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比特币现金(BCH) 币价暴涨 51%攻击 比特币现金(BCH)减产路上的“毁”与“誉”

币价暴涨 51%攻击 比特币现金(BCH)减产路上的“毁”与“誉”

广告位

币价暴涨、51%攻击,比特币现金(BCH)减产路上的“毁”与“誉”

根据Coin360的最新数据,自2020年元旦以来,加密货币的总市值从最低的1768亿美元增长到最近的最高3077亿美元,增长了74%。流行的货币如BCH等,BSV等。增加了150%以上。货币市场一个多月的兴奋,一扫2019年下半年“负增长”带来的阴霾。

物价飞涨,矿工捐款计划,51%的质疑,BCH无疑是这场资本盛宴的焦点。

聚光灯下,BCH的“彻底毁灭”和“名声”接踵而至,包括BCH吹响此轮减产号角的名声,BCH放权出色的名声,还有BCH本质上仍在嫉妒冷币,正在被攻击51%的毁灭。

一个好名声,一个完美的毁灭。《孟子离娄章句上第二十一节》孟子曰:“安有美名,求尽则亡。”既有意料之外的赞美,也有要求完美的诋毁。

那么,“大陆货币”、“站在分叉的BTC上的“王子”和市值74亿美元的比特币现金的价值核心是什么呢?BCH的稳定发展是资本的追求还是共识的力量?

1.BCH减产前的“交易”是根据BCH代码设定的。当区块高度达到63万时,开采奖励由目前的12.5BCH/区块变为6.25BCH/区块,BCH年通货膨胀率由目前的3.97%变为1.80%。

1bch.com最新数据显示,预计BCH将于4月8日减产,倒计时50天。

随着减产的临近,减产带来的通胀率降低,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货币价格的上涨。

BCH价格从2020年1月初190左右的低点上涨到2020年2月中旬的490美元,不到一个月涨幅超过150%,也带动了BSV、BTC、LTC、ETH等主流货币价格上涨。BCH被称为第一个“削减产量的号角”削减产量。

价格上涨的同时,BCH网络的挖掘计算能力也有了明显的提升。

2019年以来BCH网络计算能力变化趋势

2019年以来BCH网络计算能力变化趋势

根据Bitinfocharts的实时数据,BCH的网络计算能力也从一个多月前最低的2.33Eh/s增长到了最近的5.00EH/s,在BCH价格增长150%的情况下,网络计算能力增长了114%。而同期BTC网络的计算能力并没有明显提升,近一个月一直在110Eh/s左右波动。

对于BCH来说,对于一个计算能力仅占BTC 5%的货币来说,计算能力的每一次提升,都意味着自身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将得到提升。

在SHA256网络整体计算能力提升不多的情况下,BCH价格大幅提升,可以说“拯救”了一部分矿工。

“年前我的S9矿机基本退役了。”

余乐,矿工,比特币矿工。他的S9矿机有的用了两年多,就算开了“AsicBoost”也快死了。此时,BTC、BCH和BSV的SHA256货币价格开始飙升,这挽救了他的矿山。

根据AsicBoost官网数据,使用AsicBoost技术可以降低10%-20%的功耗。[1]

“在整个SHA256网络的计算能力没有大幅提升的背景下,币价涨了不少,这是好事。”于告诉OKEx情报局,“分析是由于国内突发疫情,导致许多矿工无法按时交货,矿机无法上架工作。”

根据OKEx情报局的观察,自农历新年以来,BTC、BCH和BSV网络的总计算能力确实保持在120Eh/s,这让那些“奄奄一息”的老矿机有了喘息的机会。

“这也是BCH减产带动市场的间接利好。”余乐说。

当然,比特币现金(BCH)作为比特币的竞争货币,也受到了质疑,BCH网络安全首当其冲。

第二,BCH减产不会导致51%的攻击。BCH减产后,奖励也会减少。BCH的网络还会安全吗?

其实早在2019年10月初,在弗兰克举办的“2019全球数字矿业峰会”上

“BCH比比特币早得多,这意味着在未来的某个时刻,BCH网络的计算能力会突然降低,但我不认为这(BCH网络)是安全的。”吴避寒说道。

吴季涵也认为51%的攻击并不是什么值得人们恐慌的事情。

吴说:“因为有一些监控网络的人(负责风控的技术人员),黑客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网络上已知的计算能力,还有未知的计算能力(很难控制整个网络),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有51%的攻击PoW,但是这些年,人们越来越不担心这个问题了。即使51%的攻击发生了。[2]

“不担心51%的攻击”是吴季涵的态度,而刘昌勇也持有同样的观点。

“这对安全也没有什么影响。有些耸人听闻的人说BCH减产会导致51%的攻击,这是有敌意的。”刘昌勇告诉OKEx情报机构。

刘昌勇(以下简称常勇老师)是知民大学创始人,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他也是BCH生态的重要支持者。在谈到BCH减产后是否会影响安全问题时,常勇老师这样说。

常老师正在为学生普及区块链知识。

“POW的货币,只要它的计算能力达到一定规模,就比较安全。随着BCH加入重组保护(10块确认),抵抗51%攻击的能力更强,更安全。”

至于为什么减产后的BCH是安全的,常勇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现在BCH的价格在3300元左右,减产后的计算能力安全将相当于1650元的价格。2018年11月,BCH价格在600左右的时候,面对CSW队真实的51%计算攻击威胁都没有问题,何况现在。此外,2018年11月,BCH为应对CSW的攻击威胁,加入了重组保护机制。交易所只需要设置10个确认就可以避免被攻击51%。因此,它比BTC和BSV更安全。”

“总的来说,减产影响不大,不用担心对安全的影响。”常老师说。

BCH减产对BCH网矿工有什么影响?

“BCH减产对矿工收入的影响也是有限的。由于BCH在整个SHA256算法币中占比很小,BCH减产对矿工收入的影响也很小,大约相当于BTC价格下跌2%的影响。”

“真正影响市场的是BTC减产,可能导致短期矿难。”跟常老师讲OKEx情报局。

2020年的三大巨头BTC、BCH和BSV有什么不同?

三、路线之争——不可调和的矛盾说到2020年减产三巨头的区别,BTC、BCH、BSV的“路线之争”是最大的区别。“BCH的方向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32M区块路线)我认为是最有可能实现中本聪初衷的主流货币。”常老师说。

至于BSV回归0.1版本,常勇认为其竞争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一个是赌场老板CA的资金支持。在熊市中,这些外部资金是非常稀缺和有效的

二是有组织的专业运营。而CA Jimmy有着丰富的财经、政治、舆论运营经验,对BSV有着系统的操作;\”

三是利用CSW树立回归经典的旗帜。在不成熟的加密货币社区里,俘获了一批仰慕中本聪、不满现状、渴望成功的人。\”

但是要获得这些优势,我们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

“BSV的这些优势看似强大,但却是以高度集权为代价的。这在公司管理上是优势,但在以去中心化为己任的加密货币上是极大的劣势。而如果要做中央集权的加密货币,BSV根本无法和法币的加密货币竞争。”

当被问及年前BSV的凶猛崛起,市值一度超越BCH时,常勇老师说:“BCH可以坚持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方向,它不需要在意BSV做了什么,花了多少钱。”

那么,BCH和BTC有什么不同呢?

“BCH主要坚持做自由世界货币的方向,而BTC则转向做有储值的数字黄金。”常老师说。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BTC和BCH也选择了两条不同的路线。

BCH开发团队的一员

“BCH的发展从一开始就比BTC更加分散。原因是BCH最初是因为反对Core主导比特币而诞生的。许多团队试图摆脱Core的控制,为BTC开发扩展版。虽然都失败了,但是当扩张失败,BCH出生的时候,这些团队大部分都进入了BCH的发展。所以一直有很多团队参与BCH的开发,不同时期大致在5到8个之间。”

即使是最早开发了8M BCH版本的比特币ABC团队,其影响力也远不及Core在BTC的影响力。在社区影响力方面,它受到其他开发团队、大企业和重要人物(如罗杰和吴)的制衡。因此,BCH的分权程度远远高于BTC。\”

在常勇看来,今年减产的明星BCH正在沿着中本聪理解加密货币的方向前进。

任何新事物在确定之前都会面临喜忧参半的局面,BCH也不例外,尤其是在BCH产量即将减少,社会各界热议的时候。

第四,在减产的道路上,“毁”和“誉”都让BCH更强大。“BCH的本质是避免冷币和大陆币”,这种认知几乎成了币圈的小范围共识。那么,BCH会接管吗?

“BCH是冷币、矿霸币,甚至是中国币的误解,源于扩张之争。扩张的反对者,主要是核心的拥护者,通过制造这种误解来攻击BCH,这种误解一直持续到今天。在2018年的计算力大战中,CSW的支持者也以此攻击BCH,而不顾其高度集权。”告诉老师OKEx智能。

如果说对名字的攻击无非是“不痛不痒”,那么一个多月前发生的“未知计算力”事件可能就是“伤筋动骨”了。

2019年12月,BCH网络出现大量未知计算力量,几乎超过51%。因此,网上有声音认为BCH将面临“51%攻击”。

目前未知算力占比23.5%,2019年12月底,这一数字超过51%。

常老师给出了自己对事件的观察。

“BCH社区关注这一事件已有一段时间,至少有很大一部分未知计算能力被证明来自硬币印刷。他们确实开放了在BTC和BCH之间切换计算能力的功能,也就是俗称的‘机关枪池’。机炮池存在的主要原因是BTC和BCH的难度调整跟不上相对价格的变化,所以转采会有一定的利润空间。是市场经济规律,所以“机关枪池”本身不需要谴责。”

为了解决机枪库问题,BCH早在2017年11月就修改了难度算法,将难度调整周期从2周改为10分钟(即每件调整,称为DAA),让难度调整更快跟上计算能力的波动,从而保证自身的生存。BSV幸存于DAA,尽管他们认为这是错误的。

但在常勇看来,这仍然不够。10分钟的难度调整周期还是给了机炮池机会。

“BCH的10分钟难度调整时间还是比较长的,这给了机炮池切换计算能力的盈利空间。虽然没有致命的影响,但是会导致阻断时间的波动。对此,我认为把格挡时间缩短到1分钟,可以缩短机枪池的盈利窗口,减少机枪池的伤害。但此次修改涉及底层共识,难以达成。”常老师说。

无论如何,所谓的51%攻击威胁使BCH网络进化出DDA机制,这些威胁使BCH进化出更强大的防御系统。

BCH的“毁灭”和“名声”没有结束,也不会结束。作为加密领域的投资者和观察者,你我需要做的是保证不出局。

后记:2019年上半年,比特币涨幅超过其他竞品货币。基于此,很多人认为当年不扩容是对的。比特币不应该作为支付,而应该作为价值存储和数字黄金。这种理解严重影响了

于是,常勇老师的两万字长文《比特币扩容之争始末》诞生了,时间跨度4年多,真实还原了BTC岔乃至后来BCH岔的细节。[3]

参考链接:

[1]ASIC Boost是什么技术?让地雷爆炸吧

[2]吴与首席执行官谈论矿业和工业发展。

[3]刘昌勇:比特币扩张之争的全部故事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bch/2413.html

作者: 永不出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