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卡尔达诺(Cardano ADA) 以太坊不怕任何威胁2.0前夕 准备搬家的公链还有希望吗?

以太坊不怕任何威胁2.0前夕 准备搬家的公链还有希望吗?

广告位

以太坊无惧任何威胁,2.0前夜,蠢蠢欲动的公链们还有希望吗

竞争对手太弱,以太坊正依靠强大的用户流量和对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共识,逐步满足所有用户对公链的幻想。还记得2017年牛市从何而来吗?当时的市场热度完全是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应用IC0带起来的,这也是区块链行业第一次出现支付以外的大规模应用。虽然后来因为政策和监管原因被封杀,但以太坊从一战后就一直稳坐区块链业界二哥的位置.

至于激烈的公链大战,都是为了取代以太坊。显然,大家都发现了以太坊在公链领域有多大的潜力,于是带着改革以太坊各种弊端的愿景开始了梦想。以太坊杀手一个接一个诞生,价值互联网和杀手DApp的影子已经慢慢浮现在很多竞争对手的脑海里,但这一切也印证了以太坊选择的道路是多么正确。

终于,被“围攻”了两年的以太坊即将迎来自己的全新版本:Beacon Chain,那些曾经看似不甘示弱的强劲竞争对手也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出了自己的“大招”。

这些以太坊杀手能打吗?我不以为然,但我真的想说,这里所有人都是垃圾。

最强的竞争对手EOS

随着DeFi(去中心化金融)的蓬勃发展,以及以太坊2.0的预期普及,公链群的C位回归以太坊。低调刚过两周年的EOS,似乎不愿意再透明一点了。毕竟没有任何动作就立马跌出了市值前十。

于是,有“脸书黑仔”之称的社交产品Voice宣布,将原定于2021年第一季度发布的正式版提前至今年7月4日。

对于这个曾经融资40亿美元的明星项目来说,语音的发布显得有些仓促,缺乏诚意。抢购是因为7月4日上线的语音版普通用户只能浏览不能使用。只有收到注册邀请并完成注册流程的用户才有权发帖和参与互动;缺乏诚意是因为语音作为被寄予厚望的EOS的关键应用,与BM(EOS创始人)曾经做过的Steemit项目过于相似,靠它翻身的概率微乎其微。

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语音能做什么。简单来说,就是用代币激励用户发布内容的社交平台。是不是有种回到一般市场经济时代的感觉?

根据Voice 2月份内测的反馈,你会发现它和BM自己创办的Steemit很像,和国内的硬币社区也很像。区别在于语音激励的FOMO性质。用户可以在发布内容后使用语音令牌进行发布。如果其他用户发帖花费比你多,那么你就可以获得一定的代币收入。语音鼓励用户消费代币将帖子放在更好的曝光位置,以获得更多奖励。本质上,他们消耗的语音代币越多,可以获得的奖励就越多。

这很可能会变成一个FOMO游戏,高级用户的收入将由后来进入游戏的用户支付。一旦没有用户持续置顶他们的帖子,下面的用户就不会获得额外的奖励。奖励降低后,用户还会继续花语音代币来曝光自己发布的内容吗?

当然,具体的产品体验如何需要等到正式版上线才能知道,但就算不谈语音产品,单看这个社交赛道就知道,几乎不可能成为杀手级应用。对于外国用户,他们有脸书、Twitter等应用,而中国有微信、QQ等。成熟的互联网圈有多少知名厂商试图打破这种垄断,但都一一放弃了。没有人真的相信Vioce能在社交领域一炮而红吧?

可悲的是,EOS把重心转移到语音项目后,EOS本身的公链该怎么办?最初,与区块链有关的人才很少。现在把重心切换到生态应用上,相当于下了一个大赌注,认为语音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时至今日,这张经典的吐槽图依然没有过时。被大家诟病的EOS的用户准入门槛、中心化程度、各方利益勾结、资源投机等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如果要靠一个应用,可以超越以太坊,以太坊不存在。

十字链国王波尔卡多

2016年,两位区块链科技大牛在一次会议上相遇,深入探讨以太坊的未来发展.后来,他们各自创立了一个新项目,Cosmos和Polkadot。

Cosmos是一个简单易用的去中心化跨链网络,有点像我们生活中常见的USB HUB。不同的公链就像不同的USB设备。但这不是我的观点,因为Poca的推出让本来就没什么亮点的Cosmos更加黯淡。

5月27日,圆点舞台CC1主上线,跨链二人组正式聚首。

与Cosmos相比,PokCard是一个集中式的跨链网络,是一个分片协议。其技术架构的底层设计比Cosmos的复杂得多。有多复杂?除了无法简单描述上图的技术架构之外,从上线比原计划多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可以看出实现的难度。如果说这两个谁对以太坊的威胁更大,那就是PokCard。

在2018年Web3峰会上,一位英俊的男子在舞台中央向观众演示了如何在15分钟内建造一个区块链。这位帅哥就是加文伍德(Gavin Wood),以太坊前CTO,《以太坊黄皮书》作者,Boca创始人。

这个人把V神(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白皮书里描述的核心技术都一一实现了。他带领R&D从EVM虚拟机发展到solidity语言。没有他,可能就没有现在的smart contract和DApp。可以说他是V神背后的人。

我更看好博卡项目的原因是,没有人比这个人更了解以太坊。作为曾经的核心开发者,他是最了解以太坊缺点的人。以太坊目前的缺陷导致以太坊正式升级到2.0,要经历几个阶段。目前新推出的波卡和未来的以太坊2.0有很多相似之处。

Wave card是一个碎片化的多链网络,其并行处理能力大大提高了可扩展性。

在Boca中,每个链都可以是针对特定用例优化的新颖设计,以实现专业化。

波卡上的网络和应用可以像智能手机上的app一样共享信息和功能,不依赖于集中式的服务提供商,从而实现协同工作。

Poca的优势远不止这些。不久前以太坊社区的成员也表示,“Polkadot达到了以太坊Serenity(宁静,以太坊2.0的最终阶段)将达到的效果。”

看来博卡对以太坊的威胁很大。从技术角度来看,确实如此。

但是,现在炫耀TPS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技术不是一切,甚至不是最重要的。区块链现在真的需要跨越锁链吗?实际使用了多少公共链?大浪淘沙之后的公链领域会不会只剩下顶尖强者?如果没必要用,以后应该怎么发展?

博卡要超越以太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日本以太坊”卡尔达诺/阿达

卡尔达诺创始人查尔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5月29日透露,卡尔达诺计划在7月升级雪莱。随后两天,阿达价格暴涨45%,整个上半年涨幅达127%。随着物价飞涨,阿达信徒又出来了。

Cardano是新一代的基础公链,ADA是它的token。它声称是第一个“由科学哲学驱动、由研究引领”的区块链项目。由于在日本拥有庞大的粉丝数量,也被称为日版以太坊。

此次雪莱升级也正式将卡达诺变成了POS币,可以进行跑马圈地操作。是不是很像以太坊?

卡尔达诺有两个主要特点。第一个特点是采用分层技术,结算层依靠ADA代币进行价值流通;计算层依靠“改进的以太坊”进行智能合同处理。第二个特点是追求政府监管和个人隐私的平衡,所以Cardano会选择有针对性的提交KYC(身份认证)和AML(反洗钱)等信息。

为什么早在2019年4月就应该进行的升级被推迟到最近?虽然球队内部丑闻千疮百孔,但也不会拖到这个时候,所以除了热火,似乎没有更好的解释了。在“拉板”中,是信仰的货币圈,涨幅极佳。然而,在当年的互联网泡沫时代,涨幅远高于亚马逊,但谁笑到了最后?

IPFS/Filecoin终于来了。

在等待了N年的“IPFS”之后,我终于决定在八月上线。我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买IPFS矿机时被骗了。

不知道为什么币圈这么期待。可能是可以炒作的点太多了吧。毕竟,IPFS矿机的一个概念养活了近500家矿机厂商,但时至今日,仍有很多人搞不清IPFS和Filecoin的关系。他们买的IPFS矿机到底是什么?

确切地说,IPFS本身并不是一个正宗的区块链项目。它是一个点对点的分布式文件系统,目标是创建一个更加开放、快速、安全的互联网,补充甚至取代现有的互联网HTTP协议。IPFS真正的目标是HTTP协议,这是Web3.0新基础设施的核心,而Filecoin是去中心化的存储网络,这是IPFS的激励层。币圈所说的IPFS的矿机,其实就是Filecoin的矿机,其作用是通过代币鼓励旷工,帮助IPFS的网络节点提供存储能力。

因此,归根结底,IPFS与以太坊或公链之间不存在直接竞争。4月,神五说以太坊ethereum.org官网已经在IPFS网络上了。IPFS协议是一种更接近互联网的技术。当公共链仍在争夺TPS、DApp和DeFi时,IPFS的野心是下一代互联网。

以太坊的实力如何?

为什么这么多以太坊杀手两年后还不杀以太坊?作为区块链业界最受欢迎的底层基础设施,以太坊是如何做到的?

首先,以太坊有先发优势。基于智能合约的ERC20令牌和IC0相关应用让以太坊名声大噪。由于IC0的大量需求,以太坊的价格经历了快速上涨,知名度大大提高。以太坊几乎垄断了区块链用户流量,这是以太坊的第一护城河。

当以太坊广为人知的时候,很多区块链技术从业者开始向以太坊学习,基于它开发了大量创新的智能合约,所以以太坊积累了大量的开发者。公链的用户是开发者,不是普通用户。这是以太坊的第二条护城河。

随着开发者的深耕,以太坊的生态已经开始发展,所有重大概念如郑桐经济、DApp、DeFi等来自以太坊。此时,以太坊在公链中的地位已经逐渐在用户中形成共识。这种共识就像BTC和其他分叉的硬币一样,很难打破,这就是以太坊最重要的护城河。

以太坊的所有竞争者只能痛击以太坊的缺点,而对其优点保持沉默。在我看来,性能是可以通过技术迭代逐步升级的,以太坊现在拥有的护城河是最难打破的。

标签

目前以太坊已经走上了腾讯的老路,市场需要的技术都有,比如Boca,Cosmos,跨链技术的代表;技术代表ZIL和QKC;隐私ZEC,DAS等。现在都出现在以太坊的未来规划中。哪怕是技术模仿,也能模仿出价值。

而那些无法突破以太坊护城河的竞争对手,只能另辟蹊径,寻找一个科技创新的神话,开启一个真正的区块链3.0时代;或者通过所谓的现象级应用转化区块链行业以外的用户,但那将面临另一种情况,传统互联网巨头的打压。无论如何,路是很难走的。

比互联网创业更糟糕的是,区块链公链做不了,甚至可能不会被收购。但幸运的是,真正掏钱的是那些散户。

以太坊,在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的道路上,正依靠强大的用户流量和共识,逐步满足所有用户对公链的幻想。

作者:跑金融;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家官方立场。所有带“GetNo”的文章的原创性和真实性。由贡献者担保。如果稿件有抄袭、篡改等行为造成的法律后果,投稿人自己负责在平台上发布文章。如有侵权、违规等不当言论,请读者监督。一旦确认,平台会立即下线。如果文章内容有任何问题,请发送到电子邮件:linggeqi@chaindd.com。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ada/4398.html

作者: 区块链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