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山寨币(Altcoin) 疯狂的钱圈① |画饼、假币、手机挖矿……虚拟货币 怎么能少了一个乱字?

疯狂的钱圈① |画饼、假币、手机挖矿……虚拟货币 怎么能少了一个乱字?

广告位

疯狂的币圈①|画饼、山寨币、手机挖矿……虚拟货币,怎一个乱字了得

财经记者鲁花

“币圈的本质是‘割韭菜’。一旦你进入游戏,交易者有一千种方法来收获你。”硬币圈深似海。今天,南终于明白了。

在币圈,投机者的每一步都是交易者的套路。经销商操纵币价,手机挖矿涉嫌传销.虚假繁荣被轮番炮制,暴涨暴跌早已司空见惯。

虚拟货币生态圈,怎么能弄个乱字?

币大幅下跌,庄家高兴,山寨币成为常态?“币圈暴跌,一些‘庄家’应该高兴。”在“大屠杀”最黑暗的时刻,金钱圈到处哀嚎,但资深投机者张南却表达了相反的态度。10年的炒币经验,和“死神”来回刷了好几次,也难怪币圈暴涨暴跌。

“如果你也会被货币价格的涨跌所左右,那说明你对‘虚拟货币’和‘庄家’的本质认识不够。”在张南的认知中,市面上的虚拟货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主流货币、山寨货币、传销货币。除了大众熟知的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以及以诈骗为主的传销,很大一部分市场被假币占据。“市场上大家公认的主流币不超过10种,其价值得到大众认可。一般都很笨重,很难控制,而山寨币种类很多,体积小,容易控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张南进一步举例说明了两种硬币的体积差距。“现在挖掘出来的比特币可以达到1800万。如果单个比特币的价格是6万美元,那么它的规模已经达到了一万亿美元,而假币的量在几百万到几千万之间。”张南说,这直接导致了一个结局:种类杂、体积小、容易操纵的假币成了“庄家坐庄”的好选择。

张南向记者透露,用假币“坐庄”的过程其实很简单。“先找人做一个数字代币系统,简单改个码就是假币,然后找一些客户加入进来。这个‘局’基本做好了。”

至于后期如何交易,张南表示,很多“庄家”会先为一波货币价格上涨买单,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控制价格下跌。“我们已经花了7000万买了自己的货币,筹码在我们手里。我们想涨多少就涨多少,想跌多少就跌多少。”这一涨一跌之间,那些不忍心追涨杀跌的,自然就成了“韭菜”。“不管是基金、股票还是虚拟货币,都是一回事。”

自5月19日以来,虚拟货币市场持续暴跌。coin数据显示,19日约有59万人爆仓,金额达442亿元。最大的仓单出现在霍比-BTC,金额为4.3亿元。

硬币“血流成河”,但张南的表现非常平静。“不排除有交易员利用这个国家的打压故意制造暴跌的可能。毕竟如果假币都倒了,主流币怎么可能幸免?”按照张南的逻辑,交易者真正的“猎物”是主流货币。“这是币圈的老套路。通过操纵山寨币来收割主流币,马斯克发明了dogecoin使用的这个套路。”

依托2000万用户的“画饼”圈子,手机挖矿疑似传销?“每天一点,手机能矿。拉的人越多,挖的币越多。它不花一分钱,不占用内存或流量。前三天每天可以挖3块,三天后每天可以挖5-6块。”最近沉迷于挖币的赖浩成告诉记者,在他开发的“分币交流群”里,一周内就有100多名新“矿友”加入。

据赖浩成介绍,Pi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的顶级区块链专家团队,是第一个可以在手机上获得的数字资产。目前约有200多个国家的1000万人参与,2021年将进入第三阶段(区块链主网,独立公链)。比如今天,有近2000万活着的“矿工”。用赖浩成的话说,这是0元投资发财的“财富密码”。

为了提高计算能力,增加挖硬币的数量,赖浩成让记者邀请更多的朋友加入挖硬币的行列。“每邀请一个人,你的计算能力就增加0.05,你挖到的硬币就多。”投币APP的注册页面也赫然写着:成为投稿人,建立安全圈,可以以更高的比率赚取Pi。

问题来了。真的能用手机挖矿吗?对此,区块链专家刘东告诉记者,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都把计算能力作为核心竞争力,加密货币挖掘需要消耗大量计算能力,占用大量存储。为了“挖矿”,许多区块链项目开始建造超级计算机。“很多主流币都有几百万行以上的代码,都是靠拥有超强计算能力的矿机来维持‘挖矿’。就算他们能用手机‘挖矿’,这个项目的算法底层也比较简单。”

刘东进一步否定了硬币发行的应用价值。“挖一个比特币需要大量的电力,至少是电力的成本,而币发行号称不耗电、不耗流量、不耗内存,付出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它的市场价值注定是极低的。”

在与赖浩成的对话中,当记者进一步询问何时、如何进行金钱分配交易时,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清楚”、“不知道”。也就是说,如果今天的货币发行接近2000万,还处于“画饼”阶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天‘挖矿’都是在为项目方贡献流量,项目方在后期时机成熟时可以实现流量变现。”矿主徐飞向记者分析,“目前分钱项目唯一的利润就是流量,这个流量必须变现。如何才能实现?无非就是‘硬着陆’(拿到融资后跑路)和‘软着陆’(交易韭菜)。”

徐飞说,如果货币发行将来能在主网上正常交易,它就和货币圈里的其他货币没什么区别了。“只是加了一个手机链接,稍微改了一些招数,但套路还是那些套路。”

虽然分币项目方的最终套路还没有定下来,但在不少币圈人士看来,分币“拉人头”的模式类似传销。对此,北京元嘉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梦阳表示,要判断一个项目是否属于传销,通常需要满足两个条件:获取非法利益,发展两级以上的上下级关系。“目前还不能算作传销,因为硬币的发放还没有涉及到利益关系。”

监管来了!多部门联手打击比特币币圈疯狂,热钱躁动不安。最后,加密货币迎来强监管。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提出相关机构不得开展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公告明确,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以中央对手方身份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发行代币融资和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可能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出售代币等犯罪活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后,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于5月19日宣布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全面受理虚拟货币“挖矿”企业的投诉举报。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51次会议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

对于一波又一波的监管政策,一位曾经参与数字货币R&D的业内人士表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的可能原因有很多,包括防止“热钱”资金利用比特币非法出入境,清理和规范数字货币的概念和范围,碳中和趋势下比特币挖矿的动力消耗过大。“我们确实需要时间来找出虚拟货币合理存在的原因。”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altcoin/6394.html

作者: 董方卓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