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区块链新闻 园区论坛|布局元宇宙①区块链的投资逻辑与困境

园区论坛|布局元宇宙①区块链的投资逻辑与困境

广告位

园区恳谈会|布局元宇宙①区块链的投资逻辑与困境

本报记者王

[编辑& # 039;注]

今年,& quot超宇宙& quot非常热。国内很多城市都推出了相应的发展超宇宙的政策和规划,具有超宇宙特色的产业园区也在紧锣密鼓的建设和规划中。近日,我们走进国内的超宇宙园区,围绕区块链、人机交互、电子游戏、人工智能、网络与计算、物联网等超宇宙发展的六大支撑技术和丰富应用场景,邀请园区领导、企业管理者和行业专家,共同探讨超宇宙产业如何落地,以及未来将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以公园为基础的& quot公园研讨会& quot圆桌讨论产业发展问题,持续关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现在和未来。期待与产业发展主体发起议题,深入探讨产业发展方向和路径,共同助力中国科技创新发展。

主持人:本报记者王

与人对话:上海数图研究院联合创始人张

施卡菲科技创始人兼CEO

焦正道创始人兼CEO双井2M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华东分院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处处长陈俊彦

区块链是智能元宇宙新赛道的战略选择。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不可改变的特性,使其成为元宇宙和Web3.0工业应用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是构建元宇宙的根技术。

基于区块链技术,未来的元宇宙可以实现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会系统、身份系统上的紧密融合,每个用户都可以在这个系统中生产和编辑内容。宇宙将是开放的、真实的、公平的、共建的。

世界各国政府都在竞相推出超宇宙产业计划,上海一直是先行者。2022年7月8日《上海市培育“元宇宙”新赛道行动方案(2022—2025年)》发布。这个计划很清楚。有必要开发区块链应用,探索Web3.0技术研发;d和生态发展,推动分布式存储、可信认证、隐私计算、智能合约等融合应用。预计到2025年,超宇宙相关产业规模将达到3500亿元。

如何将超宇宙产业付诸实践?这既是政府规划的蓝图,也是企业端商业模式的可行性和推广性。

区块链天然具有金融基础设施的属性,所以一提到落地和应用,人们就自然而然地把它和数字货币联系在一起。事实上,区块链的落地和应用还有更大的空间。

NFT是一个成熟的国家。近两年,NFT在艺术和娱乐领域率先掀起热潮。数字艺术应用也是中国区块链商业形式中占比最大的。此外,还有解决方案、基础设施、行业服务和底层平台可供探索。

位于上海徐汇区的西海岸国际人工智能中心,是上海人工智能的高地。"楼上楼下是上游和下游& quot聚集了启智研究院、数图区块链研究院、微软亚洲研究院、商汤科技等头部人工智能企业,为园区迈向超宇宙轨道提供了良好的产业基础。

本期,论文园座谈会聚焦西海岸国际人工智能中心,邀请园区内企业和研究机构,畅谈区块链生态在元宇宙发展中的作用,以及行业发展面临的诸多挑战。

区块链在元宇宙中的作用和应用

论文:区块链在元宇宙中扮演什么角色?你给世界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张:在出现之前,数据有明确的界限。区块链出现后,数据作为一种资产,可以确认个人的权利。数据资产一旦个性化,生产力就可以解放,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动力参与数字经济。有可能刺激人& # 039;s产品

区块链是整个数字经济的技术支撑,是元宇宙的上层建筑。没有这些,超宇宙经济就无法& # 039;根本不会发展,它& # 039;it仍然是过去互联网的商业范式,而且这种商业范式越来越窄。

区块链为web3.0和元宇宙经济带来了经济模式创新。

《华尔街日报》:这种商业模式采取什么样的形式?用户/商家如何参与进来?

张:这里有数字社交网络、数字营销和数字内容。这些程序可以让用户参与数字经济,帮助企业节约成本。

公链作为底层基础设施,可以降低用户参与数字经济的门槛,包括创业的门槛,促进创业和大众创新,共同参与分享经济成果,而不是垄断数字经济。

石兰:元宇宙和NFT可以算是第一批商业场景,同时也可以将区块链科技与C端的消费者和B端的实体经济需求紧密联系起来。

咖啡因科技是一家专为超宇宙和NFT而生的公司。为品牌企业提供数字馆藏营销和元宇宙营销服务的SAAS平台,搭建数字馆藏跨链展示互动平台——星岛。

我们可以看到,由于技术变革和年轻一代需求的变化,从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的发展是未来20年的一个巨大机遇。所以,我们成立了一个团队,快速进入这个领域。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服务了大量的行业头部客户,做了国内十几个行业的数字收藏营销第一案。这个市场非常广阔。

焦正道:双镜2M是中国第一家做博物馆系列的NFT发行平台。现在定位为培育部品牌运营平台。

我们希望年轻人能像自己的偶像一样,深度参与到一个品牌的共创管理和营销传播过程中,用户也能从品牌增值中获得经济价值和精神享受。

Web3.0去中心化,更加开放。大众可以参与创作,产生新的内容。比如我们和万和天一影视公司的合作项目。在剧本制作过程中,过去传统模式下,制作方是制作方,消费方是消费方,两者之间的界限是清晰的。现在,我们探索一种分散的生产关系。消费者不仅消费,还参与内容的生产和共同创造。消费者既是内容生产者,又是版权共有者,这是对去中心化生产关系的新探索。

因为Z世代的年轻人需要更多的参与感。他们选择购买一个品牌,选择的是品牌的调性或者传达的价值观。web3.0的开放性和去中心化可以让用户参与到品牌故事中,共同创造内容。

web3登陆中国值得探索的一个方向是扩大用户& # 039;参与品牌建设。

本文:从生态繁荣的角度来看,树木地图区的区块链是如何形成的?

张:树图公链成立于四年前,两年前上线。除了一些政府服务,我们主要处理元宇宙和NFT领域。目前涉及品牌超过300个,NFT数字典藏发行数量接近500万。目前,我们公司有70多家生态企业,其中一半以上在上海徐汇区注册。

首先,这和公链本身的特性有关。公链是一个开源的基础设施平台,它最基本的功能是数字资产的分布式账本,你可以在上面发布数字资产。元宇宙和web3.0的开发逻辑是去中心化和开放的。在这种生态中,数据是可以互联互通的。企业和用户可以相互交流、合作、互助。

双井为什么要来约旦河西岸?因为我们的生态里有一个用户可以和他们公司合作。

大家聚在一起可以有思想的碰撞。商业合作自然,合作效果非常显著。当参与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就会从量变到质变,形成更好的生态。但需要强调的是,只有在特定的技术范式下才能达成共识。

另外一直在做一些行业讨论和宣传推广。我们组织行业研讨会介绍区块链技术,介绍一些成功的海外发展经验,甚至进行一些小规模的宣传营销教育,对下游的生态企业也有影响。

论文:目前,产业链中的生态集群大多是小型创业公司。能介绍一下他们的商业逻辑吗?

张: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开放的基础设施。我们追求的不是所谓的利润最大化,而是实现生态繁荣的聚集效应。

很多初创企业选择公链起步,因为公链不会对企业有很多限制,没有内容审核,也不需要捆绑销售。部署什么样的合同,由企业自己决定。所以这些初创企业可以很低的成本加入生态,然后进行元宇宙经济业务。

在这个生态中,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创意用户,都可以获得一些精神或经济价值。

相比之下,互联网公司的目标是商业实体利润最大化。公链的逻辑和大厂的利润需求是矛盾的。

焦正道:互联网大公司的终极目标是为3亿Z世代人打造一个超级应用。宇宙的终极目标是让3亿Z人建立自己的精神家园,所以必须是自下而上。两者的底层逻辑不同。

在元宇宙中,数字资产是他们自己的,可以在各种场景中使用。价值体系、文化体系、能力体系不同的小伙伴,做的事情不一样,可以互相打通。

联盟链VS公链,哪个才是未来?

论文:当数字产品链接时,你选择公共链还是联盟链?

张:如果仅仅局限于数字资产,这种单一的展示或者出售,或者交易的几个环节,其实选择公链和联盟链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政府事务中,更多使用的是联盟链。因为涉及隐私问题,所以选择联盟链和选择集中式数据库没有太大区别。集中式数据库对数据访问、读写的控制能力强,安全性高,但也意味着开放性和连接性差。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数字资产和NFT的模式是非常单薄和不可持续的。最终还是要建立一个生态。由于强调监管或合规,人们更相信联盟链。

链条会逐渐显现出明显的疲态,就连互联网大公司背书的数字采集平台也在节节败退。在公共链上,用户& # 039;的数据本身是相互关联的。Web3.0创业者只有百花齐放,才能为用户提供各种服务场景,这些特征已经开始逐渐显现。在我们的生态中,每个人都在如火如荼地相互连接。

论文:与国外技术相比,国内区块链的发展有哪些差距?如何改善?

张:首先,国内和国外的公链路线有本质的区别。

国外区块链的核心是交易所,真正的公链就像以太坊。他们的路径是先做金融,先开发金融应用,然后在上面开发各种应用。这条路线在国内不可行,央行明令禁止数字货币。

所以,我们需要跳过这一步,直接开发web3.0,关注生态、内容和营销。企业家和用户应该能够创建一个合理的经济模式。

双井和咖啡因技术都是充满活力的经济形式,所以我们越来越有信心。即使你不& # 039;第一阶段不做金融化,可以直接做web3.0。

至于拓展国际市场,很难摆脱金融,去和这些公链PK。整个生态,模式,市值,发展方向都不一样。但是以后我们这些创业者会慢慢的以弱财务的方式出海。

《华尔街日报》:除了NFT,哪些行业的区块链赋权前景广阔?

石兰:一切都可以是NFT。任何新技术落地,第一个场景往往是在文化、娱乐、游戏领域。

在现实生活中,每一个行业,每一个场景,每一种商业生活和工作方式都可以找到与元宇宙,数字创新和区块链技术互动的地方。

接下来,工业互联网成为工业元宇宙,各行各业都可以到达,还有非常广阔的空间。

焦正道:数字收藏和数字艺术品是NFT的先行者,但目前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利用。在3亿Z世代的年轻人中,真正参与购买NFT的用户只有100万左右,占比很小。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 # 039;尚未连接。

NFT本质上是一个确认工具。第一,你可以确定你是谁;第二,可以确定这个物品属于谁。这个确权的事情,在结合各个行业的时候,会碰撞出不同的东西。

确权的最低逻辑是让资产归用户所有,也就是说,用户消费的数字资产才能真正成为资产,而不是服务。这会给各个行业带来一些改变。

行业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支持

论文:企业为何落户西岸?目前在技术和市场上有哪些挑战?

焦正道:我们团队大概有40人左右。主要技术团队还在北京,之后会逐渐来到上海徐汇。现在商业团队在上海。

文化展示是我们最后一个阶段的方向,因为文化展示系统的整个决策过程会很长,用户其实可以参与很多事情。目前也在探索更多的模式,专注于更偏向年轻人的品牌形成逻辑。

石兰:今年上半年我们把注册地搬到了徐汇,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我们看中了徐汇& # 039;s在科技、艺术等领域深厚的产业基础第二,在这里看到整个生态企业的强联动,在这样的生态环境下,我们会做的更多。

陈俊彦:人工智能产业这三年发展会更快,西岸是中国第一个人工智能战略集聚区。当时还围绕科技创新、应用、生态培育的拓展做了布局规划。

西岸人工智能产业集聚过程中,一方面注重原创基础研究,强化城市战略事业& # 039;科技创新源功能,构建& quot1(浦江实验室)2(相智研究院、微软亚洲研究院)3(商汤科技的智能视觉、易图科技的视觉计算、罗明科技的营销智能),这三个是人工智能的国家新一代开放创新平台。尤其是浦江实验室,是承担国家重大科技任务、打造国家人工智能战略科技实力、提升上海& # 039;科技创新。

高能创新平台和创新头部企业也发挥着& quot尖顶& quot并支持西岸国际人工智能总部基地重点建设。

另一方面,徐汇多年积累的浓郁人文艺术氛围,让艺术(ART)成为西岸的另一个引擎,在& quot吸引智力& quot并且也为AI赋能提供了更多场景;目前,西岸是由& quot艾艺术& quot双A战略,突出AI与滨水生态、艺术人文、智能体验的结合,加快数字内容、数字馆藏等领域的探索。徐汇区在人工智能产业领域投入了大量扶持资金。

目前要发展超宇宙产业,未来可以成立超宇宙联盟,不管是数字收藏还是NFT。应该有一个联盟或协会来建立生态。

《华尔街日报》:在产业政策方面,企业还需要哪些帮助?

张:这& # 039;人才和研究基金的支持无疑是锦上添花。但是,现在需要的是一些监督和支持。

首先,我们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沙盒监管。在没有监管细则之前,是否可以成立行业协会。这样,企业之间、企业与政府之间就可以有一个沟通渠道,一个

第二,很多支付渠道和一些流量渠道被互联网大公司垄断。那么,有没有可能和这些互联网大公司沟通,打通这些渠道,为企业解决实际问题呢?

当然也有大厂& # 039;考虑,还有一些扰乱市场生态的害群之马。这些东西一点都不缠绕。割了一波韭菜跑了。在这种混乱无序的市场形势下,大厂商都有一些考虑。但是,当大厂们掌握了流量和支付的入口,就开始成为规则制定者。

第三,在税法上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给这些初创企业更好的支持。

石兰:我们最关心的是政策监管的清晰性。这次在《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中间提到了NFT,在之前的报告和政策中间有很多对元宇宙的支持。我觉得是对整个行业非常重要的政策和信心支持。

这个行业确实存在一些非正规企业,我们担心& quot劣币驱逐良币& quot。就是这些不守规矩的企业玩法律,或者一些违法企业会带来一刀切的监管政策。所以希望政府能有一个沙盒监管,可以把一些有资质合规的企业纳入沙盒监管。

第二,我们现在处于元宇宙产业发展的初期,在商业落地场景、消费者认知、客户认知上还不成熟。

如果政府,包括行业组织,能够组织一些研讨会,发布一些报告,邀请行业领袖来创造成功的案例,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这也是政府和行业组织可以发挥监督和引导作用的一种机制。建议徐汇和西岸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我们非常愿意支持。

最后,希望建立行业规范:形成一些数据标准,生态标准等等。

焦正道:我们也呼吁政府有更多的监管和标准,至少让企业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条件下可以做,什么可以& # 039;不要被感动。因为有了相应的标准和红线,行业才能更好的发展。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很多服务需要第三方提供,比如支付服务。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标准,所以我们花在各种证书上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是非常高的。

另外,投融资也需要更明确的监管政策,让我们的从业者选择正确的方向,整个行业才会有更好的业态。

报纸:这个行业相对较新。企业发展的人才招聘怎么样?

焦正道:行业在快速迭代,人才也是。所以,经验在这个行业可能没那么重要,更多的是探索精神,以及能够举一反三,快速应用自己能力模型的人。因此,这将对软实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硬天赋,相对好棋。而市场运营和营销方面的人才相对匮乏,我们对这类人才的需求更加迫切。

石兰:我们特别需要开发人才,尤其是既懂web2.0又懂web3.0的人

Web3.0工程师在国内还是比较稀缺的。无论是大学毕业生还是有实践经验的人才都非常稀缺。如果能在徐汇或上海设立一些这样的人才培养项目,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都是非常有利的。

另外,上海的人才成本也很高。我们希望政府和行业能在供给层面扩大规模,降低企业成本。

张:我们科技智能合同的发展主要缺乏人才。

这些人才基本都是被海外生态吸引过来的。因为海外可以做金融,待遇很丰厚。在这种背景下,国内从事元宇宙收藏的开发者,以及NFT等智能合约区块链都要重新培训,我们的预算非常有限。

我们有一个北斗项目,每年深入几十所高校,和大学生组织合作,然后培养人才。如果政府能给我们一些支持,会更有利于行业的发展。

论文:西海岸人工智能的产业生态为超宇宙的产业布局提供了基础。在此基础上,如何进一步推广?

陈俊彦:作为中心城市,徐汇区在发展数据经济方面具有天然优势。过去几年,前瞻布局培育了人工智能行业,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现在,& quot元宇宙& quot具备成为徐汇区下一轮数字经济的条件。徐汇区拥有一批优质企业和研发中心;d各种技术领域的机构& quot超宇宙& quot拥有100多家重点企业和高度集中的专业人才,具有培育超空间产业的丰富土壤。

下一步,徐汇区可以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网络游戏等产业集群的先发优势,抓住元宇宙产业发展机遇,打造数字经济发展新动能。

一是科技先行,促进元宇宙关键技术储备。为了保证元宇宙产业健康、有序、高质量的发展,联合标准研究院前瞻性地布局了元宇宙相关标准和规范的研究;发挥区域内顶尖科研机构强大的技术研究能力,推动虚拟现实引擎、区块链、脑机融合、AR/VR新一代智能终端等元宇宙关键技术领域的突破和应用;以基础软硬件和前沿技术为重点,进一步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充分发挥企业技术和应用创新能力。

第二,全民共建,汇聚元宇宙产业生态能量。产学研,区& # 039;s内政,联合搭建元宇宙产业联盟等平台,进行产业生态共建、技术创新联动、项目资源共享;依托智库,推动跨行业、跨领域的广泛技术交流、成果发布和生态合作;引入社会资本共建区域性元宇宙创新中心,鼓励各类中小企业参与元宇宙建设。

三是需求导向,推动元宇宙场景试点。加强高速网络、计算能力等元宇宙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发挥腾讯、网易等头部公司在区域内的优势,推动虚实融合引擎和平台的研发,带动VR终端、数字人等相关领域的产业化发展;推动超宇宙体验场景在滨江西岸、漕河泾等产业园区的首次突破;结合上海数字化转型的相关工作& # 039;我们将利用元宇宙相关的产业和技术,为城市治理、十五分钟社区生活圈、数字双胞胎学校、互联网医院、智能交通、虚拟商务区、数字体育等场景赋能,打造一批有影响力的标杆应用。

海报设计:白浪

编辑:田春玲

校对:丁晓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qkl/hqfx/20612.html

作者: 花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