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爆裂币(Burstcoin) 海上宋金联盟 汴梁富人与阿城村霸的相互欺骗

海上宋金联盟 汴梁富人与阿城村霸的相互欺骗

广告位

宋金海上之盟,汴梁富豪与阿城村霸的互相忽悠

海之盟和禅院之盟完全不同。

唐源的结盟,是一场会议,一纸盟约。前戏虽然想怎么爆就怎么爆,但是过程简单,结果明确。

两万契丹大军从草原疾驰而来,不到黄河誓不罢休。萧太后和廖圣宗发誓要再次把北宋揉在地上。然而在北宋,有许多意志坚强的人。河北守将,个个都不胆小,真皇帝,御驾亲征,甚至差点打了个战略防御反击。

然而,一次会议敲定了停战条件,一纸联盟书写了下一个世纪的和平。

禅院联盟的运作过程干脆利落。唯一的墨迹是北宋的层层官僚奏报和汉人礼仪的繁文缛节。盟约的结果甚至可以在几个条款中清楚地表达出来:两家是兄弟,两家以白沟河为界,每年在雄州交付人民币,两家在边境设巴扎。

那么,这个就可以了。

但是,联盟在海上的运作过程有太多波折。到了北宋,更是任性,被金人流氓骗了。如果你决定,我& # 039;我来决定。宋金,从皇帝到使臣,不但没有不成体统,而且比谁都没有下限。这是一个开放的国家& # 039;然而,这却变成了汴梁奸商宋徽宗和阿城村恶霸阿骨打之间的相互欺骗。

同时,海上联盟的结果是极其混乱的。甚至在幽州交付完成后,宋金双方还在讨价还价,甚至没有人知道应该分得多少州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继续流氓,无耻,无限制。你要玩鸡贼,我就耍流氓。所以禅院之盟可以太平百年,海之盟却可以& # 039;一年都不能保持和平。

让& # 039;s还读过一本书:公元1117年下半年,宋徽宗命令邓州的王师中学派人到辽东与女真人联系。海上结盟是一起灭辽,但前提是先找到女真人:这些人在哪里?还是那句话,问女真人& # 039;s态度:一起搞大辽朝可以吗?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北宋版的& quot把信寄给加西亚& quot。因为北宋朝廷只知道世界上有一群女真人,但没人知道,也没见过。

太难做的事;皇帝说,还可以& # 039;不要这样做。这就是北宋官僚的个性。最多是王师派来的人看了一眼辽东海岸,然后马上折回来,回到圣旨:我们差点被打死,皇上赶紧赏我们。所以,即使宋徽宗聪明如汉武,他也可以& # 039;不要取得伟大的成就。

让& # 039;比较张倩& # 039;美国出使西域。汉武帝只听说匈奴背后有个大月氏,就派张骞做特使。张骞在那里待了13年。你去的时候被匈奴俘虏过一次,然后你就跑了;回去的时候又被匈奴俘虏了,然后就跑了。张骞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大月氏,然后为了我的生命返回朝鲜。大月氏是否同意一起搞匈奴,另当别论。但张骞必须对得起他的使命。

相对于汉朝官僚的急迫,北宋的官僚简直是无地自容,不要脸。

宋徽宗大怒,无奈只得命童贯再找人去。这次,我得去找大宋的张骞。另一方面,童贯只是简单地说。王师& # 039;选拔有才能的官员更糟& quot,并把这份工作交给了邓州市王师中学:你应该去做。这一次,王师找到了一个能干的人,那就是他去了马正2州进行辩护。

为什么是马正?马是个什么样的人?唐& # 039;别想太多,马正是个低着头干活却没有靠山的小角色。

每当有人站在马正背后,他就赢了& # 039;我不能忍受这种收效甚微的苦差事

就凭送马的组合& # 039;s父子,你就知道北宋的官僚有多扯淡了。这两个人在朝廷没有地位,顶多是地方官;我对国家大事知之甚少,我可以& # 039;即使我想,也无法理解他们;关键是不敢做决定。一个州防使节和一个新战士怎么能代表大宋皇帝做决定?

比较一下北宋的谈判代表富弼,就很清楚了,当时的货币是在李青历中增加的。富弼& # 039;的立场是了解《英皇制诰》。他不仅是朝廷官员,也是宫中官员,是皇帝的贴身臣子。只有这种人才能知道皇帝想要什么,明白游戏规则,在关键时刻为皇帝和朝廷做决定。

公元1118年,二月,马正接到圣旨;当时,在9月的第六天,马正& # 039;s父子,约七八十人,到达渤海北岸。

然而,我们一上岸,就被女真人士兵俘虏了。马父子的待遇和张骞一样,但接下来的待遇肯定不如张骞& # 039;南

就政治层面而言,汉朝的匈奴远超宋朝的女真。匈奴人明白外交是怎么回事。但是女真人不仅没有& # 039;t理解,但也不& # 039;我不想理解。燕阿骨打是阿城村的恶霸,女真兵是下山的土匪。这些人最想做的事情是杀死马正& # 039;抢劫他们的钱。因此,马正& # 039;美国的使命,首先要做的不是与邦联谈判,而是在政治上教育人民。他恳切地告诉女真士兵,他是大宋的使者,是来和你们的皇帝交朋友的。如果他把我们交给你的皇帝,你会得到奖赏。

只是秀才遇到兵士,事情就很难说清楚了。接着,马正& # 039;夏侯惇的使团被女真士兵带走了十几个州,以迎接女真雄主& # 039;完颜阿骨打。

对于攻打辽国的建议,立即同意了。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我真的没有理由拒绝。但是,也有问题。

公元1117年,金辽双方开始谈判。而且,这种谈判一直持续到公元1120年。洪雁古达接受了大臣杨普的建议,请求契丹皇帝天佐自封为郭大进皇帝。而且这段时间契丹和女真之间也没有发生战争。

北宋的使团于公元1118年底到达。

于是,阿城村的恶霸洪雁阿骨打当时踩了两只船:一只跟大辽谈封号,一只跟大宋谈合作。

在第一轮比赛中,完颜阿骨打愚弄了宋徽宗。

在这种情况下,宋徽宗肯定是无辜的,他被村里的恶霸骗了。然而,海上联盟的初衷是什么?其实本意是宋徽宗想狠狠忽悠女真人,然后自己拿下幽云十六州。所以,两个人都在玩套路,谁也不要说谁在忽悠谁。

但是,在这个阶段,宋金双方已经建立了明确而具体的联系。北宋发现了女真人,也知道了女真人& # 039;合作的意愿。女真人发现了宋朝人,并收到了他们的合作提议。

公元1118年12月,女真使团跟随马正由海路到达邓州;公元1119年正月,女真使团从邓州抵达汴梁。

郑和他的儿子马括绝对是大宋版的& quot把信寄给加西亚& quot。把女真使者带回来,就算九成成功,剩下的就是怎么分蛋糕了。而且蛋糕是从大辽分的。因此,它& # 039;谈论谁得到更多的棋子,谁得到更少的棋子要容易得多。

而北宋朝廷油腻,居然把礼仪规范研究的很丰富。到底是给完颜阿骨打送国书还是给女真送书信?

国书是骈文。如果你承认晋国和自己有同等的地位,就应该颁发国书。诏书是用低级语言写的。如果你认为女真人没有资格和自己竞争,那就发诏书吧。折腾啊折腾,也没能折腾出个所以然来。然后,问女真使者,国书或者书信合适吗?

阿骨打的三位使者分别是渤海人李,熟女三都,

汴梁奸商宋徽宗好面子,阿城村霸阿骨打更好面子。廖能动他的刀不管他叫什么,所以唐& # 039;不要说& quot圣旨& quot。然而,这道专横的圣旨并没有直接交到阿古达手中。

原因是天佐皇帝封阿骨打为东郭淮皇帝的消息传到了北宋。因此,宋徽宗迅速回忆起即将出海的北宋使团,并迅速返回。我们被愚弄了。

这个时候,北宋最担心的是什么?

最让北宋担心的不是海上联盟能否成功,而是契丹& # 039;s挑选出来。北宋的调性,意味着不断的怯懦,频繁的坏,偶尔的奸。懦弱占了上风。所以,坏的和奸诈的都得让步。

因此,公元1119年,海上联盟半途而废。

然而,北宋仍然没有& # 039;不懂女真人& # 039;s村霸逻辑和流氓套路。

首先,册封大辽的称号可以& # 039;不能阻止大辽挨打。我& # 039;我将授予你的头衔,但我& # 039;不管怎样,我都会打败你。其次,大辽的册封还得满足自己。不满意还要更打大辽,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而大辽呢?廖& # 039;s的油腻程度没有北宋那么差,也一定满足不了完颜村霸:第一,他们没有& # 039;他们不称自己为老大哥,其次,他们没有。他们不称自己为大金皇帝,而是郭淮皇帝。董是什么人?意思是一个东方小国可怜伟大的辽国皇帝& # 039;的美德。所以,洪雁古达肯定不满意。

关键是马正& # 039;的使命,彻底激发了完颜阿骨打的野心。

以前的目标是独立,我们女真说了算;但是,廖泰能& # 039;我忍不住打了起来。现在的目标是让我们女真在东北有最后的发言权。但是当北宋使团到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在胡人眼里,中原的皇帝只能坐天(这是成吉思汗& # 039;的态度)。赵匡胤建国时,女真人漂洋过海前来朝贡。现在呢?现在它& # 039;飘洋过海来和自己谈合作的北宋。所以和北宋的合作是辉煌的。至于契丹辽朝,必须灭。

然而,她心中向往的北宋联盟代表团却没有来。到了北宋,只派了一个押解使者到胡清,女真使团就被送回来了,于是联盟告吹。还有& # 039;这里面有些东西。但关键是,女真扣留了六名来自马正使团的人作为人质,而北宋总是把他们带回去。

接着,阿骨打立刻上演了流氓性质,将北宋的押解使者扣留了六个月。你想和我合作,但现在你不& # 039;不合作。不是& # 039;这不是开玩笑吗?一个村霸& # 039;我根本不想一个人踩两只船。缺乏想象力和敏感度,关键是缺乏同理心。这个真的没有办法。

然而,洪雁阿古达无法抵挡与北宋合作的诱惑。

消灭辽朝是何等的壮举,与大宋合作是何等的脸面。于是,他释放了北宋使者胡庆,耐心细致地做工作:这是因为你们的皇帝没有& # 039;不为正义而战,你只是跑腿。这跟你无关。然后,让胡清带个口信给宋徽宗,并继续愚弄上帝:

首先,它& # 039;想结盟的不是女真人,而是北宋。言外之意是你可以& # 039;不要用承诺来愚弄我。

其次,我们没有& # 039;我不需要帮助来消灭契丹,但接受邀请只是为了交朋友。言下之意,我们很强,但是我们很想和北宋交朋友。

第三,北宋没有& # 039;t派了一个使者,却只派了一个喊话的。这家伙比马正低一级,而且他没有& # 039;不写国书,只寄信,说明你反悔了。言下之意是,北宋丢了面子,它& # 039;这是你的错。

第四,我们女真一直遵守协议,甚至与契丹大辽断交,并立即打他们。言下之意,我们和契丹开战是为了和北宋交好

当然,海上的联盟还会继续,但会非常艰难地继续下去。这期间,当然会有女真和北宋的权力博弈,即谁能在灭辽战争中占得先机,但也会有外交博弈,诈败谈判必不可少。

但是北宋没有进士。

马正、马阔& # 039;父子,还有胡清& # 039;美国的办公室官员缺乏有权有势的官员的平台,他们有当董事的心但没有能力。而童贯和王师,要么是有权有势的官员,要么是得到有权有势的官员的支持。他们可能有当官的本事,却没有当官的勇气。因此,赵良思这个& quot归化& quot玩家,必然会出现。

王朝末年最大的悲哀就是没有人才。"大风知草,板荡知诚臣。"知识和见识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那为什么不呢?体制僵化,作风懈怠,把人才都堵死了。

李鸿章病死,北洋大臣只能是袁世凯。是或不是,袁世凯在慈禧面前。北宋也是如此。在宋徽宗面前,只有童贯和蔡京这样的人。这些人不是无能,而是太优秀了。精打细算都是我自己的小算盘。童贯在想云何能封王,蔡京也在想办法给自己的后代找条出路。

接下来,汴梁奸商宋徽宗和阿城村霸阿骨打还会继续打下去。至于奸商和村霸,那不& # 039;谁更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北宋和女真谁强,谁的卡位准。所以,关键是军事人才和外交人才的较量。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burstcoin/21819.html

作者: 花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