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NFT 数字收藏=NFT?有联系 但有本质区别

数字收藏=NFT?有联系 但有本质区别

广告位

数字藏品=NFT?有关联更有本质区别

近日,福建省发布《福建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小组关于防范NFT违规风险的提示函》(以下简称《提示函》),做出“未经批准不得从事NFT交易,不得违规参加NFT活动”等四项提示,引起业界关注和热议。055-79000所指的NFT与中国发行的数字馆藏有什么关系,会对数字馆藏的发展产生什么影响,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数字收藏与NFT有关,但本质上是不同的。

055-79000指出,最近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NFT(非同质令牌)产品。NFT作为区块链技术应用,金融化后容易与欺诈、投机、洗钱等违法行为产生关联,引发连锁风险。要求福建交易场所未经批准不得从事NFT交易。

数字收藏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证书。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可以实现真实的数字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科技与标准综合实验室区块链版权中心主任刘天骄指出,国内数字馆藏与国外NFT有三点不同。

第一,国外的NFT是基于公有链,对所有人开放,任何人都可以参与,读取数据,发送交易。“外国NFT的核心特点是不受任何人或组织的管理、控制和监督。国内的数字馆藏都是基于联盟链的,很多区块链和联盟链都是政府建设的基础设施。我们的国家管理着联盟链。”

其次,关于已出版的馆藏内容,国外的NFT没有经过版权审查,国内的数字馆藏必须经过内容审查才能出版。“我们将数字馆藏定位为数字出版物,即必须出版后才能流通销售。”

另外,国外的NFT代币一个作品或者一个虚拟的东西,并不传达真实的数字创意作品或者数字版权作品的价值。“国内数字馆藏利用区块链可追溯、不可更改、公开透明的技术手段流通文化元素,锚定数字文化产品和版权作品的价值,传递我们数字文化元素的价值。”刘天骄说。

混乱并不罕见。行业的红线在哪里?

目前,数字收藏平台上的恶性炒作和虚假宣传屡见不鲜。最近有传言说该平台已经陷入破产。虽然有和解也有辟谣,但也充分说明了目前数字收藏行业的混乱局面。

对此,很多专家也谈到了数字馆藏出版应该注意的红线。

刘天骄认为,第一,数字馆藏不能是金融产品。目前福建省发布的《提示函》明确禁止交易所做二级市场,因为二级市场在做证券化或者金融产品;

第二,数字馆藏是数字文化产品,数字文化产品不可侵权盗版;

第三,数字产品的发行应接受内容审核。“数字馆藏包括艺术、音乐、动漫、游戏、影视等领域的原创作品。这些作品必须出版后才能在中国销售,否则就是非法出版物。同时,发布需要内容审核,内容必须符合国家核心价值观。”

第四,是价值评估。我国目前有三种定价体系,即国家定价、按市场定价、按主体或生产单位定价。在传统行业中,数字收藏的价值必须以公平的方式定价。

对于用户的购买,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飒建议,尽量购买一些艺术价值高、发行平台资质齐全的数字藏品,保护消费者权益。同时,用户应主动远离不当炒作,为数字收藏行业的良性发展做出努力。

据法治日报报道,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提出,数字收藏作为区块链技术的创新应用,对于传播优秀文化具有积极意义。但由于在我国时间较短,鉴定和监管标准尚未建立,导致混乱。为了防止数字收藏市场继续在问题中“横行”,我们应该及时建立完善的监管和行业规范,让技术更好地为艺术服务。

数字馆藏赋能行业发展助力品牌价值提升

今年,国内数字收藏平台发展迅速。据不完全统计,大大小小的数字收藏平台超过400个,发布的数字藏品涉及非物质文化、体育、影视、航空航天、名家等多个行业和领域。天眼数据显示,数字馆藏相关企业53家,数字经济与技术相关企业超183万家,其中2021年新注册企业近70万家,同比增长68.48%。

“各大IP对数字典藏的重视,也说明在当前的商业营销中,数字典藏可以为品牌IP赋能,有助于提升品牌价值,开启创新的商业营销模式。”肖飒表示,在Z世代逐渐成为消费主力的当下,数字收藏作为一种新型的数字商品,如果能与品牌良好互动,可以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关注,帮助品牌在互联网上实现更快更广的传播,从而增加品牌价值。此外,一些旅游景点和博物馆利用数字馆藏对自己的标志性景观和藏品进行数字化营销,对自身的商业推广和保护传统文化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潘鹤林表示,IP的实力是前提,数字收藏是IP的加分项,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数字收藏的物权化,除了创造IP,还将进一步推动数字版权更加规范的发展。抓住年轻人的流行形式,深入挖掘IP背后的意义,也能充分扩大各类IP背后的中国传统文化在国内外的影响力。”

数字收藏的未来发展:把艺术留给真正喜欢艺术的人。

6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在数字时代,利用好数字藏品的积极价值,让其远离炒作,可以激发更多新动能,为人们的美好生活提供更多选择。”

潘麟说,数字经济不仅是一个新的基础设施,而且需要充满内容。“数字收藏对于文化产业的意义和发展是巨大的。无论是数字收藏、数字内容生产,还是文化产业的数字化,其实对我们未来的精神消费都有着深远的意义。”他认为,数字内容生产和经济体系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能在发展过程中明确数字馆藏的定位、边界和使命,并与实体经济形成互补,将会带来叠加赋能的效果。

普及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作品,促进大众艺术市场健康发展。人民荆灵人民艺术馆于今年1月正式开馆。旨在为艺术家和优秀艺术作品提供数字化平台,提供数字版权保护、数字出版、数字转换、数字认证(区块链)等服务,用数字化技术服务大众艺术,国内艺术品数字化转型方兴未艾,市场规则和标准也在不断探索中。除了内容编辑、审核和出版审查制度外,荆灵人民美术馆还在探索数字馆藏公开发行的内容监管模式。

潘麟表示,荆灵人民美术馆通过内容审核和数字出版审核,掌握数字藏品发行的合规性,这是对中国数字藏品一级市场的尝试。这种模式使用数字收藏作为确定产权的工具。未来可以通过智能合约限制数字藏品的二级市场交易,把艺术留给真正喜欢艺术的人,而不是投机者。他认为“数字收藏的技术基础和NFT是一样的。短期内应该继续限制二级市场的交易。但从长远来看,应该将数字馆藏的产权和交易纳入正规监管,通过出版和审计对数字馆藏进行检查,通过区块链技术确定数字馆藏的产权。”

来自|荆灵人民美术馆

来源:人民网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nft/18571.html

作者: 元宇宙是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