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Zcash(ZEC) 数字货币 央行?本文详细解读了中国数字货币研究国家队的所思所忧

数字货币 央行?本文详细解读了中国数字货币研究国家队的所思所忧

广告位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一文详解中国数字货币研究国家队的思考与忧虑

“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前天(10日)在一个学术论坛上表示。这不是新闻。在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下半年八项重点工作中,一项是加快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DC/EP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缩写,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

数字货币的央行是什么样子的?和我们常用的微信支付、支付宝有区别吗?它的技术路线会和比特币以及脸书的Libra等加密货币有关吗?本文试图回答这些问题。

说到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大多离不开前任行长周小川,他不仅是全球金融监管圈的明星,也是一位有远见的思想家。前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几年前,当我们开始做数字货币的研究时,这个领域既冷门又边缘,很多人质疑这项研究的必要性。在中国,这部作品的发展不能不归功于周小川博士敏锐的洞察力和学术远见。”

所以,当媒体和专家谈论脸书的天秤或者比特币的涨跌时,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者们肯定都是冷眼旁观,笑而不语。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术语和玩法再时髦,其实也跳不出已经研究过的五指山。

姚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他们的研究领域涵盖了加密领域和金融科技领域的诸多前辈和最新突破。“除了李娇币,从电子现金开始,到Mondex,到M-Pesa,到比特币,到游戏虚拟币,到第三方支付.并依次在各种典型系统中爬行。”焦点不仅仅在比特币上。这个数字货币研究的国家团队也得到了密码学家王小云的帮助,他研究并跟踪了Zcash和其他项目,甚至是未来的量子货币。姚本人也和等业内知名的密码专家讨论过这个问题。

难得的是,已经从央行离职的周小川,在近期的几次演讲中,都对金融与科技的关系进行了深入分析,并对天秤、比特币、第三方支付、共享单车、大数据、P2P等热点事件进行了点评。

以下文字主要梳理周小川和姚谦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思考和担忧。部分解读和评价来自本文作者。

货币体系的两条路线:账户本位与非账户本位。周小川和姚谦在很多文章和演讲中都提到,传统银行体系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有一个显著的区别:基于账户和非基于账户。

简单来说,在现有的银行体系下,你的资金可以和你的身份一一对应。而比特币则不同。比特币钱包的密钥是私钥(一串难记的单词),在本地生成,从中可以导出多个公钥或地址。只要掌握了私钥,就可以把这个钱包里的比特币发到其他地址。所以,无论你告诉你的亲戚朋友私钥还是私钥被黑客偷走了,他们都可以使用这个钱包的资金。在传统的银行账户体系下,即使丢失了银行卡或密码,仍然可以凭身份证去银行挂失,取回自己的资金。

从信息披露的角度来看,比特币有点类似于现金或者黄金。如果你有一笔巨款,如果有一个秘密的地方以纸币或者比特币的形式存在,只有你自己知道。而如果这笔巨款存在银行,那么至少这家银行是知道这些信息的。

这是加密货币系统和商业银行账户系统的首要区别。当然,这种差异也与总账是否经过中介有关。在传统的银行账户体系下,从账户A到账户B的转账显然是通过第三方(商业银行或央行)进行的,或者需要进行集中的账簿处理。比特币的思路完全是点对点支付,分布式总账。中本聪2008年开创性论文的标题描述了这个目标和理想:《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在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不断创新的背景下,央行或脸书这样的大公司应该选择哪种方式发行数字货币?

姚提到,国际清算银行(BIS)2018年的一份报告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了定义,其分类依据是:基于账户(Account-based)或基于令牌(token)(业内翻译为pass或Token)。报告汇总了目前存在的各类支付工具,然后确定哪些不是央行的数字货币。这四个标准是:是否能广泛获得;它是数字形式的吗?不是中央银行发行的;它是由类似BTC的技术生成的令牌吗?

报告最后指出,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央行的账户对公众开放,让公众像商业银行一样在央行开户,相当于央行开发了一个超级支付宝,服务于所有C端客户。BIS认为这样形成的央行货币就是央行数字货币,称为数字货币(CBDA)。

另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央行用BTC技术发行的代币,可以称为基于代币的央行数字货币(CBCC)。这种货币既可用于批发,也可用于零售。

在数字货币央行的设计草图中,如果BIS提出两个数字货币方案,那么中国央行试图走一条兼顾两者的道路。周小川曾说,“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可以分为基于账户的和非基于账户的,也可以层层组合,尝试共存。”

姚谦在一篇论文中解释了这一点,分级使用的思想比直接在央行开户的方式考虑得更深入。他建议可以考虑商业银行的传统账户体系,引入数字货币钱包属性,实现一个账户下既有电子货币又有数字货币的管理。这样可以缓冲单独设置数字货币系统对现有银行系统的冲击,最大程度保护商业银行的现有系统投资。

这样,数字货币就属于M0范畴,是发钞行的债务,在开户行的资产负债表之外。由于账户行仍在实质性管理客户和账户,不会导致商业银行的渠道化或边缘化。与以往的现金存款不同,数字货币不完全依赖银行账户,可以通过发钞银行直接确权,利用客户端的数字货币钱包实现点对点的现金交易。而且,发钞银行可以是中央银行,也可以是中央银行授权的发钞机构。具体分配方式的选择要看实际情况。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近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宜春论坛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将采用双层操作体系。单层操作体系是中国人民银行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是一个双层的运营体系。

按照笔者的理解,姚谦所说的分层使用应该和穆长春所说的双层操作是一回事,但这种结构总让人觉得多余。这种想法可能会保护商业银行,便于中央银行监管或中央财政拨款等。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是不必要的负担。第三方支付(尤其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在中国已经相当普及。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在商业银行设立点对点支付数字货币有什么必要?央行数字货币只是为了消灭现金吗?那是用刀杀鸡。

当然,姚谦和央行数字货币的成熟计划或许还有其他未言明的考虑。

区块链在TPS和成本上不占优势。周小川5月8日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专题讲座中提到了中国人民银行推动的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几个设计思路。第一篇文章指出,在DC/EP的设计中,我们不应该预先选择某项技术,而应该依靠分布式R&D、市场竞争和尊重市场选择。包括基于账户的电子支付渠道改善、扫码支付等移动支付,以及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DLT)加密数字货币系统。

的确,无论是在加密行业还是金融科技行业,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DLT)的技术性能优势并不明显。

TPS(TPS,Transactions Per Second)是区块链的一个热词,专业解释为“系统每秒可以处理的业务数量”。粗略来说,比特币的TPS能力约为7笔/秒,邰方的TPS能力为7-15笔/秒。显然,支付宝的吞吐量是他们的秒杀。比如双十一抢购,支付宝全天完成14.8亿笔交易,峰值18万/秒。

周小川在最近两次演讲中对TPS的评价是:“区块链并没有让TPS以想象中的发展速度大到足以支撑零售交易的支付系统,但它可以作为一些小规模金融市场交易或其他应用的试点。因此,人民银行目前正在推广区块链在两个低TPS交易市场的应用:一个是票据交易系统,交易量相对较小,现有的区块链技术足以处理,不太需要集中监管;另一个是贸易融资交易系统。”

在他看来,Libra宣称其系统的速度是1000TPS,这样的TPS要提高两个数量级才能满足零售交易的需求。与普通人的股票交易、债券交易和零售交易的交易数量相比,区块链目前还不够,需要改进。未来它的TPS还能提高到什么程度?增加资源占用怎么样?这一切都有待观察。如果天秤座最初以跨境劳务汇款为目标,其TPS要求较低,可能是合理的。

说到跨境汇款,周小川还将Libra宣称的跨境汇款费率低与银行支付系统的技术成本进行了对比。

他表示,传统银行汇款的技术成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Libra建议,目前一些跨境汇款的成本可能在5%左右。但周小川认为,这并不是目前银行支付系统的技术成本。银行支付系统的技术成本已经相当低了。高成本的主要问题是,一些跨境汇款受到行政阻挠或阻碍,例如,派遣国对移徙工人的管理可能会增加检查和行政障碍;又如接收国存在外汇管制,不一定允许居民开立外汇账户,也可能是强制结汇但提供变相补偿(如过去中国的汇款凭证),必然会增加管理措施;再就是双方代理行关系是否顺畅,能否为基层提供服务。这些缺陷都会体现在跨境汇款的费用率上。另一个障碍是汇率。小币种汇率不稳定,应对汇率风险的办法就是多收费。既然有需求,有障碍,银行也应该趁机多赚钱。

周霞

因此,在他看来,现有跨境汇款收费高的原因并不是基于账户的支付系统技术成本高,而是其他监管和行政因素。言下之意,如果Libra等加密货币的转账成本真的很低,也是因为规避了一些监管和行政障碍。

数字货币的价值支撑和稳定币值的意义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最根本的区别,央行,其实来自价值观和经济哲学。

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出于对通货膨胀的厌恶,为比特币设定了2100万的绝对限额。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得到了很多奥地利经济学派信徒的赞同,这让他们想起了该学派的代表人物哈耶克。哈耶克在1977年出版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中说,“要彻底解决通货膨胀问题,应该允许银行自由发行货币,不同的货币在市场上自由竞争。然后,为了利润私利,银行会尽力维持币值稳定”。

这种允许货币自由竞争的想法当然会受到央行等监管机构的严厉批评。

姚谦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数字货币的起源、发展和未来》。他认为比特币的所谓开采和发行是严重的,本质上混淆了记账权、造币权和发行权,所以央行的角色被消解了。作为货币通用等价物,显然不仅仅是(数字)造币技术的问题,背后的价值支撑才是关键。

姚谦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虽然各国的法定货币不再与黄金挂钩,但有主权信用担保。他认为,现有的数千种加密货币会逐渐意识到这一点:当前的经济社会是高度发达的信用经济,货币发行和管理功能有缺陷的“比特币”确实很难担当大任。核心问题是,这种“可转让的数字资产”很难构建自己的价值支撑体系。

周小川在最近的演讲中指出,一些大型科技巨头可能会问,为什么央行可以发行货币并设定基础利率。我也可以吗?他解释说,虽然各国中央银行的历史和现状不同,但其目标和使命大致可以描述为维持货币稳定和价格稳定,缓解经济和就业的周期性波动,防止具有不专业和短期动机的行政干预,以及维持金融体系的稳定,通过稳定寻求福祉等。他们的人员和组织构成支持他们的使命,并得到立法的保障,这也是现代文明的重要产物。至少在目前,这与商业机构的目标和使命相去甚远,很难相信轻易冲击这个文明能有好结果。

如果说比特币等先驱因其模糊的价值支持而受到批评,那么脸书天秤座白皮书的发布让很多人发现了一条新的中间道路,——,这是一种与法定货币价值挂钩的数字货币,即稳定币(stablecoin)。

稳定的货币是如何设计的?目前,市场份额最大的稳定货币是USDT。它的操作是你存入一美元,得到一个USDT货币。反过来,你可以从发行者那里兑换美元。但这只是理论上的设定。事实上,USDT项目充满了丑闻。脸书的Libra也是一种稳定的货币,它的参照物不是加密的资产或一些开采标准,而是与法定货币挂钩。

有趣的是,香港的联系汇率(货币局)得到了Libra团队和周小川两人的关注。在Libra网站的“Libra Reserve”一节中,明确提到了联系汇率,即无论汇丰、渣打还是中国银行都可以发行港币,但每发行7.8港币必须向香港金管局支付1美元。所以港币是有美元做后盾的。

同样,Libra Reserve可以比喻为香港金管局,普通用户不办理,而是去Libra的授权经销商处换钱。根据市场的需求,Libra reserve会相应地铸造和焚烧等量的Libra。

周小川说,事实上,IMF提出的eMoney采取了稳定货币的做法。中国人民银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介绍香港的发钞制度:香港不发货币当局的钞票,但有三家发钞银行。CBDC(央行数字货币,数字货币)是一条出路,但如果技术不对,失误的损失会很大。和香港一样,也有三家发钞银行。每发行7.8港元,每间发钞银行必须作出1美元的充分准备,并取得备用付款证明书。其实这就是稳币的概念。

如果天秤或者其他类似的商业机构发行稳定货币是合法的,那么下一步的监管就是周小川关心的重点。他说,像Libra这样的创新,准备金的托管机制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自行托管、银行托管还是央行托管?准备金的数额是如何衡量和监管的?他认为,不应轻易相信利益相关者自称的可靠性。

周小川说,天秤座的白皮书看似自己的协会在管理,但这缺乏制衡,容易失效。可靠的储备托管,一是找商业银行,二是找央行。天秤座的白皮书似乎已经透露,如果代管的钱有利息收入,就用来支持运营和技术更新,可能会出问题。

周小川特别提到了中国P2P行业的问题。他特别关注——的不良动机。因为客户口袋里的钱,操作很容易出问题。大约七年前,中国开始批准第三方支付公司,并发放了260多张许可证。大家都很热情。他说,这些公司很多只是想搞预付卡吸收存款,运营客户的预付资金。他们真正的动机不是提供更好的技术来支持支付服务,而是通过预付卡实际吸收和使用客户的资金,就像银行吸收存款一样,可以从备付金中赚取利息。同时,它们也不必像存款类金融机构那样满足高资本充足率的监管要求。不良的激励往往使真正有效的技术得不到凸显,容易导致激励扭曲。

在两次演讲中,周小川都提到要防止Bigtech(即科技巨头)通过烧钱和变相补贴(包括直接补贴和交叉补贴)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扭曲竞争秩序。

从作者的角度来看,监管者当然关心的是制衡、监督和纠错的机制。但是从动机的角度来审视所有的金融创新,其实是一个说不清道理的难题。在许多涉及多方的复杂商业和金融模型中,人们只能看到行为和结果。如果监管机构紧盯交叉补贴,那么无论是微信、支付宝推广线下二维码支付,还是网约车等新模式,恐怕都会被扼杀在摇篮里。

参考资料:

周小川:信息技术与金融政策的互动,《中国金融》,2019年第15期

(本文根据2019年5月8日周小川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专题讲座整理)

周小川:信息技术发展与金融政策应对

(7月1日,周小川做客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CAFR名家讲堂”)

姚谦:数字货币的起源、发展与未来,《中国金融四十人看四十年》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出版。

钱:数字货币与银行账户,《清华金融评论》 2017年5月。

姚谦:分布式账本与传统账本的异同及其现实意义,《清华金融评论》 2018年6月刊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zec/19520.html

作者: 贸易看时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