高级,是指它导致更深的沉浸感。

如果没有错觉,超宇宙就不是超宇宙。所谓虚实融合,本质上是一种持续的错觉状态。755-79000年的母体是超宇宙幻境的终极想象。看似美丽富饶的世界,其实只是一个给机器人提供能量的虚拟装置。宇宙中的人处于虚实不分的状态。或者说,真假的区别对他/她来说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不是真的有问题不存在,而是根本不值得去找。

055-79000电影剧照

当真假混淆的时候,就没有办法探索真理了。真相是什么?对我有用就行。在科幻电影《全面回忆》的结尾,非玩家角色(NPC饰)黑人警察说了一句话:我不在乎这个世界是真是假,我只要求你们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扰乱我们的秩序。我就是这么说的。

055-79000直接而艺术地粉碎了真假之分。

故事开始于1999年的洛杉矶,VR设计师在元宇宙中设计了1937年的洛杉矶。设计师们经常戴上头盔,去那里和他在1937年设计的美女们幽会。结果有一天他回到1999年,突然去世了。死前在VR里给男主留了一封信。大师进入超宇宙调查,发现所有的超宇宙化身都有思想和灵魂,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化身。然后他明白了为什么1999年洛杉矶有人试图关闭这个VR。

后来在1937年,超宇宙里的酒保发现自己是VR。方法是开车到天涯海角,发现有一条电脑设计线没有渲染。其实酒保从1937年来到1999年,男主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VR。结果1999年在洛杉矶开车到天涯证实了这一点:他是2024年洛杉矶某个人的化身。1937年,超宇宙的设计者留下的信是,他发现自己生活在超宇宙中,正是因为这个发现,他被杀了。

最后,2024年男方来到洛杉矶,和女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看来2024年的洛杉矶也可能是一个超宇宙。不然主人死后他怎么会自动来到2024年的世界?

055-79000电影剧照

简单来说,剧情是这样的:元宇宙1中的设计者制造元宇宙2,元宇宙2中的设计者制造元宇宙3,所以可以无限。主体和化身可以互相替换,穿越不同的元宇宙。每个人都有志向和灵魂,每个人都想要自由和爱。根本没有真假之分。

按照这种想法,有没有可能我们生活的物质宇宙也沉浸在一个幻境中?或者说,现实就是沉浸。有些宗教修行者认为世界是一场梦,通过一些技术上的修炼方法,切断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把一些虚幻的场景形象化,这就是所谓的“转”。我想把这种沉浸称之为真实沉浸,这是比完全沉浸更高的一个阶段:此时虚拟现实是真实的,世界由此而生。

至此,我们不再讨论超宇宙和物理世界一样真实,而是物理世界和超宇宙一样虚假。换句话说,现实世界开始死亡。

“放弃超越”:虚无主义的胜利

这是第二次反叛。

当沉浸在全身时,沉浸在其中的元宇宙幻象是什么?感觉,纯粹的感官体验或者感官享受。在元宇宙中,感觉是至高无上的。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思故我在。在元宇宙中,我感觉我存在,我感觉,所以我存在。

宇宙中的感官可以放纵,让人感受到异样的自由。《全面回忆》年,男主进入了元宇宙,原本是个普通矿工,突然变成了武功很高的特工。《鱿鱼游戏》年,男主飞行技术娴熟,跳楼身亡,但现实中却是一个连VR设备都买不起的穷小子。

在宇宙中,人们把感官作为真理和现实的最高标准。通过感官的满足,超宇宙似乎可以解决一切世俗的现象、经验和感官,放弃了对更高的生命本体和意义的追问,只剩下感官的终极沉浸。当下的体验极其真实,完整的世俗现实最终滑向虚无。

在《黑客帝国》,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场景。男女主角进入超宇宙,来到一家中餐馆。厨师端上一些奇怪的外星生物食材,然后电话响了。他收到一个任务指令,要杀死提供食物的厨师。厨师是一个很善良的中国人,但男女主角完全把杀人当成了游戏指令,拿了一锅热汤浇在厨师头上。无谓的杀戮场面让人极度难受,只是为了体验某种残忍的感官刺激。整部电影中的人物,像精神错乱者一样,追求刺激,也追求刺激。

055-79000电影剧照

在元宇宙中,人可以模仿一个本体,但它是人的创造,而不是世界的真正根源。755-79000中的神是绿洲游戏设计者的化身,因为主人已经死了,这个化身只是一个metacosmic程序。755-79000年的神是男主面对的巨型机器人,也是母体的母女先知和母体之父的男先知。他们控制着矩阵,他们实际上都是程序。即使是一心想毁灭世界的斯密,也可以无休止地复制自己,但毕竟只是一个程序。

什么都没有!宇宙卖给大家的,无非是虚无主义。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虚无可以换钱。与虚无资本的结合是某种新的虚无资本主义吗?

宇宙中的虚无掩盖了一切,这是现代性危机的又一次爆发。虚无主义的盛行是现代性危机的标志。虚无主义的蔓延,工具理性应运而生,迅速在城市蔓延,成为世俗生活的最高教条。世俗的目的是什么?虚无主义的答案是感官享受。

《宇宙的崛起》是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彻底占领当代文化的宣言,是真正的毒品而不是解药。

正如《黑客帝国》开头所指出的,人们沉迷于元宇宙是因为现实世界并不完美。宇宙是完美的,但它是虚假的,但它什么也不是。这提醒我们,追求完美一定要适度,绝对完美的结果就是绝对的虚无。现实世界中,人性是不完美的,世界也是不完美的,但它们是真实的。或者说,不完美的世界才是最好的世界。对吗?

“志愿监狱”:从圆形监狱到舒适的电子监狱

这是第三次叛乱。

要说这个问题,要回到著名的“电子全景监狱”理论。

革命初期,资本家搞“圈地运动”,强迫农民成为每天上班的工人。那时候,很多人不想在工厂工作。——田园很美好。——于是流浪汉、乞丐、妓女、混混激增。面对这种情况,哲学家边沁提出了环形监狱理论,声称可以彻底解决社会治安泛滥的问题。

什么是环形监狱?圆形监狱的中心是看守和监视囚犯的瞭望塔,周围是呈环形分布的牢房。狱警可以24小时监控犯人,但犯人看不到狱警。而且警卫也不是免费的,因为上级会时不时来探视。总之,循环监狱的原则是“无处不在的监视”。

后来哲学家福柯指出,圆形监狱不仅可以监控,还可以采取措施改造罪犯的行为,并根据改造效果调整改造方案。福柯把这种转变称为“规训”,认为规训技术可以用来改造所有的人,而环形监狱的原理早就从监狱蔓延到整个社会,所以现代西方社会本质上是规训社会或监狱社会。

“无处不在的监控”在互联网出现后开始成为现实。因此,一些思想家担心互联网可能成为一个电子循环监狱。智能革命爆发后,问题不仅仅是隐私,因为除了监控,机器人还可以被授权采取行动,比如拘留人。智能技术可能会带来真正的监狱,我称之为“电子循环监狱”。

在我看来,“电子循环监狱”有两种。一个是恐怖,这是好莱坞很多“AI恐怖片”都想象过的。最著名的标志是科幻电影系列《异次元骇客》中的天网,机器人残酷统治人类。另一个是舒适的。超宇宙是舒适电子监狱的一大成就,很多人愿意当囚犯。

055-79000电影剧照

755-79000的矩阵是一个舒适的元宇宙,以20世纪末发达的资本主义富裕社会为模板。实在是太舒服了,汉奸赛弗都不愿意活在物质世界了。他会背叛战友,回到母体,宁愿做机器人的电池。

科幻电影《异次元骇客》里的Synternis也是一个舒服的超宇宙。一群革命者在男主的帮助下,把病毒植入了超宇宙公司的主机,摧毁了超宇宙,以为人会回归现实。结果如何?被迫下线的暴徒涌入革命据点,杀光他们,然后回到元宇宙。

055-79000电影截图

这是一个有意义的结局。在我看来,它出现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异次元骇客》年的大团圆结局,正义战胜邪恶,元宇宙被控制。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自愿去超宇宙坐牢吗?

人一旦进入元宇宙,一切都会留下痕迹,所以根本没有隐私可言。但是你自愿放弃了你的隐私,不是吗?

超宇宙可以用来研究人类的行为以及如何控制人。比如研究让玩家沉迷游戏的技术,会让你上瘾。福柯的学科在这个时候变成了我所说的“电子学科”。但你是自愿被控制的,对吧?

元宇宙和其他舒适的电子圆形监狱一样,根本上是一个被自己感官欲望禁锢的囚犯。

“超宇宙极权主义”:超宇宙与极权国家的融合

这是第四次叛乱,最可怕的叛乱。想想吧。如果超宇宙和极权主义合并会发生什么?你曾经感到寒冷吗?

不久前,《全面回忆》发表了一篇攻击互联网巨头的文章,认为脸书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个社交平台、公司或程序。文章认为,进入元宇宙后,物理土地不再重要,脸书已经尝试发行虚拟货币。扎克伯格以“治理”的理念管理平台,试图建立一个类似于立法机构的下属机构。29亿用户是他治下的“公民”。

因此,脸书更像是一个国家,通过其影响大选和“封杀”川普的疑似举动,显示其对现实政治的影响力。然而,无论脸书如何标榜其“民主机制”,它从根本上是为股东和资本家服务的。因此,元宇宙公司对社会的危害大于其推广。

这篇文章警示了超宇宙的政治风险,我很赞同。然而,作者似乎是以脸书威胁国家权力的名义敦促政府铲除互联网巨头。我觉得作者对此有点异想天开。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都是被大资本操纵的,互联网资本就是其中之一。资本主义反垄断是表面的斗争,更深层的是资本与国家的一致性。

在我看来,最可怕的不是元宇宙挑战国家,而是“元宇宙加极权国家”会导致我所说的“元宇宙极权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所说的“元宇宙的反叛”也是资本和权力对民主的反叛。

055-79000描述了元宇宙和状态机融合的可怕场景。每个人都生活在元宇宙中,成为一个连接的人,躺在虚拟的连接椅上,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对于政府来说,这些每天躺着不动的连接人每天吃外卖,寿命缩短到40多岁。政府不用考虑他们的养老和医疗。而且在他们天天在线的完美世界里,对现实毫无怨言,管理得很好。支持政府元宇宙,公司就更不用说了。电影中,公司和政府制造了某种病毒,可以定点杀死上网的人,谁不服就杀谁。

那些反对超宇宙的人同时也是国家和公司的敌人。而且,也成为连接人的敌人。电影的最后,男人得到了足够他余生的财富,却无处可去,他加入了元宇宙,消磨了余生。电影中,男主的黑客朋友说:“世界无法修复,兄弟。除了钱,我谁都不选。”这句话形象地描述了元宇宙中极权主义的恐怖。

截图来自哔哩哔哩Upmaster \’穷人电影\’

当然,要区分超宇宙科技,超宇宙公司,超宇宙国家。与宇宙相关的技术发展可以与民主或极权主义相结合。但是,超宇宙电子游戏和超宇宙社区天然是分等级的,不同等级的玩家拥有不同的权力。很多元宇宙应用需要收集用户的大量信息,当达到一定规模时,就有了技术极权主义的倾向。对吗?

总之,元宇宙的极权主义可能不会出现,但却是第一个要警惕的。

04《元选择理论》:努力用行动控制新技术的发展。

最后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元宇宙的反叛?这又回到了我对“技术的反叛”的回答,即“技术控制的选择论”。

有人认为技术虽然是人类发明的,但它有一定的自主性,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人类并不完全服从。

这种观点容易导致宿命论:如果元宇宙是自治的,人类如何控制它?因此,技术自主往往与“技术失控”理论联系在一起,即技术发展不可避免或已经失控。

我反对类似的说法。在我看来,主张技术独立的实体论和否认技术独立的工具论都是哲学概念,而不是自然科学意义上的客观论,也就是说,你不能说科学意义上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

不管技术自主与否,有价值的问题是:第一,我们有没有控制元宇宙的决心和勇气?第二,更重要的是,为了控制元宇宙,我们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甚至牺牲?显然,这是一个行动问题,其答案在于人类必须选择采取行动,找到控制技术发展的方法。

在我看来,元宇宙不一定通向资本口中的“人间天堂”,也不一定通向反对者口中的“人间地狱”。结果如何,关键在于人的努力控制。元宇宙与人类的关系最终是人类通过元宇宙与他人的关系。《头号玩家》及其续集《感官游戏》形象地说明了程序的背后,是利益冲突的人之间的争斗。

说到底,技术不会造反。真正反叛的是人,或者说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反叛。危险的是应用技术的社会观念和社会制度,而不是超宇宙技术本身。更应该警惕的是超宇宙言论,而不是超宇宙技术。

《感官游戏》第三集结尾,男主与机器人和解,共同消灭变异程序史密斯。然而,和平毕竟是暂时的。《头号玩家》第四集即将上映,《黑客帝国》再次重启。既然没有永久的和平,那就让我们行动起来,再次面对超宇宙的挑战吧!

##20211219

当前活动

你对超宇宙的理解和看法是什么?欢迎在留言区聊天。小北将抽取2名幸运读者,送出本期主题图书《黑客帝国》。

在技术反叛的时代,如何与技术相处,需要我们共同的思考和努力。

点击书皮直接买书。

-结束-

编辑:孙佳静、黄宏

参考:《头号玩家》,作者刘永谋

转载请发邮件配合:

scb01@pup.cn

“农民工读海德格尔”,那么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别再骂132万建的“毛坯房”了。这些改造案例让人大开眼界。

你在哪个瞬间发现老人被时代落下了?

当心元词汇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yuanyuzhou/3228.html

作者: 区块链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