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Aptos(APT) Web3风险投资圈:机遇、困境、原因和泡沫

Web3风险投资圈:机遇、困境、原因和泡沫

广告位

Web3创投圈:机会、困境、理性、泡沫

来源@视觉中国

文|陀螺研究所,作者|尹宁

2022年即将结束,但紧跟潮流的投资圈却深感迷茫。疫情下的新消费陷入沉寂,火热了近两年的生物医药行业在二级市场迎来了冷静期,TMT投资者纷纷转向新的标的。种种迹象不难看出,追求可能性的创投圈,已经没有触手可及的新故事了。

蛰伏的Web3给这个行业带来了新的亮色。就目前的情况来看,VC涌入Web3的趋势甚至可以用疯狂来形容。除了本土加密风险投资公司a16z和Paradigm,红杉资本、高盛、IDG、高轩和经纬也在争夺一席之地。仅2022年上半年,与Web3相关的新投资基金就有107只,总金额达399亿美元。

可以看出,投资机构似乎在围剿Web3。

Web3叙事:投资圈没有新瓶装旧酒的投资圈新故事。融资难、门槛高、二八效应、破发、内卷等关键词正在成为创投圈的主旋律。

今年以来,受疫情、地缘政治和宏观环境影响,创投圈业绩持续下滑,融资难已成为行业共识。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集基金2701只,同比下降7.2%;披露金额为人民币7,724.55亿元,同比下降10.3%。单只基金平均募集规模为2.92亿元,同比微降1.5%。然而,向外币基金的延伸也令人担忧。2022年上半年,共有30只外币基金完成新一轮募资,已披露募资金额合计约467.09亿元。外币基金新募集金额和金额同比下降约65.0%,仅10只基金在2022年二季度完成募集。

从投资领域来看,硬科技、高端制造、医药领域将是2022年的领涨赛道,但热点领域估值上升,导致PE/VC平均投资金额有限,头部机构马太效应明显。2022年上半年,共有1645家投资人参与了半导体芯片、生物医药、高端制造等热点领域的融资,其中Top250有229家机构参与,14%的头部机构在热点领域做出了30%及以上的举动。

但是,头部组织并不是完全独立的。以今年一度引爆创投圈的高轩为例。2020年和2021年,高轩投资项目214个,平均每年投资110个。然而,在2022年上半年,只有25个高轩投资项目,大幅下降了近四分之三。与此同时,红杉资本也相继抛售美团和拼多多,令投资界悲观的市场情绪再度失速。

从宏观环境来看,政治冲突不断,通胀高企,投资情绪低迷。从投资轨迹来看,硬技术成本高,热点领域增长有限,移动互联网已经达到顶峰。可见,2022年,绝大多数创投机构的日子都不好过。在合理的成本控制下,如何找到新的投资方向,成为创投行业破局的关键。

而Web3,此时也引起了机构的注意。

类似于今年爆发的元宇宙,Web3其实也有十几年的历史,对创投圈来说也不是完全陌生。比如和区块链改善生产关系的细分领域为3354的Fintech track,已经经历了几年的迭代,但这个名词今年变得特别热。

与Web1.0、Web2.0等现实概念不同,Web3是一个典型的概念介词。虽然Web3的概念各不相同,甚至很难解释Web3是什么,但围绕生产关系、表现形式、技术手段等都有解读。但在市场上,Web3作为互联网下一个赛道的共识已经初步形成

不管Web3是什么,它确实给了世界一个全新的故事,而凭借其巨大的规模,风险投资机构自然对此感到兴奋。更何况以代币募集发行为主的Web3项目,投资少,回报快,高回报的叠加也让沉寂已久的创投行业兴奋不已。

近两年风投积极进入Web3领域,新兴机构和传统巨头涌入。截至2022年7月,全球80多个国家有近900只加密货币基金。根据Crypto Fund Research的数据,全球加密货币基金的总规模为692亿美元,并且仍在快速发展。仅2022年上半年,与Web3相关的新投资基金就有107只,总金额达399亿美元。

以著名福音派投资机构a16z为例。截至目前,a16z已经发布了四只加密基金,总额约为7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0亿元。今年5月,第四个加密基金以45亿美元的总额创下了同类基金的新纪录。A16z在Web3和加密领域投资了108家公司和项目,涵盖Layer1、链游、DeFi、DAO等多个热门领域。比特币基地、dYdX、OpenSea、宇迦实验室等知名的Web3项目背后都有他们的身影。

下半年以来,尽管Terra的连锁事件导致市场信心低迷,但Web3领域的共识依然坚定。根据陀螺研究所的数据,到2022年9月底,Web领域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27.75亿美元,2021年仅为5亿美元。

虽然数据呈现积极趋势,但在实际投资中,传统机构难免水土不服。

传统的风险投资摸着石头过河。

就传统风险投资而言,Web3和Web2有着明显的区别,体现在投资形式、周期时长甚至底层逻辑等多个方面。

从投资形式来看,与硅谷一脉相承的股权投资遭遇滑铁卢。在大部分Web3项目中,通过通票融资已经成为风投的主流方式,即通过购买链内可转让资产的凭证来介入项目,并将通票的权益作为投票权。与股权投资相比,证券交易所的投资不确定性更强,因为证券交易所本身有其自身的价值涨跌,但与M&A或IPO退出的漫长路径相比,它也具有明显的效率优势。一定程度上,发钱就是IPO。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采用这种方法。比如有一定估值的项目,比如opensea,都没有发通行证。但对于一些追求急功近利的创投机构来说,通行证的发放也与他们的预期高度一致。在交易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甚至有些创投机构会催促项目尽快上线。

从机构参与的角度来看,Web3与Web2也有很大不同。在传统行业,由于控制权缩水、资源可控等原因,同一项目的同一轮一般只有3到4家机构参与。但在Web3中,十几个甚至几十个风投参与的情况很常见。同时,该项目不仅寻求资金帮助,参与机构还需要提供进一步的资源增值。

底层逻辑上,Web3并没有形成固定的投资逻辑,各大机构选择标的大多是为了跟踪了解和内幕消息。在Web2领域,技术是主要因素。只要技术长期有前景,市场自然会跟进,这也符合Web2目前的发展现状。但是对于Web3来说,技术是补充,项目的成功更多的是集中在需求端。市场会通过自然迭代筛选出更有效的技术共识,但不是最先进的技术。一个直接的结果是,为了利润而冲进Web3领域的科技创业者会发现,市场需求者寥寥无几。

传统机构坚持的价值投资在Web3领域也相当捉襟见肘。Web3项目退出周期短,项目实际需求不明确,部分项目具有明显的庞氏特征,价值投资无疑是天方夜谭。在Web3的未知领域,无论是加密组织还是传统VC,大多都在跨越

说到实际投资领域,Web3作为有望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层次丰富。从技术栈来看,Web3.0栈分为五层,分别是基础网络层、协议层、扩展层、中间层、应用层和交互层。每一层都有相关的投资机会。如果粗略划分,主要是基础设施和应用。基础设施主要包括公链、跨链协议和中间件,而应用更多的是实际可以使用交互的DAPP项目。

从布局领域划分,Web3的布局和之前国内的分类差不多。分为以计算能力获取加密货币的挖矿圈、专注于Web3中区块链技术和解决方案研发的链圈、专注于加密货币金融的DeFi币圈。三者中,矿业圈因其强大的影响力成为投资机构的北极圈。链圈内的安全协议、跨链、智能合约等方向与应用密切相关,因此成为投融资的主流阵地,高流动性、高风险的Defi介于两者之间。

对于资金雄厚的知名机构,其投资范围更广,涵盖以上所有层面和领域,尤其侧重于基建。如果资金稍弱,相对偏应用,轻基础协议层。其中,也有不同地区的差异。Web3对美元基金的投资没有限制。但由于中国对加密的限制,本币基金有很多约束。除了一些工业区块链项目,即使在中国,数字收集项目也是主要的。

网络风险投资现状:自满与理性并存。即使是习惯了在风险中摸索的投资机构,也不得不承认Web3圈子不同于正常的高风险。这一年,市值一度超过400亿美元的LUNA走向了零,让很多重金押注的风险投资人损失惨重,也给Web3领域带来了深刻的教训。

从发展来看,Web3仍处于发展初期,公链基础设施性能不足、安全性不强等技术问题尚未解决。根据https://ethtps.info/,的说法,以太坊目前的tps通常在5到30之间,而支付宝的TPS甚至可以达到几十万。区块链安全是Web 3项目大规模应用的绝对门槛。根据Footprint Analytics的统计,仅2022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Web3就检测到约79起重大安全事件,各类攻击造成的损失达19.12亿美元。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市场教育远未成熟,用户认知有限,大多以投机为目的参与其中,导致项目缺乏实际需求,进一步推动了项目的投机和市场泡沫。而风投则需要在这些泡沫中选择一个来投。

“其实筛选项目是任何一个VC的痛点。Web3门槛高,迭代快,学习成本不低。目前,我们的目标判断更侧重于团队是否高效和实际。至于Pitch项目,除了下线,现在大部分项目都活跃在Twitter和discord上。”一位美元基金联合创始人评价道。

随着Web3的逐步发展,很多机构都是为了行业红利收割而成立的,但是红利收割很难实现。业内人士表示,“Web3的现状是,头部项目不缺投资,大量传统和密码项目抢着投资。更何况整个行业都不缺投资机构。新成立的机构太多,好项目少。国内一线资本投资优质项目失败,但土狗项目比比皆是。新成立的机构没有自己的投资逻辑,就是给项目方送钱。”

在这样的背景下,Web3创投自然出现了很多乱象。有些gp为了展示实力,美化组合吸引LP,不仅到处搜集人脉资源,甚至价格差也跟进一些人头项目。

近几个月来,元系公链在融资领域备受追捧。不仅是Ap

“毫无疑问,有猜测。目前没有新的热点,整个行业都在抬轿子。”一位创业资本投资总监认为,这种融资方式有打破市场规则的嫌疑。

但是,另一个加密VC反对。根据IOSG的“牛顿摆”理论,新兴科技领域的应用推广需要底层基础设施的技术支持。当基础设施发展到某个临界点时,其性能可以支撑一些早期应用萌芽,基础设施和应用有一个板块轮动的周期。在Web3领域尤其如此。任何有创新能力的公链都不应该被忽视,Meta的代言本身就有一定的影响力。”

另一方面,公共投资额往往过高。一位知情人士声称,“一般Web3项目的PR融资金额都是几百万美元,但实际上现在大部分机构的投资限额只有5万美元,投入少,要求多,Pr高。”

前段时间,风投缺乏“风”在圈内引起了热议。知名风险投资Framework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万斯斯潘塞(vance Schmidt)在推特上表示,一些风险投资机构要求退还加密项目。

尽管行业风险高,融资乱,但高额的回报和收益还是把风险投资人牢牢钉在了Web3领域。

“风险投资本身就是在风险中寻求机会,而在这个领域,可能只需要几万刀就能进入市场获得高回报。比如币安实验室早期对Axie的投资有近1500倍的收益,IOSG对AAVE的投资也增长了数千倍。除了投资机构,还有无数散户低成本变身A8、A9,没有一家机构能抵挡这种快速而疯狂的盈利。“一位Web3投资总监认为进入这个行业的关键是高收益,相应的高风险自然是要承担的。

也有更多的风险投资家看中了Web3的价值。一位在Web3浸淫了3年多的投资人说,“不否认短期炒作,但Web3远不止现在的Crypto。从长远来看,Web3也是一个很好的赛道。一方面,大型平台的数据脆弱性已经明显,未来公共数据库的形成不可避免。另一方面,除了认证经济对生产关系和定价方式的变革,Web3带来的是资产多样性和机器信用。

但是,无论是熙熙攘攘的机构,还是坚定信念的散户,都认为现在发财的机会远不如以前。“华尔街和机构纷纷入市,投资门槛不断提高,优质标的封闭性越来越强。实力较弱的机构没有优质的筹码,更何况散户只能通过代币在线参与,通过发行硬币获取暴利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一位自称Crypto老韭菜的散户说。

“但这个圈子最大的好处是,每个参与者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结论:Web3是一个闪耀着理想光芒的荆棘之旅吗?还是只是一个空洞的梦?即使在创投圈,风投们的答案也大相径庭。然而,这并不能阻止热钱的快速涌入。在资本的不断加持下,即使梦想看似有了更具体的形式,Web3也早已成型。

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量子纠缠和量子信息,证明了世界是不确定的,上帝会掷骰子。即使是爱因斯坦也会犯错,因果关系也不是必然的,结果甚至可以决定原因。在Web3领域,资本和建设者的成果能否铸就希望之火?

接下来,不眠之都将讲述一个永无止境的故事。

参考资料:

中网投资:爆发前夕,投资人眼中的Web3燃得很深:Web3.0撕裂资本圈全天候技术:失意的互联网人想尽办法敲开Web3的门国家商报:Web3,互联网“机器”的新神?经济观察报:风险投资行业洗牌的时候,融资“最难”的时刻到来了。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apt/3838.html

作者: 永不出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