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Terra(LUNC) 跆拳道的一生:名声 名声和罪恶

跆拳道的一生:名声 名声和罪恶

广告位

Do Kwon 的人生:名利与罪恶

作者|出品Bran |跑金融

在道权的推特主页上,他的头像是这样一个形象:一个类似托尼斯塔克笔下钢铁侠的动漫卡通人物,戴着镶嵌着六颗能量宝石的灭霸手套,脸上戴着类似机械战警的面具。背后是黑色夜空中黄色火焰上升起的突出的露娜图标。

道权就像是试图通过这个化身告诉人们,他是一个个人能力极强的超级英雄,代表着正义,试图在漆黑的夜界像月亮一样把光明照耀在广袤的大地上,带领世界走向黎明。

然而,当月亮到达天顶时,它突然死去了。露娜(Luna)不再代表月亮女神,而成为了疯子(狂人)的代名词。曾经被万人敬仰,有机会成为超级英雄的道权,如今已经逃到了世界各地。

此时的道权要面对新加坡5700万美元的集体诉讼,还要应对祖国检察机关的无限问责和追捕。

虽然他一如既往地保持高调,但他声称自己仍然致力于加密项目的建设,并向外界宣布将召开会议回应各种质疑。届时,他将欢迎全球警察和政府官员的参与。但他的“最后一战”,不管结局的真相如何,对Terra项目本身和损失惨重的投资者来说,都是真实的、不可挽回的。

如果上天再给权道一次机会,他或许会傲慢而犀利,不再为了飞得更高更远而无视机甲的燃料能量,不再把质疑和批判自己的人称为“可怜人”和“蟑螂”。

开始:青年才俊

道权没有透露太多关于他早年的个人生活和教育。但从他的教育史和一些生活细节可以看出,道权很可能家境殷实,是个天才学生。你不仅成绩优秀,语言方面也很有天赋,学习之外的电子竞技也很棒。

道权高中毕业于位于韩国首尔的私立预备学校大元外国语学院。首尔作为韩国的首都和最大城市,在2014年被评为全球第四大都市经济体。不管道权是否住在首尔,他都能在这个城市听到世界上最新的信息动态。

韩语和英语是大源外国语高中的必修课。在这所高中,学生还需要从汉语、法语、日语、西班牙语或德语中选择一种主要语言作为自己的主要语言,为期三年。

2011年以前,这所高中以英语听力考试为核心,根据其他科目成绩或课外成绩招生。

给定道权出生的时间线(1991年),我们可以知道他有着出色的英语水平和其他科目以及课外知识。

在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年,道权通过学校举办的全球领导力项目(Global Leadership Program,GLP)成功考入美国斯坦福大学,开始了系统的计算机专业学习生涯。

跆拳道未来成功最不可分割的因素就是他在这里度过的大学时光。

斯坦福大学享有世界声誉。截至2021年4月,拥有85位诺贝尔奖得主、29位图灵奖得主、8位菲尔兹奖得主。最著名的是硅谷,这里诞生的科技中心和人才高地。

早期,硅谷是斯坦福大学校区内的科技产业园。通过不断发展壮大,孕育了一大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知名IT企业。惠普、谷歌和雅虎都是由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和教授创办的,其他公司如脸书、英特尔、苹果、思科和甲骨文也在这里设有办事处。

受科研前辈和科技创业公司氛围的影响,道权心中充满了创业计划和梦想,他试图通过科技改变世界。

2015年6月,道权正式大学毕业。学习成绩优异,先后在苹果和微软做了三个月的工程师。此时的他,距离24岁还有三个月,大概是年轻人天生的骄傲吧。道权并不满足于听命于老板,成为led公司的一员。

权道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毕业后,他失望地发现自己的雇主微软缺乏“进步”。在他团队的40名工程师中,只有4名“真正在工作”。

于是,2015年9月,道权在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月,做了一个决定。放弃名企高薪职位,回国创业,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

创业:用刀进行小试牛刀

没有像这个年纪的普通年轻人一样的犹豫和迷茫。权所拥有的是无聊和焦虑。

回国后,道权终于决定做一件值得他努力的事,自己去创造。

于是Anyfi诞生了。

Anyfi是一家提供移动宽带、电信、Wi-Fi和其他服务的公司。总部位于韩国京畿道,成立于2015年,拥有41项专利。

2015年是4G通信网络普及和增长的一年。在这样一个信息时代的浪潮中,道权有一个崇高的创业理想,那就是创造一个“自由互联的世界”。

道权希望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免费接入互联网和电信网络,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状网络”实现免费互联的目标。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利用群体之间的力量,开启一个点对点的服务。

所以道权开发的Anyfi软件可以帮助用户将自己的带宽中继给那些无法接入的人,扩大信号范围。这种想法现在很普遍,任何手机都可以开热点,但在当时是开创性的。

由Do Kwon创立的Anyfi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从韩国政府、天使基金会和早期客户那里获得了100万美元。这包括韩国最受欢迎的主题公园——爱宝乐园的支持,每年有近600万游客前往。

为了让Anyfi更加成功,道权开始接触区块链科技。也是因为这家创业公司应用的很多概念都与新兴的加密货币行业有关,他也逐渐渗透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世界。

就在那时,道权的兴趣和注意力转移了。他开始寻找合作伙伴共同探索这个新领域,并逐渐了解到这个行业未来的潜力和目前的诸多重大弊端。

于是,道权真的掉进了“加密兔子洞”,开始写白皮书,阐述对加密行业的一些想法。

受比特币的去中心化和点对点网络特性的影响,Do Kwon发现,似乎可以在比特币等现有加密货币项目的基础上构建一个应用程序,并使用它来创建一个作为真实货币运行的项目。

在这个项目系统中,可以轻松持有稳定的货币,并将其用作在线和离线支付方式。难道没有可能创造出理想的“点对点版数字现金”吗?

Terra的诞生:游戏和商业伙伴

1.占星学

星际争霸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竞技赛事。1998年由暴雪出品,登陆韩国市场。后来成为韩国电竞十几年的标志,影响了全球电竞产业的发展。

2005-2007年达到顶峰。不仅顶级球员被韩国总统邀请前往青瓦台商讨星际待遇,联赛总奖金高达50亿韩元,在韩国被正式认定为体育赛事。

那时候道权十五六岁,和其他少年一样,对星际争霸产生了兴趣。不同的是,道权可以在这种高难度的比赛中驰骋,同时兼顾自己优异的学习成绩。

后来,即使是在道权成年,事业有成之后,他还是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个游戏中寻求快乐和放松。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星际争霸给了道权一些建造Terra的灵感,但也影响了他对世界的认知。

在星际争霸中,主要有三个种族:地球人后裔人族,快速进化的生物群体虫族,拥有高度文明和精神力量的古老种族神族。从哲学上讲,这种种族设定体现了三种道德品质,即“人性”、“兽性”和“神性”。

人族是来自地球的流浪者,有前两个种族的优势,很难控制游戏。为了生存,人族卷入了虫族和神族的战争,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群体的智慧。

Terra,一个稳定的货币项目,是星际争霸中人族的起源,他的区块链项目中的大部分术语也来自这个游戏。

而道权却似乎把自己当成了“人族”的领袖,带领人族扩张领土,抵抗其他民族的入侵。

丹尼尔申

丹尼尔申在遇到道权之前就已经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和创业者了。

丹尼尔申(Daniel Shin)2004年毕业于托马斯杰斐逊科技高中,获得美国沃顿商学院科学与经济学双学士学位。后来,他分别在摩根大通和麦肯锡公司担任商业分析师,并自己创办了和柴公司。

单从这份简历来看,申东赫是一个不亚于权道的杰出青年。而两人的共同努力,也确实在后来的时间线中创造了一个估值超过40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

申在2010年创立了票怪(TMON),公司仅在一年内就实现了2.88亿美元的年收入。六个月后,申把TMON卖给了一家美国公司。

随后几年,Shin致力于为韩国和东南亚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咨询和孵化服务。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信认识了正在探索苦功的道权。

申2008年毕业于申大学,2015年毕业于跆拳道。时间和年龄上的代沟没有把他们分开,但他们有共同的兴趣,建立了良好的伙伴关系。

Shin本人对加密货币行业接触不多,但他认为Do Kwon的工作是有价值的。有了之前创办TMON的经历,他可以很快了解在线支付在商业金融领域的缺陷以及其存在的各种问题。并意识到过去依靠第三方理财中心进行资金活动过于陈旧,效率低下。如果开发出一个设计良好的去中心化基金在线零售服务平台,那将是一个颠覆性的行为。

于是,信将道权的分散高效货币体系理论商业化,并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各种资源迅速商业化。

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道权总是对媒体说,信是“一个更实际、更数字化的表演者”,而他自己则是“一个非常理论化、抽象的人”。

在聚集了创始团队和其他早期贡献者之后,Do Kwon和Shin开始更具体地研究他们的解决方案,并最终将其命名为“Terra”。

辉煌与警示:螺旋提升的生命历程

这是道权人生中最得意的三年,也是他个人名气、资产、自信心膨胀最多的三年。只是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命运给的礼物,已经偷偷中标了。上帝已经给了警告,但是道权已经把自己比作神了。

1.冉冉升起的“新月”

有英雄的剑能产生更大的力量。

Terra在诞生之初只能算是一个初期的优质项目,但随着Daniel Shin加盟后的大力运作,团队迅速吸引了大量的资金注入。

在2018年那个夏天结束时,Terra从知名加密货币交易所筹集了总计3200万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Coin Security、OKEx和Firecoin,而其他支持者包括TechCrunch、Polychain Capital和Hashed的创始人迈克尔阿灵顿。

在首轮融资公告中,Shin向大家传达了这样一个声音:在区块链上搭建一个可以在中国与支付宝抗衡的平台。

消息一出,15家电商陆续与Terra签订合作项目。其中包括Woowa Brothers,Pomelo和Tiki。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首批客户的年经营额为250亿美元,这意味着Terra将从他们的商业利润中获利。

Terra的成功还依赖于Terraform Labs对项目生态系统的整体构建和控制,如建立Terra和等稳定的货币集团和支付系统Chai。

此外,这一实体还在继续筹集资金,2021年上半年,它从银河数码和其他公司总共筹集了2500万美元作为推动力。

自此,Terra开始了漫长的建设成长之路,而Do Kwon本人也经常及时在Medium上更新项目进展和社区更新,并不时与社区家庭互动,听取意见。

最后,随着2021年加密市场狂怒牛市的开启,Terra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在去年的第二波行情中,成功成为来自公链赛道的最大黑马。

2021年12月24日,Terra的原生代币LUNA首次突破100美元,今年4月达到119.55美元的峰值。

根据加密资产数据公司CryptoRank的统计,当时Terra是2021年增长最快的区块链,总锁量约为179亿美元,年增长率为35700%。

Terra public chain的总仓锁量排名行业第二,仅次于以太坊的1540亿美元,并在年底超过了Solana(115亿美元)、Avalanche(120亿美元)和BSC(167亿美元)。

泰拉最初的借贷利率协议Anchor一度冲进前十,但增长的核心因素是高达20%的利率。

Terra的成功给跆拳道带来了耀眼的名声和财富。

2019年,道权(28岁)入选福布斯榜单30位30岁以下精英代表。当时,跆拳道的名字在全世界都很出名。山姆班克曼-弗里德(28岁),FTX的创始人,在第二年就入选了。

同时,随着Terra市值的不断攀升,也给Do Kwon本人带来了无数的财富。当LUNA达到100美元时,一些分析师指出,Do Kwon可能已经成为身价超过10亿美元的百万富翁。

对此,道权表示这可能是真的,并声称自己“从未真正算过”。

2.排练的危机

每次坠机后,UST都变得更加强大,这给了跆拳道更多的信心和勇气,但也增加了他盲目的乐观。

从2021年5月底开始,加密市场呈瀑布式下跌。当月19日,比特币下跌30%,整体市场的情绪开始下跌。

露娜也不例外。价格降至4.10美元,比前一周的交易价格下降了75%。

看到这种情况,投资者开始对Luna失去信心,减少了对UST的需求。这直接导致UST的价格跌破其挂钩的1美元,并促使越来越多的持有者将其UST改为卢纳。

但持有人的挤兑行为会导致月神超支,货币膨胀,进而导致代币价格下跌,加剧恶性循环。许多人担心全面崩溃会引发“死亡螺旋”。

然而,Terra生态系统顶住了压力,依靠之前的资本储备生存了下来。

然而,对于那些造成死亡螺旋恐惧的人,道权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

除此之外,Terra的成长和抗压的成功也让道权心潮澎湃。

Do Kwon对自己设计的算法非常自豪。他自信地表示,该算法可以让加密货币保持“令人难以置信的稳定”,Luna将是“加密货币时代最大的去中心化货币”。

“现在,向国王鞠躬。”道权在推特上写道。

许多加密专业人士在看到跆拳道的巨大野心后,对其提出了警告。还有人质疑Terra的算法稳定货币模型。

对于这些声音,道权不仅完全不听,反而嘲讽道:“你们都是穷人,不懂技术!”

他把那些质疑自己的人称为“可怜的家伙”和“蟑螂”。如果对方是同行,他说他们居心不良。“XX币是屎”。

撞车:月食之夜

BTC价格的波动深受美联储政策的影响。随着利率的不断提高和手表的收缩,BTC货币的价格继续下跌,并进入负下降模式。

在此期间,货币圈索罗斯着眼于美联储加息导致货币圈暴跌的绝佳时机,将目标对准了肥肉Terra。

今年5月8日,Terra动用1.5亿美元ust调节流动性,但10分钟后,一个新地址突然卖出8400万美元UST,随即引发抛售潮和恐慌。同一天,UST价格仍然停留在95美分,这进一步刺激了抛售潮。

由于比特币价格的持续下跌,Terra的资金储备缩水,道权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回购UST。就像时间在2021年5月重演一样,一个死亡螺旋出现了,投资者在上面奔跑。

此后,整个局势迅速失控,UST加速与美元脱钩。9日全面崩盘,48小时贬值99%。

5月17日,月神币价格几乎为零,估值40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一夜之间崩塌。

三个月后,道权出现在媒体面前,向大众吐露心声:曾经,他认为自己很成功。在UST崩溃的那个晚上,他试图筹集20亿美元。没想到消息走漏,空头们赶紧挤。“我想下大赌注,但我输了”.

“一连几天都是通宵。我不记得了。我只是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所以即使是现在,如果你问我白天和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因为我几乎没有睡觉。你知道,一切都是黑暗的。”道权沮丧地对面试官这样说。

关于Terra崩盘前后的详细分析,跑分财经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发表了文章《UST脱锚带崩Luna,UST进入死亡螺旋,稳定币为何不稳定?》,对整个事件做了详细的分析和解读。

回过头来看,Terra的崩溃并非注定死亡,失败更多的是因为道权本人在事发前后不如常人。

傲慢:很明显,当问题已经在第一时间出现时,团队只需要提出一个建议,解耦ust就可以避免后续情况恶化。但是道权认为生态大,增发luna就能解决,结果是无限量发行.所以,在LUNA跌了100%之后,还能再跌几个100%,掉进了货币价格的无底深洞。

恐惧:关键时刻,需要提案和声音的时候,团队退缩,等到最后才出声。但首先要说的不是解决方案,而是解释Terra是道做的一个项目,但这个项目在生态内部已经发展成了一个极其强大的商业应用。很明显,这是抛开责任,把责任推到社区身上。理由是Terra是社区自治的项目,是社区引起的,与项目创始团队无关。

逃避:想换个新发型,用一个泡沫掩盖另一个危机,而这个时候,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错的地点.

后续,有媒体援引加密行业分析师的话报道。文章中提到,分析人员发现了一个装有1969万枚LUNA 2代币的钱包,判断该地址为道权所有,否则与他关系密切。同时,他们还指出,道权仅仅通过质押收益就可以每月获得310万美元。

审判:犯罪,逃跑

“我认为UST事件不涉及道德问题,尤其是在一个需要很多技术背景才能理解的行业。但在大家都极度痛苦愤怒的情况下,很难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你是在问我矮吗?我这辈子都没做空过加密货币,更别说卢娜和UST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个人利益,那可能是最愚蠢的方式。为什么要赌上5年的整个名声,给女儿取名露娜,然后短时间内成为全网最讨厌的人?”

在Terra崩盘后,道权一直向外界宣称自己的清白,否认自己做空Terra是事件的受益者,并表示Terra不是庞氏骗局。

但就在Terra倒下前一周,Do Kwon在YouTube加密货币频道宣称“95%的加密货币都会消亡,但看到公司消亡也是一种娱乐。”

此外,在露娜和UST崩溃之前,他在推特上对100万粉丝说:“我喜欢混乱。”

不管道权本人是整个事件的策划者还是参与者,Terra倒闭的事实给很多投资人和密码圈带来了极其严重的打击。

崩溃后,受影响最大的是韩国人,柴的日活用户至少有50万。然而,他们存放的资产因为UST和BTC而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这与他们自己无关,这无异于一场人祸。

一位匿名人士在韩国区块链社区Bitman上写道:“我在短短两天内失去了所有的积蓄。我反复亏本卖出露娜,也试图多买减少损失,结果都是亏钱。我辛辛苦苦挣来的一亿韩元没了。现在我不想吃也不想睡。我讨厌自己。”

国外媒体也纷纷报道,一名患有恶性肿瘤的男子获得了5万美元的保险金进行治疗,却在Terra失去了一切;一名男子在他200万美元的LUNA投资降至仅1000美元后自杀;许多投资者家里都有年幼的孩子。

此外,Terra事件还引发了加密市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多家加密机构相继破产。同时,这一雷曼时刻也引来了政府机构更加严厉的监管政策。

更有甚者,一些韩国投资者选择去道权的家里询问他们的意见,并在网上直播。

对此,道权表示:有人闯入了我的公寓楼——,甚至还有很多这样的情况。他们中有几个是记者,有几个是普通人。我和家人的人身安全和隐私都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威胁。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道权选择了逃亡国外。

根据道权的所作所为,韩国检方认为道权有逃跑的间接证据。于是首尔南区检察院申请了逮捕令,然后要求韩国外交部注销了道权和其他五人的护照,还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道权发出红色通缉令。

但道权表示,韩国检方指控他涉嫌违反《资本市场法》是非法的,完全是出于“政治动机”。

此外,道权还发推称,“我不是‘在逃’。我们全力配合任何对沟通感兴趣的政府机构,没有任何隐瞒。我们在多个司法管辖区为自己辩护。我们坚持非常高的诚信标准,并期待在未来几个月澄清真相。”

然而,道权从未透露他的具体位置。

关于道权的最新报道显示,他已经离开了Terra自5月初崩溃以来一直呆的新加坡,而是经由迪拜飞往未知地区。

这些和他的人生一样,曾经停留在最富裕的地区,但都只是过客。名利场下,心向天堂下地狱。

如今,跆拳道已经三十多岁了。当他回过头来,看到那个曾经追逐自己求学、电竞、创业梦想的年轻人,他不知道自己有些像以前了。

更多信息请关注:FinaceRun2018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lunc/5156.html

作者: 区块链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