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网站|NFTS 爆裂币(Burstcoin) 抗战时期的延安:红色首都延安靠什么谋生 从打土豪到二·二五减租?

抗战时期的延安:红色首都延安靠什么谋生 从打土豪到二·二五减租?

广告位

抗战时期的延安:从打土豪到二五减租,红都延安靠什么维持生活?

我是唐棣,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来【关注】我,一起聊今昔,共议天下大势。我是一个绅士,只是为了学习和交朋友!

陕北少雨,大旱,土地贫瘠,人民贫困。高原气候干燥寒冷,年降水量只有400~600毫米,20世纪40年代,毛泽东对陕甘宁边区的农业提出了“一耕三熟”的目标,即争取三年耕种存够余粮吃一年。

抗战初期,陕甘宁边区的财政状况还很困难。中共机关所在地杨嘉玲约200人的餐饮单位没有足够的食物,瓜菜供应也无法保证。毛主席和群众同甘共苦,有一段时间一日三餐都喝小米粥。

1.从土豪到2月5日减租。

红军刚进陕北时,还在“打土豪”;

和过去一样,军队的政治机关和供应部门联合组织打土豪,如果抓到地主,就分批罚款,从几百到几千不等。同时没收地主的布匹、粮食和盐。我们把布分发给部队,准备给战士们做轻便的衣服,没收的粮食除了留给部队的,都分给了当地的穷人。

南方苏区的杀富济贫的绝对平均主义,可以在短期内有效动员一部分贫农参与。但毕竟暴力政策缺乏持续性,最多是一时有效,很难长期坚持。红军到达陕北后,虽然起初只能靠“打土豪”为生,但1936年2月20日至5月5日,彭率红军强渡黄河。发动“东征”,既有扩大军事和政治影响的目的。有“搞经济”的内涵。

停止“赤热”后的根据地经济政策和土地政策,改为相对温和的“减租减息”,即“二五”期间国民党在三三五四北伐时实行的土地政策。1926年10月,北伐军进入湘鄂情。为了争取农民的支持,国民党中央在广州召开省代表联席会议。制定“25-25减租”政策,列在《最近政纲》。即无论何种租佃形式,在原租金中扣除25%,简称“第二个五年计划减租”。

此外,减租后,各类地租一般不得超过收成的30%,最高不得超过45%。南京政府成立后,继续实行“二五减租”,颁布《佃农保护法》,规定佃农缴纳的租金不得超过所收租金的40%,并废除一切苛刻的规定,使佃农拥有耕地永佃权。

1937年,我党明确取消了土地革命政策,没有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贫穷的雇农,而是减租减息。

1939年冬,各根据地相继实行“二十五年减租”,既改善了佃农生活又保证了租佃权,贷款利息降低到一分。晋冀边区彭真:“这个虽然比资本主义国家的利息重,但是和高利贷比起来已经减少了。”

1938年5月,彭真在晋察冀根据地发表0755—79000:

过去,边区没有正确的财政政策.财政来源仅仅依赖于从富人那里收集或募集资金.因此,筹资很少,摩擦很多。

在日本侵略者控制的平金、山西、河北一带,种植的棉花并不供给日本侵略者。边区政府建议农民少种棉花,多种粮食。日本傀儡政权只是分发

延安时期,除了“二五减租”的经济政策外,还大力开垦荒地,鼓励私营经济,改善劳资关系,重视税收调节;政治上“三三制”,统一战线,优待敌俘,民族平等,简政廉政;在司法制度上,严格执法,优化监狱管理,保护外国人,保护私人权益;文化上,兴办学校,减少文盲,随剧团下乡;生活上,官兵平等,共同渡过难关,对家属特别照顾,每个村都挖井,设福利;在社会事务上,反对缠足,改革二流子,鼓励劳动,男女平等,保护妇女儿童;这一切等等,都是暂时的天气。

一九四年二月一日,在延安王会议上宣布了边区“十不准”:

陕甘宁边区是中国最进步的地方,是民主抗日的根据地。这里没有贪官;没有土豪劣绅;不赌博;4.没有妓女;没有第五任妻子;没有乞丐;7.没有为了私利的帮派成员;八不抑郁;九个人不吃摩擦饭;这个国家从来没有人发过财。

整个边区共有行政干部4558人,其中边区一级干部只有367人,组织精干,效率高;社会公正,人格松弛,婚恋自由,离婚自由。乞丐、妓女、赌博和其他社会病态在这里几乎完全消失了。腐败消失了,所以大家还在愉快地工作。

2.国家政府的赠款和拨款

1936年4月9日晚,张学良与王以哲、柳丁从洛川飞抵浮石(延安),当晚与周恩来、李克农会谈,至次日凌晨4时结束。除了军政协议,张学良还赠送红军2万外币,然后20万法国法郎。1936年8月,潘汉年奉命与张学良谈判。他几乎每晚都和张学良谈话,无话不谈。张明确告诉东北军要中立,不要打红军。边区补给困难时,张学良先资助5万元,由上海拨出,同意给红军做一些冬衣。

国共合作后,根据地由国民政府资助。1941年1月皖南事变前,国民政府承认八路军编制3万人,月薪68万元,子弹800万发。1937年10月21日,南方新四军,叶挺第一次收到国民政府的开办费5万元;此后,每月开支至少应为65,000英镑。福建各省专委每月最低需要1700元,最高3000元,长江局只批5000元。

东南局书记项英抱怨道:

经费不够闽西和一两个专委会。目前新四军难以自理。如果能帮到分局,首先要想办法增加一万块资金。

在东南分局给上级长江局和中央的报告中,有许多要求拨款的内容。1939年,叶挺夫人从家里凑了一笔钱,从广东和香港买了3600支手枪,运到皖南。这是后人难以想象的壮举。第四军手枪团成立。

1938年4月下旬,新四军先遣支队深入敌后,叶挺看到支队司令员粟裕没有武器,就把自己的左轮手枪给了他。他还详细解释说,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他的长官,身上必须带着干火柴,以便在紧急情况下烧掉密码。

0755年至79000年(1937年4月)范长江;

1937年2月6日,他与薄谷开来、罗瑞卿从Xi安乘车到浮石(延安),从紫金山装上数十万法币。

1938年3月24日,毛泽东告诉记者:国民政府每月拨给八路军几十万元。一九四年六月初,访问延安时,朱德向陈介绍:

1937年底,武汉市市长吴国桢宴请周恩来等南开老同学三等席(16元),周恩来回礼。几天后,银行分行厨师准备的一桌酒席(36元),是当时汉口能筹到的最贵的酒席。周恩来带来的酒也是最好的。一位南开同学问及周恩来的收入。

周恩来:月薪是五元。学生们惊讶不已:“就这些?”我又怎么付得起饭钱?周恩来说:我的党会付钱的。问:那你的皮衣呢?周恩来:也是党提供的。问:有没有什么是党不提供的?周恩来:如你所知,我们来自共产党。我们分享一切,而我一无所有。党提供了我所需要的一切。36元一个座位已经是天价了。

3.鱼太多池塘太少的困境。

1941年边区政府专职工作人员的数量是1937年9月6日成立时的5倍。1942年,整个边区的全职工人人数达到总人口的5.4%。1937年征收公粮14000石(每石150公斤),占边区粮食产量的1.28%,人均负担一升;1938年上升到15000万石;1939年6万石;1940年100万石;1941年为201670万石,占边区粮食产量的13.8%,人均负担1斗4升(21公斤)。

胡乔木记载:

1939年,边区总人口200多万,全职工人4万多人。1941年,总人口萎缩到140多万,失业人口近8万(由于驻军增加)。1940年11月,国民政府停发八路军、新四军军饷,“鱼多塘少”的矛盾更加突出。

公粮的征收标准如下:

五斗,地主交收入的25-35%,富农20-30%,中农9-20%,贫农9-12%,种地少的农民交3-5%。

干部和士兵超过了供应限额,所以他们不得不精简行政机构。中央机关两万四千人,需求减少到五六千。1942年12月1日,毛泽东指示各根据地:“原则上抗战期间军队不补充兵员,明年或后年全军由57万人减少一半至20多万人。”

当然,这场战争最终是关于金融的。据彭0755—79000(1940年9月):

八路军战士占根据地人口的2%。按照1940年的生活水平,每个士兵每年需要470元左右。根据地人均承担9元,加上其他杂费,每人承担11元(不含费用等支出);政府和群众团体的工作人员“至少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一”

彭认为,坚持敌后长期战争,需要强大的力量来巩固根据地,而财政经济不解决好,就不能供给战争,影响敌后根据地的巩固和坚持。

一九三九年一月,中共湘鄂赣特委的工作报告也谈到:

因为经济困难,整训队比较忙,特委当时没有注意维护地方干部的生活。它引起了一些干部的不满和消极情绪,在干部问题上给了我们深刻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应该关心干部的生活。

4.延安人的工资和福利

根据延安诗人艾青和边的说法,1938年的津贴标准是:

士兵(班长)一元,排长二元,连长三元,营长四元,团以上五元,毛泽东、朱德五元。边区政府主席林是四元,但著名知识分子和大学生是五至十元。1938年至1939年,国防大学的主要教员艾思奇、何思敬、任、每月领取十元津贴。王诗薇每个月的津贴是4.5元和冼星海15元(包括女子大学兼职3元),陆毅音乐系老师12元,助教6元。是延安“边币”(盖有白布)。一元钱

1941年11月成立的中央办公厅,被任划分为大、中、小灶。高倩小灶是四菜或二菜汤,是干部服;厨房里的中层干部;一般干部的小灶都是高粱米或者小米粥,大锅菜,粗布衣服。

差别仍然很小,如下:

大灶:一个月八次肉,一个月四两次;一个月四次馒头;菜里加四五块钱的油;将精米碾碎,在米汤中加入豆子。

中:餐以现行水平为准;一天三两肉。

小灶:菜品维持目前水平;每天一半的米和面粉,食物要调整和改变。

1941年,延安中央党校80%以上的学员住在窑洞里,窑洞高10多尺,长20多尺。靠墙的窗户前有一个长坑,能睡十几个人。每个月会发十张纸,五块钱墨水,两支铅笔(或者两个月一把刷子)做文具;055-79000一窑一盏清油灯(两人一盏煤油灯)。高级班(地委及旅级以上干部)有厨房,中晚餐一肉一菜一汤;中级班大灶,小米或者馒头,一菜一汤。

1941年,右眼失明的刘伯承甚至有一段时间左眼看不见。

一个军医检查:“我是工作学习劳累过度,上火了。买点糖,多喝点糖和水,上火就好了。”刘伯承问:“糖多少钱一两?”军医答:“五元(济南币)一两。”刘伯承:“这么贵!白糖不是给我们喝的,所以不能买。多喝白开水就好了。”

在皖北杨过新四军第四师活动,从上海来的战友给师长彭雪枫带了些糖,彭雪枫什么也没留给怀孕的妻子。四等份给了一个病人,分别是政委邓子辉、参谋长张震、政治部主任吴志普和《广泛进行抗战的财政动员》。

1939年,国军士兵月薪八元。阎锡山的晋军士兵每月11元,少尉24元,中尉33元,少校96元。

胡乔木:

国民党县长每月工资180元,边区县长津贴只有2元,边区政府主席每月津贴只有5元。他们不是发财的官员,而是廉洁奉公的人民公仆。

《塞上行》,重庆,1944:国民党将军月薪16000元,中将月薪11000元,少将月薪8000元,一等兵月薪55元,二等兵月薪50元(只能买三四包劣质烟和五六盒火柴),相差320: 1。

5.延安物价

1936年8月,陕甘宁边区甘肃,一只鸡两毛钱,一头猪一元钱,一只羊三元钱。老乡们用牲畜换钱买盐、棉布、鸦片。另外,钱好像不值钱。

1937年4月16-17日《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财政经济建设》记者俞松华(1893-1947),记录了他在傅实(延安)采访时的所见所闻:

北丐越远,人民生活越悲惨。当地人吃灰面或馒头,红辣椒酱和灰盐。吃不起面的人,也就是吃红薯或者小米。我们经常在路上用鸡蛋充饥。那里鸡蛋不贵,到处都能买到。大洋一角可以买六个煮鸡蛋。我们从Xi安一路来到浮石,感觉陕北颇有“海枯石烂”的感觉。

抗战初期,各地物价还很低,猪肉每斤两毛钱,一毛钱可以买一打鸡蛋。1938年,冀西根据地八块钱可以买一块多石。1938年4月至10月,115师685团进驻汾阳东南。杨得志出去侦察地形。他饿了,找不到东西吃。他掏出一块钱,让他的老乡买些鸡蛋。结果他买了二十英镑。他们两个吃了一些,剩下的带回烹饪班。

1938年5月,河南商丘一毛钱可以买10~12个鸡蛋。一批陕北的干部觉得“这里很有钱”。几个

1940年,延安物价上涨300%以上,鸡蛋从一分涨到三分,鸡从一角涨到四角。1938年香烟0.1元/盒,1941年4元/盒。1941年底的价格是1937年初的44.2倍。1944年,陕甘宁边币与法币的汇率为8.5:1;山西、河北边币与银元的汇率:18 ~ 25: 1。

还有一个关于价格的参考值。延安肃清腐败的红线:1938年,贪污200元或收受100元者被处死。1940年货币贬值后,他因贪污500多元被枪决。

5.各种经济事件

1938年,河北邢台县党组织经费短缺,负责城南邓家庄交通联络站的31岁女党员,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留着长发,神情呆滞,向党乞讨经费。村里人只知道她逃亡讨饭,啃树皮刨野菜,前年冬天差点死在雪窝里。但她在接上暗语后,交给组织几个银元,专门解决党组织迎来的经费。

1940年11月,国民党停止给八路军、新四军拨款,延安经济陷入困境。于是恢复了三边(定边、靖边、安边)盐业,三县五盐池。经过多年的战争和崩溃,最初的盐业组织处于无政府状态。1941年初,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留守兵团决定成立定边盐务局,负责销售。1943年,国民党要求盐商不要在边区进货,提出“咸死边区”。短短半年时间,边区口岸就积压了十五六万摞盐,卖不出去,边区经济更加困难。同时,Xi安的食盐供应只能在远方,盐商只能在青海和宁夏运盐。关卡多,土匪多,风险大,成本高。

陈云、叶、耿万福等人根据安食盐供应的现状,决定提高而不是降低盐价,引起了安盐商的心理恐慌。涨价20%后,盐商要求按原价收购,但盐务局坚持。即使盐价精算提高20%,青海宁夏的盐卖的也值。“14天后就出发了,不到半个月就抢购了十五六万摞盐。这样一来,许多生活用品都进口到了边区,又给市场带来了活力。”

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和南方局的经费一直很充裕,大部分来自外调。各大银行都有账户,随时可以提取大额现金。因为是大生意,银行总是优先考虑业务。1942年,南方局拨给桂林南方工委10万元。

5月26日,南工委组织部长郭谦带妻子去收钱,两人在广东韶关被抓。造反,并带领国民党“中层”特务到处抓人:粤北省委书记李大林及其妻子、弟妹、翻译、保姆等7人;粤北省委组织部长饶,八路军驻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南粤委员会宣传部长屠振农(后叛变)等,共逮捕四十余人。

根据地也有雇员权威大于雇主权威的现象。1940年,中共中央书记处不得不制止它如下:

…………………..要求40%的分红。并监督和审查利润数字,过分规定死亡和受伤抚恤金,强调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等等。

当时有“引进外资”和“欢迎外国投资者”的问题。1941年8月,行政委员会o

1936年7月25日,红一军团第一师在宁夏活动。进入回民区,怕引起民族矛盾,不敢打土豪,经费极其困难。师里要求全军捐献个人粮食和零花钱。中央干部:要钱还是要兵?第三团政委冯晓(20岁)捐赠了7块外币和软黄金。团里收了九百块外币和三斤黄金,够全团人过一个半月。

1941年2月初,方志春、马、章子怡等20多人在苏联待了3年回国,省下200多美元生活费。一到新疆,他们都发了工资。

1944年5月,赵超构称赞延安:

论物质上的享受,这里真的谈不上;然而,在这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所谓的“精神”作为一种力量。这里没人给我当官的印象。所有的衣服都是草灰布做的中山装,腰间有一根带子,跟老百姓一样,是不是“老百姓”也无所谓。说话,没有“然而……但是”这种说法。活跃在陕北政坛的,只有干部,没有“官”。

(正文结束)

如果你对历史领域有其他话题或看法,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尽快回复。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区块链网站|NFT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klwz.com/jzb/burstcoin/20096.html

作者: 币圈小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