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Terra(LUNC) 清算日:谁点燃了网络3世界的火药桶

清算日:谁点燃了网络3世界的火药桶

广告位

清算之日:谁点燃了WEB3世界的火药桶

2022年1月27日,正好是“雷曼危机”在密码世界上演的100天前,互联网风投们还在跟随WEB3风险投资浪潮前往新加坡的路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的最新文章就在手机推送中发出:

《加密货币如何成为新的次贷危机》 。

在他看来,加密货币与15年前的次贷危机有着惊人的相似:2007年之前,许多原本处于边缘的美国人被给予了疯狂加杠杆的机会。随着房地产泡沫的到来,这些幸运儿成了导火索。现在,加密货币的风险也不成比例地落在了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无法应对风险的人身上[9]。

然而,“阴谋家”在投资界总是比“先知”更受欢迎。

炒币的年轻人,一边嘲讽掉书包的老派老师保罗,一边遵循神秘拼音人朱苏倡导的加密世界“超级循环”。

这个35岁的年轻人,出生在中国,6岁移居美国,创立了对冲基金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凭一己之力成为WEB3风险投资人面前的三座大山之一。另外两个,一个是领先布局加密领域近10年,几乎每个明星项目都有它的A16Z背后;另一个是红杉,相信奇迹,2022年上半年平均每周一家公司的速度“撒钱”。

朱粟和他的三箭资本,就像每一个版本的投资游戏都要有一个风云人物横空出世一样,带着残酷的喜悦开始了自己的成名。

在上一次加密熊市结束时,三建资本自信地对比特币和以太坊进行了底部押注,并随着市场转向牛一而一举成名。后来三箭资本还参与了Solana、Axie Infinity等明星区块链项目的早期投资。根据区块链分析公司南森的计算,三建资本管理的资产中,仅加密资产就接近100亿美元。

箭头资本的崛起之路,是“币圈一日,天下一年”的真实写照。

6月中旬,三建资本被曝流动性危机,资不抵债;半个月后,法院收到了破产保护申请。曾经的币圈大旗,转眼间变成了“最强水鬼”:多家关联企业也被拖下水,接连传出经营困难。

一眨眼,楼就塌了。这只在2018年崛起的对冲基金,在千禧一代面前重新诠释了2008年。

荣耀的序言

2018年12月21日,一位名为朱苏的新加坡华人发布了一条极具争议的推文3354“我们将迅速冲出(加密)熊市,用法币困住其他传统投资者[2]。”

这一天,比特币的价格约为3850美元,与上次牛市相比下跌了80%以上。三年后,最高数字升至69020美元,翻了近18倍。

就像每一个在底层喊对的赌徒一样,只要喊对一次就能让朱苏出名,哪怕他根本不是一个虔诚的crypto信徒。

2012年,朱苏和同学凯尔戴维斯(Kyle Davies)围绕比特币赌输了一大笔钱,于是转过头,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3]。

当时还在为瑞士瑞信银行工作的朱苏,在工作时间仍然偏爱“零成本零利润”的套利策略:他们发现了效率低下的海外NDF市场,通过不同银行之间外汇报价的细微差异赚取利润。到了年底,资本原始积累的朱苏潇洒地离职,和凯尔一起创办了三箭资本,在“中间商赚差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高峰年份,三建资本曾一度占据全球新兴市场外汇交易量的8%[4]。

可以说,“套利”二字几乎刻在了三箭资本的DNA里。

作为一个嗅觉敏锐的交易者,朱苏仍然时刻关注着密码市场。终于在2018年熊市末期,他嗅到了油水。3354他发现,与略显老套的外汇交易相比,密码行业的人才虹吸能力正在迅速上升。或许是深感传统金融还是“赢的太保守”,三箭资本的两位创始人开始在加密领域全面开战。

而套利出身的冒险家朱苏,更喜欢追求“安稳的幸福”。

2020年,整个加密市场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闪崩,一个热门的区块链项目发布的LINK token从14美元跌到了12美元。利用这个间隙,三箭资本在一个小时内购买了价值1000万美元的链接令牌。当晚,整个加密市场出现反弹。

朱苏也亲自出马做空市场。2021年11月,他声称以太坊的创始人已经“忘记了他们最初的理想”,并强烈批评以太坊昂贵的手续费。半个月后,他们被发现秘密购买了约10万枚以太币。

说起来,朱苏生在中国,却没有走“默默致富”的道路。很显然,他很享受做一个加密社区的网络名人——,晒腹肌,做播客,和名人直播连线,深谙不出意外层出不穷的流量密码。

类似“黄金会被残酷地货币化,你们的后代会认为淘金者是在垃圾箱里捡金属碎片卖钱的人。”赵昌鹏看完恐怕要摇头了,但是他给朱苏带来了超过50万的Twitter订阅。

在语文的这个世纪里,朱苏不仅敢讲,而且讲得系统,讲得理论。

近年来,他一直在向外界宣称,他创造了“超级周期”理论。简单来说,他认为只要有足够的机构资金进来,加密市场就不会像过去那样出现熊市。即使是短期的波动也会比过去温和很多。这种抬轿子的优雅说法,把宁波敢死队吓了一跳。

他的另一个加密投资哲学是“减少投资多样化”——,因为大多数项目的投资回报率远低于少数主流加密货币。翻译成a股语言,就是只买硬币的中国白酒,买酒的茅台。

“网络名人”朱苏

无论是原创理论,还是集中下注,一般敢这么做的人,自信心都很高。显然,成功预测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潜力,以及新一轮的加密牛市,给了朱苏极大的道路信心。

然而,在投资界,失败是成功之母的说法通常是反过来的。成功往往是失败之母。曾经成功的方法论,如今正随着资本的三支箭滑向深渊。

毁灭之链

2021年底,已经被密码学家推崇的朱苏在推特上自信满满地预测,两个月后比特币的价格将是——88888美元,币圈的大佬们无不欢呼雀跃。朱苏自己也没有忘记,在踩以太坊的同时,全在虚拟货币新阵营——Terra公链。

但这次他失算了。在变幻莫测的加密市场,反手击球会有所斩获。在6020美元的高点之后,比特币一落千丈,至今市值缩水超过70%。

Terra诞生于2018年,以其独特的双令牌经济体系而闻名:项目货币Luna的价格随市场波动,并与稳定货币UST挂钩,后者直接与美元挂钩。2022年5月之前,单个UST的价格维持在1美元左右,从未出现过严重的断锚。这使得UST常年保持在全球稳定货币市场的前3名,在整个加密市场排名前10。

UST的机制与市面上其他稳定货币项目不同:传统发行人ICO发行另一种稳定货币时,会向账户存入1美元作为资产锚;但Terra没有锚,而是依靠算法,通过破坏代币和其他手段,人为地将UST的价值稳定在1美元左右。

这款让二级市场的传统投资者听后心不在焉的游戏,早就受到加密KOL的追捧。朱苏甚至称之为“下一个超级周期的必要部分[6]”。三箭资本也在Terra身上下了大赌注:仅媒体曝光就5.6亿美元。

Arrow Capital投资Terra带有强烈的朱苏个人色彩,即“稳定套利”。

Terra公链上有一个名为Anchor的加密货币借贷协议,因承诺19.5%的超高年收益率而迅速走红。当2022年加密货币市场由牛转熊时,它也被许多投资者视为几乎是获得稳定收益的唯一途径。

朱苏,这个我很清楚。

他立刻打着三箭资本的招牌到处借钱。只要其他机构的贷款利息低于19.5%,朱肃就把借来的钱全部兑换成UST代币,存入“加密银行”的锚里。做完这道海淀区学前班水平的数学题,朱苏和三建资本就可以躺着直接收割差价了。

钱多的朱苏万万没想到,主播留下一堆骚操作,直接让自己破产了。三箭还没做成赚差价的中间商,就先拿到了红码。

就像朱苏一样,嗅到套利机会的高利贷者也不会傻乎乎地向主播借钱。每个人都去市场比较价格,寻找更低的贷款利息。主播,本以为可以通过高收益吸储放款,却被自己较高的贷款利率卡住了脖子,贷款利率常年不到30%。

即使在WEB3的世界里,银行的商业模式终究还是赚取息差的。

主播不能光靠流血来提供高收益,也不能贷到足够多的款,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非常“WEB3”的解决方案:——,有事的时候,不能决定先发钱。任何向主播借钱的用户都将获得新的“礼物”令牌ANC。

此举的妙处在于,它直接吸引了很多对存款不感兴趣,但对投机ANC代币感兴趣的人。——我跟你借钱只是为了ANC,19.5%的存款收益还不如“赠与”炒的快。

这个“还珠格格”的当代故事把一切都维系在箱子价格会上涨的信念上。

所有人都想凭空赚钱:借款人赌ANC代币会暴涨,主播赌贷款额会暴涨,朱苏赌主播能稳定付利息,其他借款人赌三箭资本能赚更多钱。

可惜ANC代币一直不是生命线,主播一直在亏损。脆弱的生态只需要第一个人撤退,繁荣就结束了。

近三个月ANC代币价格走势,数据来源:币安

5月份,个人“大储户”开始套现。嗅到危机的投资者也纷纷撤资抛售。在极度恐慌的影响下,稳定的货币UST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抛锚,开始暴跌。至于与UST挂钩的LUNA,价格从100美元跌至接近零。

Terra算法下的UST令牌看似稳定,实际上并不完全稳定。在过去,UST代币可以保持锚定数年,最大的贡献是牛市给投资者带来的信心。然而,有了赛博理念支撑的信心,2022年,当比特币“被母体否定”的时候,UST代币没有理由成为例外。

露娜坠机后,国外各大加密论坛都设立了免费的心理咨询电话。“如果你有自杀的冲动,请拨打热线”。对于朱苏和三箭资本来说,情况变得有点尴尬:之前借了5.6亿美元投资的Terra assets,现在只值670美元,一夜之间亏了六位数。

那一刻,我在想,朱苏是不是怀念他在传统金融领域掌控雷电的日子。

历史的重演

网络名人朱苏的最后一条推特停留在6月15日:“我们正在与有关方面沟通,全力解决这个问题。”之后就杳无音信。

这让借钱给三箭资本的WEB3公司欲哭无泪。

6月中旬,加密货币借贷平台Celsius宣布暂停提现,资金池出现问题;7月8日,向三箭资本出借约6.66亿美元加密资产的航海家数字公司也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批机构,包括FTX、BitMEX、币安等。有三箭资本的坏账,所以他们只需要去办公室门口拉横幅就行了。由此引发的极度恐慌,导致大量不相关的“密码银行”冲出去“否认三通”,以撇清关系,安抚用户。

世界上最大的两家交易所的创始人甚至为此争吵过。

即使大部分企业对三箭资本的抵押物进行了清算,危机仍未解除。

BitMEX交易所创始人在一篇公开文章中提到,大量“加密银行”急于扩张,同时对三建资本庞大的资产池充满信心,于是放开了贷款的抵押:不仅三建资本

最后,当一颗致命的子弹射入炸药桶,余波随着导火索点燃了一个又一个雷管,一场盛大的“闭关烟火秀”就此上演。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三箭资本也不想成为老赖。

除了Terra“借鸡生蛋”的投资,三建资本的其余投资主要在比特币和以太坊。过去,三建资本使用比特币购买了GBTC,这是一只由灰度信托公司推出的“类ETF基金”。根据相关媒体披露的信息,2020年,三建资本获得了两位数的资产增长。

不幸的是,由于比特币EFT的竞争,GBTC在2021年开始被减半。三建资本没有直接出售,而是一直在等待唯一的转机可能:灰度信托打算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申请将GBTC转换为正式的ETF。如果获批,大幅增加的流动性甚至会让价格有机会超越前期高点。

“等党”朱苏错过了最佳止损时机。

只是人喝凉水运气不好,牙齿都塞住了。6月底,SEC否决了这一提议,气得灰度信托直接把对方告上了3354法庭,这意味着三箭资本至少要再等一年的诉讼期。看到讨债人找上门来,朱肃决定卖掉手中的另一大资产————,直接挂钩以太坊。

结果,同样的剧本再次上演:大规模抛售引发的恐慌将stETH拉下了台。

三箭之都就像陷入了沼泽。你越努力挣扎,你就会发现它沉得越快。

7月,有人发现朱苏准备出售新加坡一栋价值3500万美元的豪宅。当所有人都以为三箭资本准备还债的时候,负责破产案的代理律师发现两位创始人联系不上了,他们涉嫌逃离新加坡。现在,那些以为自己在等待期限结束的债权人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故事一路发展到这里,会发现WEB3世界的第一次大崩溃其实并不是“WEB3”,而更像是历史上又一次重复的押韵。

乐章结尾部

2008年次贷危机末期,一个叫中本聪的神秘人发表了一份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白皮书,亲自挖掘出了世界上第一种加密货币。

这项跨时代的发明深深感动了全世界一大批理想主义者。在他们看来,目前灾难性的次贷危机,根源在于自私的中央集权机构及其数不清的罪行。而去中心化的货币将从根源上解决次贷危机,带来全新的经济秩序。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曾经大谈去中心化的理想主义者也像成年人一样梳着头发,披上巴塔哥尼亚,张口就是“比特币涨到几波了?”

这个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勇者”,还没来得及打败魔王,就已经变成了新的龙族。

参考数据

[1]密码学中的北斗星:浅析a16z、红杉资本和三箭资本、鸵鸟区块链的布局

[2]彭博社报道,声称上一个加密冬天结束的基金经理仍然看涨

[3]另一家大型加密公司Intelligencer刚刚倒闭

[4]第三名,阿瑟海斯

【5】寻找DeFi潮人:苏竹告诉你优秀的密码交易者是如何炼成的,Winkrypto。

[6] Crypto对冲基金的首席执行官朱苏概述了为什么“很难过于看跌”,他说这三种替代货币正在显示实力

[7] UST信仰崩溃了?深度解读主播借贷机制,欧科链讯

【8】币圈“雷曼危机”恶化!巨头三箭资本是怎么破产的?华尔街看到的。

【9】成败在套利。灰度GBTC如何“坑”三箭资本、BlockFi等不义机构?深潮汐技术流

[10]加密如何成为新的次贷,保罗克鲁格曼

编辑:张婕妤

视觉设计:稀疏而清晰

制图:陈彬

编辑:张婕妤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lunc/6152.html

作者: 我是创始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