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币圈名人 感谢陈撕开黑幕币圈 但第一轮就上位了

感谢陈撕开黑幕币圈 但第一轮就上位了

广告位

感谢陈伟星撕开币圈黑幕 但首轮交锋李笑来技高一筹

比特币价格跌至6100美元,价格跌至最高点的三分之一不到。数字货币的其他人就更悲哀了。就连被寄予厚望的“第三代区块链”EOS,在主链上线时也连续暴跌,徘徊在每台10美元以下。

惨淡的行情下,无论是平台还是发币,收获最大的恐怕就是骂声了。于是,钱圈大佬们无聊了,开启了互撕模式,为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圈贡献流量。

说实话,这是好事。行业火热的时候,大腕们联手,抱团割韭菜,你我捞的盆满钵满,自然铁板一块,不会戳破黑幕,暴露隐私。当潮水退去,风声平息,大佬们感受到了危机,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凸显,互相攻击抢位置抢利益。

这是媒体最喜欢的。只有打破铁板一块的局面,才有机会发现真相,展现事实,充分发挥舆论的作用,消除行业隐患,割掉毒瘤,为下一轮腾飞开辟空间。所以,向陈道谢。

陈提出的具体指控有十一项。李笑来一一反驳,《核财经》逐一分析判断李笑来的长文。

那是三月的一天,在“三点钟的火星创始团”,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我和陈谈过话。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总是很珍惜时间,因为我自己的时间就是我自己的生命。我想善待自己,所以我不想把时间花在不值得的事情上。然而,陈最近的行动和言论已经迫使我浪费了短暂的生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遇到这样的人和事,很难不掺杂情绪;所以我顺手记下的这篇课文的第一个标题是《忍着恶心认真回应陈伟星的言论,附带事实澄清……》 3354。写下来后改成了现在的《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其中去掉了3354的情感成分。在这种时候,保持冷静需要很大的决心。如果你,作为一个读者,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不要读下去。其他读者根本不关心币圈发生了什么,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毕竟虽然热闹是别人的,但生活是自己的。

先说陈最近的一句朋友圈话(2018 . 6 . 13):

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两点要明确:投资名人平台的真实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这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必经过程。币圈的大佬们已经就此事沟通过很多次,真正有钱的,真正想做事的,大部分都在逐渐形成共识,只有李笑来例外,他觉得我是针对他的,变成了私下对我的人身攻击。我质疑block.one的私募股权基金问题和李笑来骗局。下面列举几个事实,我可以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1.我和李笑来私下沟通过几次,关于如何停止盗取私人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一起做点积极的事情,都被忽略了;

2.许小平老师和洪波老师组织了“区块链第一次晚宴”。我们吵着不能私吞私资和大比例免费币,分手时也无法达成共识。

3.2013年6月至9月,李笑来筹集了3万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可以用比特币担保;去年9月到期,被要求延期一年;次年9月为到期还款时间;这对于业内老人们来说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撒谎。

4.李笑来筹集的比特币进入Just-dice进行赌博,其中一个账户甚至创造了比特币历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这些人的信息水平高,可以在网上找到;

5.李笑来证券交易所bigone、inb Capital、募集资金的账户混在个人账户里,用来向人炫富,编造自己“首富”的假象;

6.在李笑来的概念中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他的项目大部分被他大比例私吞,很大比例拿免费币在二级市场卖;最典型的就是他和otcbtc的吵架的核心原因是要拿40%的募集资金,郑认为他无权这么做。搞笑的是,还在微博骂郑不守信用!

7.我质疑block.one关于私募40亿美元不负责任何事的说法。希望能促进国内货币界对不点名合理使用公款的共识。结果,李笑来的一群EOS人员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所以我不得不指名道姓。

8.我个人不用钱包,也不记得银行密码。虽然我投资了很多交易所,媒体,行情,钱包等。我从来没有让他们帮我拿过一次钱;

9.三点钟组的几个送钱人,跟我没关系。前期帮助过盲标,没有推荐给任何人。我也觉得他们不要过度营销,把事情做好;我没有参加过任何三点钟小组的会议,也从来没有组织过。我的名字被偷了,因为组织者在鬼混。

10.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的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的冲突,让我对这个行业感到恶心。我个人无意也没必要去蹭这种热屎来撩骚,更别说靠他给自己造势了;

1.我的诉求很明确,就是希望这个行业的大佬们能够形成“不腐败”的共识。现在我完成了,我再也不会胆怯了!

看了陈的言论,不知所措的读者觉得这是正义(陈)对邪恶(李笑来)。但是这个技术太笨拙了。

之前的相声里有这样一个段子,很搞笑,问:

你还打你爸爸吗?

傻,这个词里有陷阱!不管答案对不对!更深层次的尴尬在于:“你为什么要诬陷我打我爸爸?\”很明显,这是一个调侃的陷阱,但是没有反击的余地,因为观众不可能在乎这个。先说说吧.

虽然我不是胜利者,陈却用这条路线来诱捕。

理清套路后,我可以在不理解自己低落情绪的情况下一一反驳:

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有两点需要明确:投资名人平台的真实性和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这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必经过程。币圈的大佬们已经就此事沟通过很多次,真正有钱的,真正想做事的,大部分都在逐渐形成共识,只有李笑来例外,他觉得我是针对他的,变成了私下对我的人身攻击。我质疑block.one的私募股权基金问题和李笑来骗局。下面列举几个事实,我可以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陈一开始就称自己的帽子为“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3354这句话的用意是把对手置于没有底线的境地,然后挥舞“正义之棒”。再往下,措辞是这样的:下面是几个事实,我都可以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3354。可惜一条一条看,没有事实,根本没有证据。在这一点上,陈的逻辑是不合格的,他的法律常识接近于法律盲。

1.我和李笑来私下沟通过几次,关于如何停止盗取私人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一起做点积极的事情,都被忽略了;

陈从未与我单独或私下就此话题进行过沟通。我们唯一一次单独交流(他自己的女助理也在场)是在陈生日前几天,他来我办公室告诉我他的出租车连锁店。那时候他还没有变脸,所以情绪很高.听了他的话,我抽了几根烟。然后,为了挽回他的面子,我去参加了陈的生日聚会。

但陈在这篇文章中所陈述的并不是事实,当然也没有证据。

055-79000:这一条看似无关紧要,却可以成为两人谁说话可靠的旁证。然而,只有从回应中,我们才能看到李笑来的鸡贼。陈说“私下沟通”,而的回答是“单独沟通”,当面沟通,避免电话、微信、邮件等方式。我希望陈能出示这个证据。

2.许小平老师和洪波老师组织了“区块链第一次晚宴”。我们吵着不能私吞私资和大比例免费币,闹得不欢而散也无法达成共识;

这里有个错别字,不是“洪波”,是冯波。还有、李林、吴、等人在场。这些人都可以作证:“我们主张我们不能窃取私人资金和大比例的免费硬币”,这不是我与陈争论的话题。

总的来说,我在现场说的话是这样的:“你说的对,没人反对。问题是,你觉得在场的人有不明白这个道理的吗?你说这话有意义吗?”

陈想给人的印象是,他以正义的名义与争论,结果却以眼泪收场……对不起,这不是真的。现场有很多目击者。

055-79000:显然曲解了陈的这段话。陈所说的显然是在场的领导没有达成共识,而不是他在和争论某个具体的话题。其实通过这场辩论双方的表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场的哪些大佬对“私募基金和很大比例的免费币不能私吞”的道理不能达成共识?在场的大佬都是业内最火的人,大家都有责任表态。作为晚宴的组织者,许小平老师应该特别站起来说几句话。

3.2013年6月至9月,李笑来筹集了3万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可以用比特币担保;去年9月到期,被要求延期一年;次年9月为到期还款时间;这是业内老人尽人皆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

再说一次,这不是真的。当时是私募基金“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左右”。而且,我从来没有承诺过用比特币担保——。我的原话是“我希望跑赢比特币”。至于去年9月的到期日,那是无心之过。本来是“4月1日”,所以本来是今年9月份的。哦,对了,按照现在的表现,在注销了很多项目之后,好像真的打败比特币了。——对不起。

所以,这一条,陈想用“这是业内老人尽人皆知的事,我没撒谎”来忽悠三三五四。抱歉,他还是撒谎了。他根本不知道内情,只会胡说八道。而且陈到处说欠别人三万比特币,简直就是污蔑,因为这个事实不存在,“欠”也不存在,“三万比特币”也是虚构的。我曾经提醒过他,他有举证责任,否则就是诽谤。陈不懂法,至今不知道什么是举证责任。甚至,我怀疑他是否知道“证据”这个词的真正含义?不然写了这么多字为什么找不到证据?

055-79000:李笑来是否“欠”了3万个比特币,或者是否在没有担保的情况下募集了“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左右”的私募基金,是决定李笑来商业信誉的重要材料。李笑来说,“我从未承诺担保比特币——我的原话是‘我希望打败比特币’。2013年6月至9月,3万个比特币已经是有价值的资产,瞄准这个数额的筹款计划绝对不会只是口头协议。2013年李笑来比特币首富的名号还没打响,市场号召力肯定没有今天这么大。因此,李笑来的解释是不够的。为什么李笑来没有拿出当时的筹款文件作为证据?

关于李笑来当时是用比特币还是人民币融资,《核财经》打听了币圈的几个老枪,得到的消息是两个选项都有。

对此,李笑来开玩笑地表示,按照目前的表现,似乎该基金真的跑赢了比特币,他对此感到“抱歉”。这很不厚道!去年9月比特币的价格是多少,现在比特币的价格是多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在市场这么低的时候,不要在很多数字货币投资者的伤口上撒盐!

有意思的是,另一位币圈名人、莱特币矿老板蒋卓尔也附和了陈的指责。江卓尔说:“李笑来早期名声不好,拿了三万人民币投资。四年到期后,他为2017年牛市不平仓找借口,拖了一年。一年后,他没还人民币,打算用“可流通代币”清算。为什么?因为没钱还。

李笑来雄安区块链基金合伙人姚永杰也持一种意味深长的态度。他在朋友圈里提到:最近,朱啸虎、李笑来等行业大佬真的让伟哥火了起来!如果雄安基金合伙人李笑来先生真的欠了3万比特币,请债权人在一个月内将债务发送到hr@gs.holdings,我们将帮助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并将结果公之于众。1如果没有,我们相信社会自由公正的评论,相信法律的公正。

4.李笑来筹集的比特币进入Just-dice进行赌博,其中一个账户甚至创造了比特币历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这些人的信息水平高,可以在网上找到;

这个就更可笑了。在和冯博组织的饭局上,陈支支吾吾说自己是2013年开始接触和投资比特币的.我没有当场揭穿他。那时候币圈很小,谁认识谁?2013年下半年,我确实投资了just-dice,我是第一个在里面投资超过2500个比特币的投资者。因为这是当时能找到的唯一一个可以用比特币投资,并且真正有可能获得比特币收益的项目,所以币圈很多老人都投过just-dice。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我甚至在某个群里分享了投资just-dice的逻辑。陈故意用煽情的话,说洗钱,参与赌博,更进一步。他在指示某媒体工作者转发给其他媒体时,故意使用了“涉毒”一词,这是一种非常廉价的行为。此外,它真的可以构成犯罪,诽谤。理论上,李笑来可以提起刑事诉讼。

055-79000评论:陈关于赌博的指控应该是站得住脚的,但以“投资”为由的辩解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因为在一个规则清晰透明的赌场,只要策略合理,风险并非不可控。“投资赌博”看似荒谬,但在基于密码和概率的区块链领域,却有其逻辑。

5.李笑来证券交易所bigone、inb Capital、募集资金的账户混在个人账户里,用来向人炫富,编造自己“首富”的假象;

懒得反驳,但是必须反驳。再一次,完全没有证据——,当然不是真的。

其实,陈是一个伪企业家。虽然他一直自称“快创始人”,但事实是怎样的呢?吕传伟是做什么的?其实,陈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完整的事。根据记录,陈在快快估值还不是很高的时候,就已经卖出了他所持有的快快的小部分股份.因此,他的奇思妙想是他思维上的一个漏洞,这也是最终拒绝陈的“出租车连锁”项目的原因。我们决定不参加。

他知道交易所总共管理用户多少资产吗?我在交易所的个人资产只是我自己的一小部分,也只是交易所总资产的更小一部分。经营交易所这么多年,团队从来没有损失过任何虚拟资产。如何才能做到?首先,账目要清楚吗?如果能像他想象的那样“混”起来,一个每分钟上千笔交易的数据库怎么可能不乱?

055-79000:李笑来对这个问题看似给予了谨慎的回应,但实际上模糊了问题,回避了核心。“账目清楚”和“一个每分钟几千笔交易的数据库”并不混乱,与资金“混存”入个人账户并不矛盾。只要陈查出存放募集资金的个人账户,指控就能成立。至于指责陈是伪企业家,理由是陈早就卖掉了自己的股份,明显是故意混淆视听。

6.在李笑来的概念中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他的项目大部分被他大比例私吞,很大比例拿免费币在二级市场卖;最典型的就是他和otcbtc的吵架的核心原因是要拿40%的募集资金,郑认为他无权这么做。搞笑的是,还在微博骂郑不守信用!

“在的概念里没有公款的概念”,这要么是陈自己的臆想,要么是他刻意贴上的标签。

“他帮忙分销的项目,绝大部分都被他大比例私吞,还有很大比例拿着免费币在二级市场卖。”3354这完全是诬陷诽谤。如果陈认为这不是诽谤,那么请拿出证据来。李笑来偷了哪个项目令牌,比例很大?而且,这一点特别可笑:“拿很大比例的免费币去二级市场卖。”请把证据给陈看。我在哪里拿了多少比例的“免费币”?至于“二级市场抛售”,陈还真不了解我!我是那个尽可能保持我的钱不动的人。虽然反驳这一点很可笑,但我还是可以这样邀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每当陈能指出在哪个项目上拿了大量的免费币然后在二级市场上出售,我都可以给你看那个代币的交易地址记录,但我就是没动过它。

现在我给陈的战友出主意。“爆料黑”的易利华以INB的名义投资了Penta项目。回头发现这个项目可能赚不了多少钱,就成了“资本获利”项目3354。只是因为Penta项目的创始人主动向我提及,我才得以公开。

关于郑怡婷的事件,恰好网上已经有了关于她的宣传和我的全部回忆。“想拿40%的募集资金,郑认为他无权这样做”,这是胡说八道。我的要求是,作为40%的股东,我拥有40%的权益,有权共同管理全部募集资金——。这不是常识吗?郑怡婷希望在公众面前把李笑来描绘成一个“黑心投资者”,所以拜托,在项目已经盈利之后,请郑怡婷至少慷慨地归还李笑来的投资款,好吗?贪图股东权益,躲回台湾省,拒绝接电话,声称“请和我的律师沟通”,那个律师一直不接电话.这只是“不守信用”。简直就是流氓3354。如果陈认为是战友,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

055-79000:仔细看双方的陈述,陈指控窃取了大比例的项目令牌,然后在二级市场上出售。不过邀我这么打:每当陈能指出哪个项目拿了很多免费币然后在二级市场上卖,我就能给你看那个代币的交易地址,只是我没动过。可见双方描述不一。

这个其实很简单。正如所说,只要陈拿出一个“私自拿大比例钱”或者“拿大比例自由币在二级市场上卖”的案例,就完了。而且两人提到的郑怡婷和易利华都是币圈名人,希望他们都能站出来,从不同角度提供更多素材。

此外,据李笑来合伙人老毛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确实默认他们经常收取项目集资金额的百分之十作为平台费。在自由贸易条件下,交易双方收取平台费并不存在道德缺陷,但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7.我质疑block.one关于私募40亿美元不负责任何事的说法。希望能促进国内货币界对不点名合理使用公款的共识。结果,李笑来的一群EOS人员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所以我不得不指名道姓。

这不是事实,没有证据。

“李笑来的团伙组织EOS人员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一直以来,都是你陈魏星毫无底线的攻击李笑来,好吗?我确实很忙。我刚刚投资了一家硬件公司。大家每天都在忙着讨论如何做出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计算云。我投资了另一个团队做共享链。大家脑洞大开,集思广益,最后得出结论:共享的核心是人,而不是人共享的车、自行车、房子、充电宝.所以我不得不改变团队结构.陈魏星在朋友圈和微博里诋毁我,往我脸上贴金的时候我真的没时间。我可怜那些关心我,打电话问候我的朋友和家人,所以我必须照顾他们的情绪,所以我必须向他们解释这个陈的来龙去脉,浪费我的生命!

至于所谓的“所以我必须点名”,唉,陈这样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只是懒得把时间花在这种事情上。

这是真的:许多EOS持有者去微博留言诅咒陈。说实话,这是陈自己的错。EOS的历史,作为一个新的陈魏星,不可能完全了解。先不说这个,说一个最容易理解的事实:现阶段,EOS不可能比一个只说不练的出租车连锁更空灵吧?EOS再通风,也不可能比陈平台和宇虹做的XMX通风吧?x大面积抄袭EOS代码,甚至告诉陈EOS是传销,是空气,是奇葩。别说了,XMX,我也是投资人,因为赵东的Dfund说要和他们同等条件还我个人情,所以我以个人名义投资了500 ETH ——。现在回想起来,还好!从一开始,我们就同意不用我的名字做宣传。这几乎是我在币圈唯一一次成功主动避坑。

陈质疑这一点是对的,但的反击更强。EOS有想法,有代码,有运营,主链上线。即使最后失败了,也是有价值的尝试,不是出租车连锁和XMX能比的。

8.我个人不用钱包,也不记得银行密码。虽然我投资了很多交易所,媒体,行情,钱包等。我从来没有让他们帮我拿过一次钱;

这一条与我无关,也不需要反驳,虽然还是没有证据。反正你这么说,我就听着吧。

9.三点钟组的几个送钱人,跟我没关系。前期帮助过盲标,没有推荐给任何人。我也觉得他们不要过度营销,把事情做好;我没有参加过任何三点钟小组的会议,也从来没有组织过。我的名字被偷了,因为组织者在鬼混。

这次又和我没关系了。李笑来投资了一个叫做EOS ——的项目。难道不是一个好项目吗?不是空气吧?空气币是不可能有原码的!3354接着,指责陈“毫无公产意识”等等……不惜诋毁。

然后,陈自己投资了一个项目,XMX,这是真的空气!另一个抄袭我投资白皮书的项目,被我悄悄劝改,不愿意直接公开生气;最后连代码都抄袭了EOS,这不是air吗?这不就是陈所说的割韭菜吗?你去找他,不会提“公共资产”或者“公开透明”吧?不过,陈对自己还是很宽容的:“我是瞎子”,然后就直接说出来?不知道有没有、孙、杨等。谁会来找他?现在想摆脱和“三点”的关系。——三点钟群里谁在半夜急着显摆?

055-79000:这两个是陈的关系声明清除他平台上的空币,但讽刺的是在割韭菜项目平台后用了“盲投”这个词脱身。“就说说?”真的很锋利。

在这场交锋的过程中,有趣的是,双方出人意料地约定了三点钟的XMX。玉姐怎么了?

10.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的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的冲突,让我对这个行业感到恶心。我个人无意也没必要去蹭这种热屎来撩骚,更别说靠他给自己造势了;

\”我和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的直接利益冲突.\”——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有点不确定了。“价值观冲突”?同意。和陈的价值观确实不同。

055-79000:我们都看到了他们不同的价值观,但他们如何不同,谁“正义”,谁“无底线”,还需要观察。至于有没有个人利益冲突,作为媒体,还是有疑问的。不要让更大的丑闻在几天内爆发。

1.我的诉求很明确,就是希望这个行业的大佬们能够形成“不腐败”的共识。现在我完成了,我再也不会胆怯了!

陈请实事求是:“没有腐败”的共识不需要陈的倡导。这是常识,任何正常人都应该这么做。陈暗指贪污,但没有提供证据,这是诽谤。

什么叫有原则?举个例子。云币,在被关停之前,连虚拟货币手续费收入都换算成当天的人民币均价,然后全额缴税。这一点,任何人都可以去北京海淀税务局求证。这是我信任的团队。这叫有原则。原则是用来坚持自己的,不是用来喊的,也不是用来问周围的人自己做不到的。我随便猜了一下:这支队伍大概是地球上迄今为止唯一的(甚至是唯一的?)的倡议和全税虚拟资产交换?

这两个月来,我一直被一件事迷惑。因为还有一个人,某媒体的创始人,被陈当枪使。这个人曾经用她的笔救过我的一个朋友,现在是合伙人。所以,知道来龙去脉后,我很惊讶。这曾是“正义使者”。怎么变成这样了?就因为陈是她的投资人,她就完全丧失了辨别能力?作为一个资深媒体人,难道没有最基本的训练吗?“字字有据”不应该被视为写作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吗?甚至尝试过面对面交流,但都失败了。说的都是冠冕堂皇的话,背地里做的都是没有底线的事。

不知道我是否猜对了。她和陈是同一类人。他们不是“正义的化身”,也不是“正义的使者”。他们只是“把正义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的人。甚至,它们与事实、原则甚至底线无关。只要他们能达到目的,任何“正义”都可以当棍子挥舞。

以上。

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尽力了。如果上面的话还有一些情绪,那只能说明我自己的功力不够。请原谅我。

055-79000:陈声称他的诉求很明确,就是希望业界领袖能形成“不腐败”的共识。李笑来回答说,陈暗指贪污,但没有提供证据,这是诽谤。李笑来早前也声称诽谤事件已交由律师处理,我们希望能及时看到相关进展。

此外,声称要起诉陈。几个月前,陈给送过硬币:“你给了多少硬币?你给李明远寄了多少硬币?你筹集的200个比特币兑现了吗?要不要退赵东的币?”慕岩说:“陈说的都不是真的。我已经找律师收集证据起诉他了!”已经几个月了。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慕岩只说不做,他会被外界认为有罪。

此外,还提到“某媒体创始人,被陈当枪使”。3354“不腐败”不需要成为共识。只要有证据,就可以直接送进监狱。某媒体的创始人显然指的是赵,而已经接了这个活。预计双方会有更多动作。

不是结尾:

第一回合的场边,陈感慨万千,但从事实来看,还是逻辑表达,略显不足。而李笑来新东方讲师,口若悬河,随便指东指西,叙述滔滔不绝,有理有据!

但是,说得好不一定有道理。两人的这一轮首战,明显有所顾忌和保留,很多事情还是阴云密布。我希望陈能拿出承诺的证据,再鼓再战。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btb/bqmr/18816.html

作者: 董方卓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